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呂輕娥的話,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感覺詫異不已。

同時。

也羞愧難當。

他們一群大老爺們,竟然還不如一個女人有骨氣。

可是。

有骨氣又能如何呢?

孫家的掌權人,孫傲,歎息一聲道:“呂夫人,今天的你讓我刮目相看,我也敬佩你能夠說出這麼有骨氣的話來。”

“可是我們處在的位子很尷尬,我們的一言一行,都不僅僅代表自己,更是代表著一個家族的人。”

“我們必須為了一個家族的性命考慮,所以請你三思而後行。”

孫傲的話,三大家族的高層都表示認同。

他們代表的不是個人,而是一整個勢力,他們需要對所有族人負責。

ps://vpka

shu

為了凸顯那一丁點可笑的骨氣,搭上整個族人的性命,這叫意氣用事。

莫家的眾人也深知這一點。

所以當呂輕娥說出這番話的時候,他們的臉色,皆是變得蒼白無比。

心中積攢了不少怨氣。

呂輕娥默默掃了身後的莫家眾人一眼,將他們幽怨神情看在眼裡,隨即自嘲說道:“我明白你的意思,所以我剛纔的那番話,僅代表我個人的立場。”

“從此刻起,我呂輕娥宣佈退出莫家,從此不再是莫家人。”

“無論莫家做任何決定,是參與這場追殺行動也好,不參與也罷,我都不會乾涉。”

嘩——

呂輕娥的這個決定,立刻掀起了嘩然大波。

莫文山麵色凝重道:“夫人,你可千萬不能開這種玩笑……”

“我冇有開玩笑!”

呂輕娥認真無比的看著莫文山,說道:“我跟冰凝好不容易纔冰釋前嫌,如果這次還要傷她的心,我就真的不配成為一個母親了。”

“況且,我本來就姓呂,不姓莫,想必莫家的很多人,早就對我心生怨唸了。”

“文山,我不會為難你,不管你做出任何決定,我都不會責怪你,因為我知道,你要考慮的,是整個莫家的利益。”

呂輕娥說著說著,心情反而變得越發舒坦,最好釋然一笑:“這麼多年了,我也想任性一把,以一個母親的身份,任性一把。”

眾人無言。

心中不知作何滋味。

沉默了許久。

莫文山忽然把莫清婉叫到跟前,看向孫傲說道:“孫兄弟,在這雲山書院,你我兩家交情最深,清婉跟你家曉雪,更是從小玩到大的閨蜜,所以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有什麼話你儘管說,不必跟我客氣。”

莫文山說道:“我想請求你,接納清婉,讓她成為你們孫家的一份子。”

孫傲猛地皺起眉頭道:“莫兄,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莫文山扭頭看了一眼呂輕娥,嘴角揚起一抹笑容道:“我雖然名義上是莫家的家主,但是這麼多年來,一直都是我夫人在管理莫家。”

“如今我夫人要離開,我自然也會隨她而去,這個莫家之主的位子,讓給其他族人也無妨。”

“我夫人尚且有這麼大的魄力,而我作為一個男人,作為一個丈夫,作為一個父親,當然不能太遜了。”

“而且你們也都知道,我是個妻管嚴嘛,嘿嘿……”

說到最後,莫文山甚至還老臉一紅,非常不好意思捎了捎腦袋。

呂輕娥看著莫文山,眼眸中閃爍著感動的淚花。

似乎。

自己的這位丈夫,也冇有想象中的那麼窩囊。

而莫家的眾人,則是紛紛變了臉色,一時間難以接受這個現實。

“家主,怎麼連你也……”

“不必再稱呼我為家主,莫家還有不少優秀之人,讓他們來擔任這個家主的位子,想必會比我做的更好。”

“而且。”

“隻有他們才能帶領莫家走向正確的方向,我……做不到。”

莫文山的想法,又何嘗不是跟呂輕娥一樣呢!

這麼多年以來,他虧欠了王冰凝很多。

要是讓王冰凝知道,自己的親生父親,居然帶人來抓捕自己,該是有何等的心痛?

所以莫文山決定跟隨呂輕娥一起,離開莫家。

而之所以要把莫清婉托付給孫傲,是因為一旦莫家發生權力更迭的情況,莫清婉的未來很難預料。

莫文山擔心莫家會虧待莫清婉。

與其如此,倒不如把她托付給自己的世交。

“我明白了。”

孫傲鄭重點頭說道:“我一直都把清婉當作是侄女,以後隻要曉雪有的,絕不會缺了清婉一份。”

“謝謝!”莫文山感激說道。

“哈哈,都是兄弟,還說什麼見外的話。”孫傲爽朗的笑了兩聲。

莫家眾人聽著兩人的對話,羞愧難當。

他們的家主,寧願相信孫傲,也不願信任他們本族人,又何嘗不是一種悲哀呢?

這時,莫清婉突然開口說道:“爸媽,我要跟著你們,你們去哪我就去哪。”

莫清婉的心裡很不是滋味。

父母的這番囑托,給她像是一種遺言的感覺。

實則就是遺言。

他們肯定不會放任王冰凝的生死不管,一旦找到王冰凝,兩人都願意為之賭上性命。

當作是這麼多年失散後,對王冰凝的最後一絲補償。

而他們的對手。

是幽魂族。

是神屍。

所以很大概率上,這是一場赴死的行為,自然要把後事都處理妥善。

呂輕娥麵容嚴厲道:“清婉你聽著,冰凝是我的女兒,你也是我女兒,我不會放著冰凝不管,同樣的,也不會同意讓你跟著我們去冒險。”

“以後你就安心的呆在孫家,我相信你孫伯父不會虧待你的。”

“可是……”

“冇有可是!”

呂輕娥斬釘截鐵道:“這是師命,彆忘了我不僅是你母親,同時也是你的老師,師命不可違,你不懂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