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08章陸雲的另一重身份

陸雲說著,將一本厚厚的筆記本拿了出來,交到了唐老的手中。

唐老疑惑問道:“這是?”

“你翻開看看就知道了。”

唐老翻開筆記本,看了一眼,頓時身軀大震,滿臉都是激動神情。

陸雲早料到如此,笑著說道:“這是我在回春堂的一個月,抽空寫下來的奇門針法,唐老可以慢慢研究。”

一個月的時間畢竟還是太短了,一套針法一套針法的教,根本教不了多少。

於是陸雲就把自己掌握的那些古針法,都手寫了下來。

“陸兄弟……”

唐老熱淚盈眶,激動的雙手都在不停顫抖。

他知道這一份手寫針法有多珍貴。

那可是價值連城的寶貝啊!

放到龍國中醫界,絕對是轟炸級彆!

冇想到陸兄弟居然這樣輕易送給了自己。

唐老怎能不激動?

當即老淚縱橫道:“雖然我一直稱呼您為陸兄弟,但是在內心深處,早已把您當成了我的老師,所以,請您接受學生這一拜!”

唐老顫顫巍巍的彎下了身子,朝著陸雲恭敬一拜。

最初陸雲說要傳授給唐老針法的時候,唐老就想要稱呼陸雲為老師,不過陸雲卻說,這隻是好友之間的相贈,不必如此。

可在唐老的心裡,陸雲就是他的老師。

無關年齡,達者為師。

這次陸雲冇有客氣,而是任由唐老朝他鞠躬完畢後,才笑著說道:“唐老,我們後會有期!”

唐老想親自送二人離開,不過卻被陸雲拒絕了。

這時,柳煙兒忽然彎起眼眸,神秘兮兮的說道:“唐老,其實小陸雲他,還有另外一重身份。”

唐老一愣:“什麼身份?”

“嘿嘿,以後你肯定會有機會知道的,一定能讓你驚喜萬分。”

柳煙兒調皮的賣了一個關子。

唐老苦笑:“柳姑娘,你們都要離開了,還來吊我這老頭子的胃口,真是不夠仗義。”

他無奈搖了搖頭,並未在意,而是敦敦教誨道:“柳姑娘,陸兄弟這樣的男人不可多得,你可得好好把握啊,聽大爺的,回去就把結婚證給領了,免得夜長夢多。”

“唐老說的對,回頭我就把他抓到民政局去。”柳煙兒剜了陸雲一眼說道。

唐老歎息一聲:“唉,柳姑娘,其實你哪裡都好,就是有時候脾氣太凶了,得改改。”

“唐老說的對。”

這回輪到陸雲點頭了。

“我一定改。”

柳煙兒出乎意料的答應了,可是一扭頭就踹在陸雲的屁股上:“對什麼對,現在開始嫌棄老孃了是嗎?”

唐老見到這一幕,隻能無奈搖頭。

當兩人離開後,恒川一來到了回春堂,見陸雲已經離開了,忽然重重的鬆了一口氣。

“那尊煞神,可算是離開了!”

以前他隻聽說過天歃王的威名,並冇有真正接觸過天歃王,所以不會有這麼深的感觸。

直到接觸過天歃王之後,恒川一才體會到其可怕之處。

如果天歃王隻是一尊冷麪煞神還好,隻要不去招惹他就行了。

可是。

這個天歃王的性格,太難以捉摸了。

這纔是最恐怖的地方。

正所謂伴君如伴虎,就是因為需要時刻揣摩‘君’的心思,一個不小心會錯了意,都有掉腦袋的風險。

唐老正惋惜著,聽見恒川一說出這樣一句話來,頓時冷哼一聲道:“怎麼,你巴不得陸兄弟離開嗎?”

還叫陸兄弟呢?

恒川一心中叫苦,之前不敢說出陸雲的身份,現在見陸雲已經離開,他終於是忍不住了,說道:

“老師,您當真不知道陸先生是哪一號人物?”

聽他這麼一說,唐老立刻就想起剛纔柳煙兒離開時候說過的那句話,陸雲有另外一重身份。

於是眉頭一皺,問道:“你知道些什麼?”

回春堂的其他人,聽見他們的對話,也紛紛圍了過來,好奇的看著恒川一。

恒川一朝著門外望了一眼,似乎在擔心陸雲回來,然後才嚥了一口唾沫說道:“陸先生,就是你們龍國,最具威名的那位呐!”

最具威名的那位?

所有人都是一愣。

一個人物立即浮現在了腦海之中,但是冇有人敢說出來,因為一切都太荒誕了。

最終還是恒川一忍不住了,直接揭開謎底:“就是天歃王,你們口中的雲天神君。”

轟!

一刹那。

眾人隻感覺整個大腦一片空白,彷彿遭受了雷擊一般。

唐老更是身體一顫,險些後仰倒地,幸好吳傑眼疾手快,將他給攙扶住了。

“恒川一,你說陸兄弟就是雲天神君?這個玩笑可開不得啊!”唐老雙眼死死的盯著恒川一。

恒川一苦笑:“我也希望這是個玩笑,可並不是,不然我們吉川會為什麼改名,山和會為什麼也改了名字,就是因為陸先生髮話了,讓我們充當龍國中醫的宣傳大使。”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深吸了一口氣,麵容上凝結著濃厚的震驚之意。

他們知道,恒川一冇必要開這樣的玩笑,也開不得這樣的玩笑。

他們震撼。

做夢也不可能想到,龍國那位神話一般的存在,居然跟他們朝夕相處了一個月的時間。

他們非但冇有察覺,甚至還當著陸雲的麵,討論起雲天神君。

更有意思的是,唐老居然還反駁了陸雲的觀點。

現在回想起來,唐老隻覺得老臉通紅,滾燙滾燙的。

不過唐老心中的這種慚愧,很快就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敬意和榮譽感,手中的那本針法筆記,也捂的更緊了。

這是神君殿下贈與他的禮物,僅此一份。

同時。

唐老心中也震撼,原來神君殿下,也是一名神醫,並且理念還跟自己如此相似。

唐老越發堅定,自己的這條路冇有走錯。

他為之自豪。

許久,

吳傑也回過了神來,說道:“原來陸先生就是雲天神君,可是他的容貌……”

“那等神通的人物,改變容貌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嗎?”

恒川一嗤笑一聲,接著說道:“你們想想,陸先生在這裡呆了一個月,偏偏在今天離開,為什麼?”

眾人神情一滯。

隨後。

同時想到了昨天發生在雄川家族的一幕,說明陸雲這次來東洋國,就是衝著雄川家族來的。

隻是因為某種原因,暫時住在了回春堂,順便給唐老傳授了一些奇門針法。

而等雄川家族的事情一解決,他就離開了。

不正驗證了,陸雲就是雲天神君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