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7章人形器皿

“啊!老子跟你拚了!!”

陳安一聲嘶吼,修武者的力量徹底爆發,就連他的每一根頭髮絲,都像是被雷電擊中了一般,倒豎而起。

可見心中的怒火是有多麼的強盛。

然而。

陸雲卻是始終表情冷漠。

甚至他還主動鬆開了陳安的腦袋,微微後撤幾步。

不是因為他懼怕陳安,而是因為——

“你知道什麼是絕望嗎?”

陸雲淡淡的說了一句,然後默默的等待著陳安將體內的力量催發到了極限,再其後,一拳擊出。

轟!

陳安倒地吐血。

什麼是絕望?

就是我給你機會,讓你發揮出你最強大的力量,然後我再輕描淡寫的一拳,將你所為之驕傲的一切,擊碎。

陸雲這一拳擊碎的,不止是陳安的手掌,還有他的自信心。

這就是差距,天壤之彆!

陳安的氣息瞬間頹靡了下去,可就在這時,一道七彩流光突然從他的體內飆射而出。

七彩蜈蚣!

陳安的最強殺招,來了!

陸雲眼睛微微眯了眯,在那七彩蜈蚣即將咬上的時候,突然從口中吐出一個古青色符印,啪的一聲,擊中蜈蚣本體。

七彩蜈蚣慘叫一聲,飛回了陳安的體內。

而此刻的陳安,早就已經是驚駭萬狀,瞪大眼睛盯著陸雲道:“你……你不是修武者,你是……修道者!!”

修武者重在凝練內勁,前期主要是錘鍊肉身力量,隻有達到化境宗師,才能內勁外放,隔空殺人。

而修道者不一樣。

修道者從一開始,就精通各類術法神通,堪比武道宗師。

兩者是不同的修煉體係。

化境以下的修武者,要遠遠弱於修道者,因為修道者擁有各種術法神通,修武者根本近不了他的身。

不過到了化境之後,修武者則是要強於修道者,一是因為修武者的肉身力量比修道者強,二是因為化境宗師可以內勁外放,威力十分巨大。

陳安做夢也不可能想到,他的對手,根本就不是修武者,而是一名修道者。

怪不得如此霸道。

這次陳家算是踢到真正的鐵板了。

陳安正驚駭著,突然間卻是麵露痛苦之色,整張麵孔都扭曲了起來。

“怎麼會這樣?”

陳安尖聲嘶吼道。

此刻他的體內,好似百蟲噬骨,身上的皮肉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乾癟下去,像是被抽乾了血液一樣。

陸雲可悲的搖了搖頭說道:“你自以為那隻七彩蜈蚣是你的殺器,殊不知,你早已成為了他人飼養蜈蚣的器皿。”

冇錯。

人形器皿!

七彩蜈蚣根本就不是陳安所能控製的,之所以會幫著他殺人,全是因為,七彩蜈蚣將他當成了器皿,需要依靠吞噬他的血肉來成長。

一般而言,陳安是不會這麼早就被吞噬的,隻有等這隻七彩蜈蚣在他體內產卵後,他纔會因血肉枯竭而亡。

在這之前,陳安都不可能有所察覺。

但是陸雲剛纔以符印擊中七彩蜈蚣,令其大傷,所以纔會瘋狂吞噬陳安的血肉來恢複。

“不可能!師傅怎麼會害我?怎麼會……”陳安歇斯底裡的大吼道。

這隻七彩蜈蚣是他師傅放在他體內的,如果真像陸雲說的那樣,說明他師傅從來就冇有把他當成弟子,而是在藉助他的身體,來培養七彩蜈蚣。

陳安怎麼也不肯相信。

可是不管他信不信,事實就是,他的身體正在極速萎縮。

就在陳安意識彌留之際,陸雲突然走近他的身前,輕聲說道:“我看你也快死了,不妨再告訴你一個秘密,我既非修武者,也非修道者,而是——修煉者。”

修煉者,肉身與術法兼修,是淩駕於修武者和修道者之上的存在。

成為修煉者的條件極其苛刻,天賦、韌性,缺一不可。

這就是為什麼老道士師傅,要把陸雲送到邊境戰場磨鍊五年的原因,就是在打磨他的韌性。

“修煉者……”

陳安低吟一聲,雙眼猛地瞪大,緊接著就失去了生命氣息,也不知道是因為太過痛苦,還是被陸雲的這句話給嚇到了。

噗嗤!

陳安倒地後不久,他的心臟部位突然破開一道血淋淋的口子,七彩蜈蚣鑽了出來,體型已是之前的十倍之長,看著就像一條長滿了蜈蚣腳的毒蛇,令人頭皮發麻。

七彩蜈蚣撲棱著血紅色的翅膀,準備飛出陳家大院,結果卻被陸雲再次吐出兩道符印,擊落在地。

“小安!”

這時,一位六旬老者突然撲到了陳安的屍體上,痛哭流涕。

他就是陳家老爺子陳泰。

在紅棺撞進陳家大院的時候,他就聽見了動靜,匆匆趕來,可是到了現場的時候,卻正好看見七彩蜈蚣從他兒子的體內破膛而出。

終究是冇能見上最後一麵。

失蹤了十年,如今好不容易習了一身本領歸來,結果還冇幾天,就陰陽兩隔了。

陳泰如何不傷心。

陸雲看著這一幕,卻是眼神漠然,根本不會對陳泰產生絲毫憐憫之情。

正可謂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這個陳泰,能夠把江北這麼大的地盤都一口吞下,也絕非什麼善輩。

據說,數十年前各大豪門爭奪江北地盤的時候,有不少人慘死在了章江,可最終得益者卻隻有陳泰一個。

如今種種,隻能說是因果報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