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廖金輪的這個反應,陸雲並不陌生。

之前在秘宗劉家的眾人身上,就發生過類似的反應。

正是血脈激發的表現。

如今廖金輪也出現這樣的反應,難道他的身體之中,也潛藏著某種血脈,這次正好被陸雲的血液給激發了出來?

似乎也隻有這麼一種可能了。

陸雲神色凝重的注視著廖金輪,隻見此時的廖金輪,表情極度猙獰,脖子上的青筋,就好似一條條小蛇般,瘋狂暴突,蜿蜒遊走。

看著比當初劉家眾人血脈被激發的時候,嚴重多了。

甚至於到了後麵,廖金輪的皮膚底下,有數不儘的鮮紅瀰漫而出,這是因為氣血過度凶猛,撐爆了他身上的一些毛細血管。

隨時都有一種要爆體身亡的跡象。

看到這一幕的陸雲,眉頭微微皺起,大致猜測出了廖金輪是什麼一個情況。

他這明顯是不熟悉血脈竅門所導致的。

ps://vpka

shu

像當初劉家的那些人,在吞下丹藥後,血脈得到了大幅度激發,體內的氣血也是同樣凶猛滾動,唯一不同的是,劉家眾人掌握有血繼秘法。

血繼秘法本就是對血脈的一種控製能力。

劉家可以通過血繼秘法,很好的控製住血脈之力,故而不會出現爆體身亡的情況。

此刻的廖金輪就很難說了。

他冇有掌握血繼秘法,突然之間體內的潛藏血脈被激發了出來,不知如何疏導,這絕對不是一件好事。

眨眼時間。

廖金輪的皮膚表層幾乎完全變成了鮮紅之色。

臉上也是紅斑遍佈。

模樣嚇人。

陸雲見他的表情越來越痛苦,知道再繼續下去,極有可能發生悲劇,於是準備施展針法,幫廖金輪疏通沸騰的氣血。

可正當陸雲準備出手之際,廖金輪卻是發出了一道痛苦無比的嘶吼:“宗主……不要……”

他這個時候,也冇心思稱呼陸雲為‘蕭大師’了,直接喊了一聲宗主。

反正也冇有外人在。

陸雲持針的動作微微一滯。

廖金輪繼續低吼道:“宗主……這是我的機會……我重生的機會……我之前學習過血繼秘法,隻是……時間太久,記憶有些模糊……但我一定可以回想起來的。”

學習過血繼秘法?

難道廖金輪也曾經是秘宗家族的人,要不然怎麼可能接觸到血繼秘法呢?

陸雲略微有些疑惑。

不過見廖金輪執意要靠他自己,陸雲便決定再觀望片刻時間。

砰……砰砰!

廖金輪的一些部位,不斷傳來炸裂的聲響,很顯然,瘋狂的氣血,已經讓他的身體快要承受不住這股壓力了。

“啊!!”

廖金輪如同野獸一般爆發出痛苦的嘶吼,兩隻血拳死死捏住,不斷砸擊著地麵,直至皮開肉綻,直至骨節粉碎。

可想而知此刻的廖金輪是有多麼的痛苦。

轟隆!

又是一拳頭轟砸在地麵,而這一次,隨著拳頭砸出,廖金輪身體四周釋放出來的真氣,瞬間由蒼藍色,轉變成了血紅之色。

血繼秘法,以血脈力量貫入真氣,令真氣威力發生質的蛻變。

廖金輪……成功了!

“哈哈,成功了……我終於成功了,誰能想到,我廖某人活了半輩子,居然能在這個年紀,將體內的血脈力量啟用……”

“我不是廢人,我不是廢人……”

“哈哈哈……”

隨著血色真氣的轉化成功,廖金輪喜極而泣,情緒無比的激動,似乎已經完全忘卻了身上的傷跡累累,完全忘記了皮開肉綻所帶來的痛苦。

“先把療養丹吃下。”

陸雲塞了一枚丹藥過去,廖金輪這才從激動的情緒之中緩了一些過來,不過紅腫的雙眼,依舊噙滿著淚花。

“謝宗主!”

廖金輪雙手接過丹藥,吃下之後,閉目療養,身上的傷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

等恢複的差不多了。

廖金輪並未立刻起身,而是突然跪在陸雲麵前,咚咚咚的磕了幾個響頭。

“宗主,是您給了廖某重生的希望,以後廖某的這條命,就是您的。”廖金輪感激說道。

“我要你的命做什麼?”

陸雲苦笑一聲,接著道:“起來吧,詳細給我說說,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廖金輪的體內,怎麼會隱藏有血脈的力量?而且還曾學習過血繼秘法?他跟劉家是什麼關係?

陸雲對這些還是計較好奇的。

也許是受到了漂亮姐姐們的影響吧,越來越八卦!

廖金輪點了點頭,隨後娓娓道來:“其實,我原本的身份,是二流秘宗廖家的一名族人……”

二流秘宗廖家,地位比劉家還要高出一線,廖金輪就曾是這個家族的一員。

廖金輪命途多舛,跟其他族人不同,他從小就冇有血脈之力,無論嘗試多少遍血繼秘法,就是無法將真氣轉變成血色。

他成了廖家的廢人。

一直到十八歲,廖金輪還是冇能激發出體內的血脈之力,於是廖家把他趕出家門。

更有甚者。

有人覺得他不該活著。

因為這樣的廢人,活著就是廖家的恥辱。

於是廖金輪在被趕出家門後,很快就遭到了某些同族人的追殺,要不是關鍵時候被天宇劍皇所救,廖金輪早就命喪黃泉了。

廖金輪是個知恩圖報的人。

天宇劍皇救了他,並且把他帶到當年的劍皇宗,指導他走上了劍修的道路,廖金輪一輩子都銘記在心裡。

所以當初,在陸雲獲得天宇劍皇傳承的時候,三大分裂後的劍宗宗主,隻有廖金輪一個,始終堅持著天宇劍皇留下來的旨意。

事實證明,他是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