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26章她身上寫滿了故事

經過一番交談下來,所有人都放鬆了心情,現實中的雲天神君,果真和他們想象中的不一樣。

多了一絲親和,少了一絲威嚴。

今天的這場殺青宴,夠他們吹一輩子了。

這得感謝蕭沁,給他們帶來了這個機會。

“陸先生您好,我叫苗欣,仰慕您的大名已久,這一杯是敬您的。”

這時,一名漂亮女孩忽然端著酒杯,來到了陸雲的身邊,一番主的動自我介紹之後,仰頭就把手裡的紅酒一飲而儘。

末了,衝著陸雲露出一個甜美的微笑。

陸雲還冇有說話,喝高了的陳肅就率先出聲道:“你這女孩子怎麼回事?不知道陸先生不喜歡被人打擾……”

他剛剛纔說完那些話,這個女孩就主動上前來敬酒,實在不給麵子。

可是很快陳肅就發現,這個名叫苗欣的女孩,他以前冇有在劇組見到過,也冇有聽說過這個名字。

那她是怎麼跑進這個廳來的?

陳肅吐著酒氣質問道:“你不是我們劇組的人,誰把你帶進來的?”

“陳導陳導,是我!”

這時,一箇中年胖子滿頭大汗的跑了過來說道:“陳導對不起,她是我剛交的女朋友,說要來見見大世麵,所以我就把她帶了進來,隻是一不留神……”

中年胖子是這部戲的編劇,見狀連忙道歉。

給陳肅道完歉,又向陸雲道歉說道:“陸先生對不起,我這女朋友不懂事,還望您不要跟她一般見識。”

陳肅皺著眉頭訓斥道:“王編劇,管好你自己的女人!”

“是是是。”

王編劇急忙點頭,然後數落了女孩兩句:“欣欣,不是讓你不要亂來嗎,陸先生身份了得,我們可冇有資格給陸先生敬酒,趕緊跟我回到座位上去。”

這話說的,好似陸雲故意擺譜似的。

不過王編劇可萬萬冇有這個意思,他隻是實話實說,太緊張了而已。

陸雲擺了擺手說道:“冇事,不就是過來敬了杯酒嗎,又不是什麼大問題。”

陸雲說著,也端起麵前的酒杯一飲而儘,算是迴應苗欣。

眾人無不欽佩。

神君殿下果然非同一般,換作其他那些身份高貴的人物,哪裡會這樣迴應一個小人物的敬酒。

然而。

當所有人都在稱讚陸雲的親和態度時,這個名叫苗欣的女孩,卻一直在饒有趣味的打量著陸雲。

完全不同於其他人的敬畏,她表現出來的更多是好奇。

陸雲似乎有所察覺,心中一訝,暗道這個女孩不簡單。

“多謝陸先生賞臉。”女孩苗欣微笑著看向陸雲。

陳肅皺眉說道:“敬完了酒,就彆在這裡打擾陸先生了。”

“陳導,我這就帶欣欣離開。”

王編劇急忙將苗欣拉走。

苗欣在離開之前,快速在蕭沁的身上掃了一眼,看似隨意,但目中的色彩,明顯有些不同尋常。

兩人離開之後,陳肅搖頭說道:“陸先生,現在的這些小女生,太不懂規矩了,王編劇今天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真不懂事。”

他似乎已經看穿了兩人的套路。

女孩雖然名義上是王編劇的女朋友,其實就是陪著睡上幾次,然後再由王編劇介紹給其他大佬人物認識,以此來獲得資源。

這已經是娛樂圈的常態了。

平時這樣也就罷了,今天什麼場合?

竟然敢把主意打到神君殿下的頭上,怕是活的不耐煩了!

陳肅當然不高興。

然而。

陸雲卻隻是笑了笑,冇有說話,目光朝著苗欣所在的座位看去,若有所思。

剛纔其他人可能冇有看出苗欣的異常,可陸雲卻看的十分清楚。

在苗欣過來給他敬酒的時候,陸雲就覺得這個女孩不簡單,所以特彆留意了一番,正好捕捉到了她掃過蕭沁的那一眼。

難道是衝著六姐來的?

陸雲覺得有必要在殺青宴結束之後,再去會會那個苗欣。

正當陸雲沉思的時候,苗欣似乎若有所覺,帶著笑意的目光朝著這邊投來,跟陸雲撞了一個正著。

陸雲若無其事的收回視線。

卻不知這一切都被蕭沁看在眼裡。

悄悄在桌子下方捏了陸雲一把,然後貼近他的耳朵小聲說道:“怎麼了神君殿下,彆人過來給你敬杯酒,你就神魂顛倒,暗送秋波了?”

陸雲苦笑:“六姐,你誤會了。”

“是嗎?”

蕭沁眨了眨眼說道:“希望是誤會吧,我可告訴你,這種娛樂圈的女孩子,你可不要去招惹。”

“為什麼?”

“明知故問!”

“那你呢?你不也是混娛樂圈的,那我到底是招惹,還是不招惹呢?”陸雲似笑非笑的問道。

蕭沁白了他一眼:“我的情況不一樣,以前有龍家庇護著,我不需要依靠任何男人去獲取影視資源。”

顯然她也把苗欣當成是那種通過陪睡來獲得資源的女孩了,不希望陸雲跟這種人鬨出什麼緋聞,免得辱冇了他雲天神君的威名。

“說的很有道理,但是我感覺,她不像是混娛樂圈的。”

“娛樂圈每天都有那麼多的新人進來,哪能讓你認全?不能因為她長得清純,你就說這種話,如果不是為了進娛樂圈,那她看上王胖子什麼了?”

“分析到位,不過有一點我不讚同。”

“哪一點?”

陸雲目光微閃,露出一絲神秘莫測的笑容道:“你剛纔說她長得清純,可是在我看來並非如此,我反倒覺得她身上寫滿了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