-

見葉辰一臉平靜地看向自己,冇有流露而出任何一絲情緒波動後。

鐵木戰整個人頓時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接著便一臉難看道。

要知道。

此刻在他右拳當中,他清晰地能夠感受得到,他的右拳骨頭恐怕都以及至少碎了大半,甚至這還是對方隨意一擊的情況之下。

若是葉辰將力量全部爆發而出的話,那究竟會有多麼恐怖!

難怪……

先前這個叫做葉辰的傢夥可以輕鬆地將平無衡給擊潰下來。

恐怕對方的肉身力量。

甚至不僅僅在他之上,還要遠在平無衡之上纔對!

想到這,鐵木戰整個人便一臉不敢置信地抬起頭,同時怔怔地看向葉辰。

葉辰的修為在武帝境八重境界,他的修為則是在武極境一重境界當中!

按理來說。

以他武極境一重修為,再加上四十五萬斤的肉身力量,葉辰不可能會是他的對手!

要知道,他所領悟的劍域力量便是玄鐵劍域,天生適合修煉力量功法,以及鍛體功法,而且他也的確將這方麵提升到了一個極致!

甚至,在力量這方麵。

他都不屬於平無衡,而且還稍占上風!

但,即便如此。

他居然都不是區區一個武帝境八重修為的新屆弟子對手。

“難道說,這個小子的肉身力量,已經超越了六十萬斤以上?”

“否則的話……”

“他又如何能夠一拳便將我的右拳骨骼擊碎?”

這一刻,鐵木戰腦海當中頓時閃過一個可怕念頭。

內院弟子當中,劍狂屬於無可爭議的第一天驕!

哪怕是冰風劍歐陽問天,在麵對劍狂時都要收斂自己的氣息,不敢有任何一絲囂張。

而劍狂也是上萬名內院弟子當中,唯一將肉身力量在武極境便淬鍊達到了接近九十萬斤左右程度的頂級天才!

一年前,在論劍海茶會當中。

冰風劍歐陽問天師兄,以及獅心劍師兄兩人便曾經聯手對戰過劍狂,卻被劍狂輕易鎮/壓當場!

兩人的攻/勢落在劍狂身上,甚至僅僅隻能夠讓劍狂稍微受到一些輕傷而已,對方那驚人的肉身力量,讓在場所有人目瞪口呆!

如今一年過去,據說劍狂已經將肉身力量突破到了一百萬斤以上!

具體達到什麼程度,無人可知。

而眼前葉辰所爆發而出的肉身力量以及氣勢,便與劍狂先前所爆發而出的力量以及氣勢都極為相似,這讓鐵木戰心中一陣不敢置信。

“難道說……”

“這個傢夥也是用著與劍狂相同的鍛體手段不成?”

一時間。

鐵木戰忍不住一陣心中震驚道。

畢竟,據說劍狂所利用的鍛體手段極為殘忍,乃是將大妖體內的精血強行灌注到自身血液當中,然後煉化吸收!

同時自身骨骼以及經脈皮肉,則是尋找玄冰、異火又或者是一些險境,強行在那種環境當中鍛體!

才能夠將肉身力量逼迫到那種程度當中!

“想必,你應該與鐵木苦那個老頭有些關係纔對吧……”

“既然如此的話,那麼新仇舊怨便一同了結,方纔你出了一拳,那麼現在便輪到我了!”

見鐵木戰一直愣在原地看著自己,久久冇有任何動靜後。

葉辰頓時冷笑一聲。

接著便一步步走向不遠處的鐵木戰,接著緩緩開口道。

方纔他仔細一想。

先前幫助歐陽玄拍買藥草時,對方所請來的那個老頭便是鐵木家族當中的一員,而眼前的鐵木戰,想必與對方有著不少關係纔對!

上一次,他冇有出手將鐵木苦那個老頭狠狠教訓一頓。

而眼下,正好將這個鐵木戰給解決一番!

“你……”

“你竟然還認識苦長老?”

聞言,鐵木戰整個人先是一愣,接著便立馬回過神來,同時迅速將背後的黑鐵巨劍拔下,整個人看向葉辰喝到。

既然眼前的葉辰與他們鐵木家族有所恩怨。

那麼今天他必須要全力以赴纔是!

“葉辰!”

“既然你與我鐵木家族之間有所恩怨,那麼今天便由我來代替鐵木家族與你一戰!”

“況且,武者之間的戰鬥,可不僅僅是比拚誰的肉身強悍……”

見葉辰一步步朝自己走來。

鐵木戰目光當中閃過一道寒芒,接著便冇有任何猶豫,隨即雙手一抖,一招黑鐵劍訣便狠狠地朝著葉辰轟殺而去。

“太弱了!”

看到這一幕後。

葉辰整個人不閃不避,直接將九龍吞天決催動開來,直接一拳朝著鐵木苦所揮砸而下的這柄鐵劍之上揮去!

“可笑……”

“竟然敢如此狂妄自大!”

“雖然我的肉身力量不如你強悍,可我的黑鐵巨劍本身便擁有著二十萬斤巨力,再加上我的肉身力量,這一擊你必敗無疑!”

見葉辰竟然敢如此囂張,鐵木戰整個人眼中頓時閃過一道精芒。

接著便一陣低喝道。

要知道,他的肉身力量便有四十五萬斤!

再加上黑鐵巨劍本身力量!

這一擊至少在六十五萬斤巨力程度當中,而且這還不包括劍式本身的威力,以葉辰區區武帝境八重修為想要抵擋下來。

簡直是癡人說夢!

“哢擦!”

下一刻。

還未等鐵木戰臉上流露而出任何一絲興奮之色,便聽到在他手中的那柄黑鐵巨劍,此刻竟然傳來一陣清脆的破裂聲。

而且這番聲音,並非骨骼破碎的那種斷裂聲。

乃是鐵器破碎的聲音!

這讓鐵木戰整個人臉色頓時忍不住微微一變,接著便下意識地抬頭朝著前方看去。

仔細看去。

隻見原本在他看來,一劍必然可以將葉辰右臂斬斷下來的黑鐵巨劍,如今居然跟葉辰的右拳狠狠地交織在一起!

似乎對葉辰並未造成任何傷勢!

同時,在他手中的黑鐵巨劍在傳來一陣輕微的震顫聲後,便在他一臉錯愕以及不敢置信的目光當中,沿著葉辰的右拳位置,一寸寸地斷裂開來!

最後,直到斷裂在他的劍柄位置……

“這……”

“什麼,這不可能!”

接著,還未等鐵木苦整個人來的及有任何一絲對自己黑鐵巨劍斷裂肉疼的反應,整個人便清晰地感受得到,在他手中斷裂的黑鐵巨劍當中,此刻竟然還有著一股餘力,不斷地朝著他的位置蔓延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