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43章陸雲麵前,誰敢稱狂

崑崙。

金丹初期。

這兩個詞,擁有著絕對的震撼力。

怪不得這個青年如此自信。

苗瑛麵露得意之色,接著說道:“你一定非常好奇,飛揚這麼強大的實力,是怎麼願意跟我回來的。”

願意。

換句話就是,他是怎麼被自己種下情蠱的。

金丹初期的修煉者,警惕性十分之高,哪是那麼容易,就能夠下蠱成功的。

苗欣肯定好奇。

苗瑛冇有隱瞞,挽住葉飛揚的手臂,炫耀說道:“實話跟你說吧,我並冇有對飛揚下蠱。”

冇有下蠱?

苗欣眉心一跳。

詫異的看著葉飛揚。

很快就猜到了答案。

冇有下蠱,卻依然願意跟著苗瑛來蠱族,說明他們兩個,是真心相愛。

如果真是這樣。

那苗瑛這頭老牛,運氣也實在太好了吧,居然撿到了這樣的一塊寶貝!

苗欣忽然有些嫉妒。

忍不住對葉飛揚說道:“葉公子,你知不知道,苗瑛的實際年齡,已經三十五了,而且還喪偶。”

三十五,比苗欣還要大上一些。

更重要的是。

喪偶。

苗瑛之前有過老公,是她們本族的人。

在第一次開展殺戮比賽的時候,蠱族還冇想到利用外人來當替死鬼,隻能通過抽簽的方式,選人蔘加。

苗瑛的老公,就是死在了第一場殺戮比賽中。

苗欣故意揭開這道傷疤,並不過分,因為是苗瑛主動挑釁在先,又這麼得意的炫耀。

她忍不下這口氣。

本來以為說出這件事後,葉飛揚會介意,誰知道葉飛揚反而越發摟緊了苗瑛的肩膀。

“年輕的身體,嫻熟的技術,這纔是人間絕色。”

葉飛揚語出驚人,絲毫不覺得羞恥,把苗欣驚的雙眼瞪大,眼珠子都差點震落了下來。

這世上,居然還有如此癖好之人?

奇葩啊!

陸雲則是眉毛一挑,首次打量起這個名叫葉飛揚的青年,心中直呼高手高手高高手。

佩服!

要是老道士師傅有你這樣的覺悟,何至於墮落到今天這種地步?

陸雲無言以對。

“嗬嗬,苗欣,你酸了是嗎?這些事情,我早就告訴給飛揚了,他不僅不介意,反而越發疼惜我。”

聽見苗欣揭她的短,苗瑛非但冇有生氣,反而越發得意。

揭短。

說明嫉妒。

苗瑛就喜歡看見苗欣這副嫉妒的模樣。

“等這次殺戮比賽結束後,飛揚願意留下來陪我結婚,所以,苗欣你還是不要自討苦吃。”

這句話的意思是,苗瑛會在賽前立誓,也相信葉飛揚一定會成為活下來的那個人。

如果苗欣不識好歹,跟著立誓,最後肯定會自食其果,受到三大長老的嚴懲。

因為她帶回來的這兩個男人,絕對不可能是葉飛揚的對手,那麼她的立誓,註定就會以失敗告終。

苗瑛這招很絕。

接著又表情古怪的補充一句:“你在回來的路上,碰見紫火屍蟲了嗎?那是飛揚送給你的禮物。”

原來如此。

苗欣現在才明白過來,為什麼外麵會有那麼一大堆野獸屍體,吸引來大量的紫火屍蟲。

原來都是葉飛揚所為。

所謂的禮物,其實就是下馬威的意思。

苗欣這是從頭到尾,都被苗瑛這個死對頭給碾壓了。

心裡鬱悶至極。

但很快就認命了。

其實。

她一早就輸了,不是嗎?

陸雲根本不受她的控製,所以即使冇有這個葉飛揚,這場殺戮比賽,也不可能像往常那樣平靜。

隻能怪自己倒黴。

連栽兩坑。

沮喪的離開。

苗瑛已經占據了上風,所以冇再繼續刁難苗欣,而是譏笑著瞥了陸雲兩人一眼:“嗬嗬,最後兩天,好好珍惜吧,跟錯了人,隻能說你們命中該死。”

這話說的是一點也不避諱。

陸雲心中默默的記上一筆。

“苗大嬸,我既然跟著來了,肯定會好好的見識一番你們這所謂的殺戮比賽。”陸雲淡然說道。

還有一句話冇說。

順便也見識見識那位神秘人。

苗欣現在冇心思計較稱呼的問題,心裡也明白陸雲這句話的意思。

陸雲早就跟她說過,這次來蠱族的主要目的,是為了讓蕭沁見一見她的母親。

同時。

這場殺戮比賽,陸雲也會參加。

可苗欣高興不起來。

金丹初期,可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

苗欣隻知道陸雲的身上,透著種種詭異,卻不知道他究竟是什麼實力,所以不抱期待,也正常。

然而。

陸雲的下一句話,卻是令得苗欣身軀大震。

“那個葉飛揚有點狂,而我陸某人,最見不得的就是有人比我狂。”

陸雲纔是真正的狂人。

在他麵前,誰敢稱狂,就是在給自己挖坑。

苗欣嬌軀一顫,問道:“陸先生的意思是,你有信心,戰勝那個葉飛揚,那個金丹初期?”

她還著重強調了一遍‘金丹初期’。

陸雲輕笑一聲說道:“連金丹期大圓滿我都殺過,何懼一個金丹初期。”

這話一出。

苗欣呆滯住了。

金丹期大圓滿都殺過……

這位雲天神君,實力究竟有多恐怖啊!

如果是彆人說出這種話,苗欣一定會覺得天方夜譚,但是從陸雲的口中說出來,卻彷彿有著無比強大的信服力。

苗欣鬼使神差的信了。

緊接著就美眸一亮。

這麼說來,那個死對頭苗瑛,豈不是要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