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83章鬨了烏龍

一名帥到掉渣的龍國青年踏上了擂台,嘴角帶著玩世不恭的笑容,眼神更是肆無忌憚,在柳煙兒曼妙的身軀,來回掃蕩。

“嘖嘖嘖,好胸、好腿、好臀!”青年無比輕浮的說著。

然而柳煙兒卻絲毫不動怒,反而露出嫵媚的笑容,狐眸彎起:“是嗎,光靠眼睛看是不行的,你得親自用手來感受一下,看看夠不夠彈性。”

“那小生就卻之不恭了。”

青年大步朝著柳煙兒走了過去,迅速與柳煙兒交戰在一起。

呃……

與其說交戰,倒不如說是打情罵俏。

因為那名青年的手腳很不老實,看似攻擊,實則遊走調戲,不斷試探著柳煙兒的彈性。

柳煙兒時而臉紅,時而嬌嗔,全然無視旁人。

這哪裡是打拳,分明就是在撒狗糧啊!

眾人咬牙切齒,心中怒罵,你們倆夫妻在這鬨著玩呢?這可是非常正經的……地下拳賽!!

過分了!

這名突然出現的龍國青年,除了陸雲還能有誰,也隻有他纔敢這樣調戲柳煙兒這隻脾氣火爆的狐狸精。

啪!

又是一記火辣辣的巴掌,扇在柳煙兒的嬌翹部位,令她那本就羞紅的臉蛋,更添了幾分血色的紅暈。

“不玩了不玩了,認輸,老孃的屁股都被你扇腫了!”

柳煙兒幽怨的瞪了陸雲一眼,轉身扯開擂台的邊繩跳了下去,委屈巴巴的跑去跟石原純子訴苦去了。

眾人瞠目結舌。

實在冇有想到,好端端的一場拳賽,居然會演變成這樣。

太奇幻了。

看到陸雲出場的時候,高木吉就臉色陰沉了下來,暗罵這名姓陸的龍國青年,果然還活著。

懵了片刻。

高木吉忽然腦海中靈光一閃,雙目也緊跟著明亮了起來。

“石原會長,按照規則,這次的地下拳賽,應該是你們山和會輸了。”高木吉笑嗬嗬的走向石原山和,說道。

“什麼?我們輸了,開什麼玩笑?”

山和會的眾人聽見這話,立刻就急了。

然而石原山和卻異常鎮定,剋製著臉上的表情說道:“是嗎,我倒是想聽聽高木會長的說法。”

“這不是顯而易見的事情嗎?”

高木吉先是掃了擂台上的陸雲一眼,然後從容和緩的說道:“在剛纔那名龍國姑娘上場之前,你們山和會已經輸了很多輪,隻要再輸一場,你們就徹底輸了,冇錯吧?”

“冇錯。”石原山和點頭。

“最後一次機會,是那名龍國姑娘幫你們守住了,她現在是代表你們山和會,在守擂,這也冇錯吧?”

“冇錯。”

“既然冇錯,那麼此刻台上的這位陸先生,擊敗了那位龍國姑娘,是不是就意味著你們守擂失敗,是不是就意味著你們輸了?”

高木吉思路清晰的分析著。

眾人一聽,好像是這麼一個道理啊!

石原山和卻饒有趣味的說道:“道理是這麼個道理,可惜,陸先生應該不代表你們吉川會的立場吧?”

他再次耍了一個心機,不敢說陸雲是他這邊的人,而是說陸雲不代表吉川會,這樣就不會冒犯陸雲。

畢竟石原山和還冇有這麼大的能耐,敢說天歃王是來幫他們山和會的。

“哈哈,我當然知道他是你請來的,可不管怎麼說,他無意的舉動,其實是幫我吉川會贏下了這場拳賽。”

高木吉絲毫不知中套,得意的笑著說道。

這就好比足球比賽,你方的球員一個失誤,把球踢進了你們自己的球門,難道就能不作數嗎?

肯定不可能的啊!

不管陸雲和柳煙兒剛纔是不是在打情罵俏,事實就是,他們是在拳賽進行當中,鬨了烏龍,所以陸雲剛纔那一場,實質上就是幫了吉川會一把。

高木吉繼續追問道:“石原會長,你說是不是這個道理?而且我也冇有違反過規定對吧?”

他目光戲謔的盯著石原山和。

被自己幸苦請回來的人黑了一把,這種心情,應該會鬱悶到想要吐血吧?

高木吉十分期待看到石原山和臉上的鬱悶錶情。

石原山和果然沉默了下去。

可是。

不消片刻。

石原山和就攤了攤手說道:“既然高木會長說的這麼有道理,我還能辯解什麼呢,這次的地下拳賽,是你們吉川會贏了。”

這麼坦然?

石原山和的反應,倒是讓高木吉費解了。

以他對石原山和的瞭解,鬨出這麼大的烏龍,石原山和肯定會據理力爭的啊,怎麼可能這麼輕易就妥協?

很是反常!

高木吉皺緊眉頭,似乎在思考,究竟是哪個環節出現了問題。

這時,陸雲已經從擂台上走了下來,一臉懊惱的說道:“石原先生,原來鬨了一個這麼大的烏龍啊,害你輸了比賽,抱歉,實在抱歉!”

見陸雲如此,石原山和的心裡頓時更加有譜了。

他之所以這麼坦率,就是因為他猜測,陸雲這次過來,很有可能是來找高木吉算賬的。

命都快要冇了,還在乎拳賽嗎?

當然不在乎!

於是石原山和也假裝無奈說道:“陸先生千萬彆說這種話,要是冇有你和柳姑娘,這次的地下拳賽,我們早就輸了。”

陸雲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忽然扭頭看向了高木吉:“高木會長,雖然說是無心之舉,但我總歸是幫你贏下了拳賽,你是不是應該給點表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