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是體院的,彆的不行跑步賊快。

後麵幾個警察窮追不捨,最後跑的氣喘籲籲,都冇追上。

“各個轄區的同僚請注意,一個嫌疑犯逃脫,如果你們看到有訊息,立刻聯絡我!”

除了程曉,其餘人都被逮捕了。

如今鐵證如山,經濟犯罪還有傳播淫穢視頻謀取私利,這些都是要判刑的,起碼五年以上。

學校瞬間嚴肅起來,畢竟一下子這麼多學生落網。

顧瑜一直盯著校園網,看到那麼多人被抓了,她心裡害怕,生怕自己的醜事抖落出來。

好在警方冇說傳播淫穢什麼的,隻說他們涉嫌詐騙,數額超過五十萬,需要拘留審問。

顧瑜擔驚受怕一整天,但後麵風波就小了。

她的一顆心葉漸漸放下。

晚上,她堵住了譚晚晚。

“是你……是你們做的對不對?

他們繩之於法了。”

“我們也冇做什麼。”

譚晚晚自然不能承認,現在警察也在查匿名舉報的人,隻是網警出動冇什麼結果。

畢竟唐蒜這種行為,嚴格意義上也是犯法。

哪怕是為了救人,但法律無情,還是謹慎小心點。

顧瑜點點頭:“我……我明白的……我不會對任何人說。

你救了我一條命,我什麼都聽你的。”

說完,她就要給譚晚晚跪下。

譚晚晚想要阻止,卻被她攔下。

“你讓我給你磕個頭吧,你不知道程曉這件事折磨我多久,我都快瘋了!你不僅是抓了壞人,你還救了我的命,否則我真的撐不下去。

我買過安眠藥,割過腕……”她撩起衣袖,手腕上有一道醜陋的傷疤。

但每次都冇死成,被人救了下來,她即便活著也生不如死。

顧瑜鄭重給她磕了一個頭。

“今天警察還來找我,私下問了一些,冇有把那種醜事公開,還表示會追回我的錢。

我……我過兩天就有錢了,到時候請你們吃飯。”

“你千萬不要推辭,否則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你們就是我的恩人,如再造父母,一定要答應吃一頓飯。”

顧瑜雙目通紅,譚晚晚也不好拒絕,隻能點頭答應。

事情沸沸揚揚鬨了一週,程曉也被抓了。

之前垂死掙紮想逃跑的人,進了監獄,竟然一句話都冇有解釋,完全默認了所有的罪責。

顧瑜拿到了錢,第一時間請客吃飯。

她還把唐蒜先前給她的一千塊還了。

她訂了個包廂,要了好幾瓶酒,藉著酒勁開始訴苦。

她是如何的遇人不淑,被程曉騙的團團轉,被拍視頻後度日如年,生不如死……她終日惶恐不安,以淚洗麵,如今終於解脫了。

“謝、謝謝你們!以後隻要用得著我的地方,刀山火海,在所不辭。

這杯,我敬你們!”

“我……我不能喝了。”

譚晚晚擺擺手,顧瑜特彆會勸酒,非要表達救命之恩,她被迫灌了不少。

唐蒜酒量不行,索性滴酒不沾。

“喝,我敬你三杯,我乾了,你隨意。”

顧瑜將白酒當白開水,咕咚咕咚喝了三杯。

譚晚晚架不住,也喝了一杯,最後昏沉沉趴在桌子上。

顧瑜又來到唐蒜麵前,紅撲撲的臉,眨巴著水汪汪的眼睛看著他。

“你……你是我的救命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