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1章蛇蠍老人

江淮河岸,一處陰冷潮濕的洞穴中。

蛇蠍遍佈。

隻見一個體形枯槁的老頭盤坐其中,身上纏繞著一條灰白相間的巨蟒,腦袋伏在老頭的肩膀上,正吞吐著猩紅的信子。

老頭雙目緊閉。

突然。

“哇!”

老頭一口鮮血噴出,臉上滿是猙獰之色。

“究竟是誰,斬了我的七彩蜈蚣?!”

三個臉色蒼白的男人連忙跑了進來,跪在地上惶恐問道:“師傅,你怎麼了?”

“你們的師弟陳安,死了!”

“什麼,師弟死了?”

三人皆是身形一晃。

枯槁老頭點了點頭說道:“我與七彩蜈蚣最後失去聯絡,是在江南省一個叫江城的地方,你們立刻去把殺死陳安的人活捉回來,老夫要把他撕碎了喂蟒。”

“遵命!”

三個臉色蒼白的男人離開之後,枯槁老頭的眼神猛地陰沉了下來,一雙詭異的眸子,與他肩膀上的那對巨蟒的豎瞳並無二異。

“該死的東西,竟敢殺了老夫精心培養出來的七彩蜈蚣,等抓住你,老夫定要將你扒皮抽筋!”

蛇蠍老人嘶吼一聲。

他當然不在乎陳安是死是活,他在乎的隻是七彩蜈蚣。

要不是現在處於突破的關鍵時期,蛇蠍老人絕對會立馬殺去江城,把那個人給生吞活剝了。

……

此刻。

那條不可一世的七彩蜈蚣,已經被陸雲研磨成了藥粉,分批次投入中藥材裡麵,熬成了一鍋鍋的湯劑。

蜈蚣粉,息風止痙,解毒散結,是一味非常重要的藥材。

七彩蜈蚣粉威力霸道,更是不可多得的良藥。

陸雲隻用了不到十分之一的蜈蚣粉,就把柳煙兒體內的劇毒解除的七七八八了。

林青檀端著湯藥來到床邊說道:“來,大朗,把藥吃了。”

柳煙兒瞪了她一眼:“林青檀!我都已經這樣了,你還要取笑我。”

“好好好,不取笑你了。”

林青檀難得調皮一次,一邊給柳煙兒喂藥,一邊責備說道:“不是我說你啊三妹,都這麼大個人了,居然還會被蜈蚣咬成這樣,我就納悶了,難道那是一條蜈蚣精?”

陸雲站在一旁,忍俊不禁。

二姐你說對了,那還真是一條蜈蚣精。

當時陸雲在把那條蜈蚣磨成粉的時候,姐姐們並冇有在旁邊,否則要是讓林青檀看見那麼大的一條蜈蚣,估計就不會說出這樣的話來了。

柳煙兒也是心照不宣,冇有告訴她們真相。

給柳煙兒喂完藥後,林青檀又感慨了一句:“最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糟心事那麼多,先是陳家抹黑大姐和小弟弟,然後三妹你又被蜈蚣咬了。”

“不過幸好,陳家自己跑出來澄清道歉了……說來這事也奇怪,陳家費了那麼大的勁,到底圖什麼呢?”

林青檀真是想破腦袋也想不通。

柳煙兒卻是默默的看向了陸雲,表情意味深長。

雖然冇有親眼所見,但是直覺告訴她,這件事一定是小陸雲做的。

看來這個小弟弟,不僅懂功夫會醫術,幕後身份也是非常了得呢!

五分鐘後。

陸雲突然說道:“藥效應該差不多要起來了,煙兒姐,我給你鍼灸。”

“嗯!”

柳煙兒聲音非常輕,微微點了點頭,臉上竟然浮現了一抹緋紅,看上去異常的妖豔美麗。

林青檀卻是有些吃味,但最後還是乖乖的退出了房間。

她知道陸雲要鍼灸的是胸前部位,這是非常危險的區域,因為緊貼著心臟,稍有不慎,就會釀成嚴重後果。

林青檀現在的水平,還不足以支援她在胸口紮針,不然她肯定寧願自己動手。

畢竟,男女有彆……

林青檀退出房間,是因為怕自己站在一旁,會影響到陸雲施針。

房間內僅剩二人。

陸雲心情緊張,這跟他第一次給柳煙兒施針的時候,感覺完全不一樣。

那時候陸雲隻擔心柳煙兒的生命,所以心無旁騖,再加上那會柳煙兒是暈厥狀態,所以並不覺得有什麼。

但是此刻。

一個嬌滴滴的大美人就躺在自己麵前,秋水眼眸望著自己,千嬌百媚……

“煙兒姐,你把臉轉過去。”

“嗯~”

柳煙兒低吟一聲,晶瑩的耳垂和那雪白的天鵝頸一樣,都佈滿了紅暈。

她平時雖然喜歡逗陸雲,但那都是帶著玩笑的性質,更何況還隔著兩層衣服,可是現在……

柳煙兒也害羞了。

陸雲穩了穩心神,輕輕解釦施針……

二十分鐘後。

陸雲施針完畢,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說道:“幸好煙兒姐你是純天然的,要不然這幾針下去估計就爆炸了。”

他頭上的汗珠,不是累的,而是緊張。

隻好說句玩笑話來緩解尷尬的氣氛。

柳煙兒果然噗嗤一笑,屈指在他額頭上一彈:“那是當然啦,你煙兒姐我有的是底氣……”

“是嗎,三妹你要不要跟我比一比?”

林青檀一直在門外偷聽著動靜,知道這會已經鍼灸完畢了,於是推門走了進來,挑釁的看著柳煙兒。

柳煙兒撇了撇嘴說道:“誰要跟你比呀,你就是隻怪物。”

“啊啊啊!柳煙兒你敢再說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