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92章再大也是爬蟲

此時的雄川家族,一片死寂,神社中那座坍塌的仙人雕像,預示一場恐怖的風暴,即將來臨。

所有人都在驚恐顫抖,似乎已經感覺到了那股滔天的壓力,山呼海嘯般從遠處瘋狂席捲而來。

壓抑到無法呼吸。

雄川仁驚怒交加,眉心劇烈跳動著,忽然,體內的仙人力量,像是受到了某種招引,瞬間沸騰。

叮叮叮!

在場的諸多核心成員,腰間斜插著的那些融入了仙人力量的武士刀,也在此刻爆發出刺耳的尖鳴。

來了!

白蛇大仙來了!

“天歃王,你的報應,到了!”

雄川仁仇視的盯了陸雲一眼,隨即大聲震喝道:“跪下!統統跪下!恭迎白蛇大仙!!”

嘩啦啦!

所有雄川家族的成員,瞬間齊刷刷跪倒,額頭點地,不敢輕抬。

啪嗒!

一道樸素無華的人影從天而降,腳尖輕飄飄的踩在地麵,但是他身上卻有一股強大無比的壓迫力,籠罩住了整片天地。

窒息的感覺,越發強烈。

來人雙目妖異,散發著幽綠色的光芒,以居高臨下的姿態匆匆一掃,看見了死去的蕭策,頓時射出一道妖異的凶光。

它灌注了仙人力量在蕭策的身上,蕭策一死,它立馬有所察覺。

蕭策是它目前最為滿意的一名弟子。

結果剛剛拜入師門不久,就被人所殺,所以白蛇大仙震怒趕來,就是想要看看究竟是哪個不知死活的東西,敢如此挑釁它的威嚴。

白蛇大仙透射著無儘凶光的妖瞳,很快就鎖定了陸雲。

因為在場所有人都已跪下,隻有陸雲一人還直挺挺的站著,太過顯眼。

再然後。

白蛇大仙看見陸雲身後,那座神社中已經坍塌的石像,目中的凶光終於抑製不住,化作殺意爆發出來。

“啊——”

幾個心理承受能力弱的雄川家族成員,當場被這股恐怖的殺意給嚇破了膽,氣絕身亡。

“雄川仁,告訴我,怎麼回事?”

白蛇大仙嘶啞憤怒的聲音響起,似人非人,一般人隻覺得腦袋炸裂,根本聽不清楚它在說什麼。

雄川仁卻能聽懂,急忙惶恐無比的,將先前發生之事,給白蛇大仙講述了一遍。

“龍國,天歃王!”

白蛇大仙常年居住在仙人洞府,根本不知天歃王是何人,但是不管何人,敢殺自己的弟子,毀自己的雕像,就必須受到仙人的製裁。

“龍國,天歃王!”

白蛇大仙重複了一遍,妖異的瞳光,陰沉無比的注視在陸雲身上:“你就是龍國的天歃王,真是好大的膽子!”

或許是因為陸雲之前吞噬了一些所謂的仙人之力,居然能夠聽懂白蛇大仙那似人非人的語言。

隻是他並未作聲,神情漠然。

白蛇大仙皺眉,打算將一道仙人之力,注入陸雲的身體。

這麼做的目的當然不是為了幫助陸雲增長力量,而是為了讓他,能夠聽懂自己的話,如此才方便審判。

直接拍死陸雲,不是白蛇大仙的風格。

真正的仙人,是要讓人從外到內,都產生敬畏。

審判是個必不可少的環節。

正當白蛇大仙準備這麼做的時候,陸雲終於開口說道:“不必了,我能聽懂你在說什麼,有屁快放!”

嗤!

白蛇大仙那妖異的瞳孔,驟然一縮,緊接著發出一道嘶啞的冷笑聲:“很好,既然你能聽懂,那本仙人問你,可知罪?”

“知罪?”

陸雲像是看神經病一樣看著白蛇大仙:“聽你的意思,似乎想要審判我,你夠格嗎?”

“果然囂張!”

白蛇大仙冷哼一聲,人形皮囊忽然開始脫落,自顱頂破開,本體迅速擴大,不多時就化作了一頭龐然大物。

這具人形皮囊本來就是它隨意挑選的,根本無法承載它的力量太久,趕到這裡的時候就差不多已經油儘燈枯了。

白蛇大仙現出真身,蒼白的蛇軀盤旋直上,高傲的頭顱在地麵照出大片陰影,居高臨下俯視著陸雲說道:“凡人,你說本仙人夠不夠資格審判你?”

此時它的嗓音更加具備威懾力,嗡嗡嗡的震響,讓雄川家族眾人更加敬畏。

他們很多人,都是第一次見到白蛇大仙的真身。

內心無比震撼的顫抖著。

陸雲卻抬起頭,嘴角露出微笑道:“光大有什麼用,你再大,也終究隻是條爬蟲而已,我連龍都見過,又何懼你這一條爬蟲。”

爬蟲?!

這個詞一出,所有人都是靈魂戰栗,脊背發涼。

蛇在多數東洋國人的眼中,一直是神明般的存在,從來不敢稱之為爬蟲。

而白蛇大仙,作為蛇中王者,吸納天地精華,早已掌握了仙人力量,因此才被稱作白蛇大仙。

它就是神明。

可是陸雲竟敢稱呼它為爬蟲,這是何其之不敬。

然而。

令眾人冇有想到的是,陸雲說完那句話後,居然又微笑著補充了一句說道:“我本來還想收你為寵物,現在看來冇這個必要了,你太凶殘,不配!”

收白蛇大仙為寵物?

還不配?

眾人目眥儘裂,完全無法想象,天歃王究竟在說什麼瘋話。

果然見白蛇大仙碧綠的瞳孔一縮,爆發出一股極端危險的氣息,緊接著就是無數純白色的能量,化作猙獰小蛇,吞吐著信子飛撲落下。

“躲開!”

雄川仁大喝一聲,那些跪在地上的雄川家族成員紛紛驚恐逃避,生怕被白蛇大仙的力量波及。

他們清楚的知道,那一道道蛇形能量,看似微小,實則破壞力驚人,一旦沾上,必定屍骨無存。

這也是他們那些核心成員,得到灌注了仙人力量的武士刀後,實力暴漲的原因。

得其利,所以知其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