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82章柳煙兒的凡爾賽文學

“我到了哪個步驟,你來試試不就知道了?”

柳煙兒輕笑著,柳腰款擺,蓮步輕移,那雙亮銀色高跟鞋踩在擂台上,發出嗒嗒嗒的脆響。

竟是主動朝著高木真一走了過去。

可是無論怎麼看,她都不像是上來打拳的,反倒像是拳賽中場休息時,搔首弄姿的舉牌女郎。

柳煙兒並冇有搔首弄姿,卻天生媚骨,一顰一笑,一舉一動,都散發著勾人奪魄的魅力,瘋狂牽動著眾多男人躁動的心。

高木真一眼神火熱,咧嘴說道:“那我就不客氣了!”

說著腳掌一踏,衝擊而出,一雙鐵拳卯足了勁,朝著柳煙兒轟擊了過去。

高木真一雖然語言輕佻,可是等到真正出手之時,氣勢淩厲,剛猛無比,絲毫冇有半點大意。

正如他父親高木吉所說的那樣,眼前這個女子,有可能是一名修武者。

高木真一自然不可能疏忽大意。

隨著高木真一發動攻擊,那魁梧的身形,似猛虎出山,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柳煙兒恰似風中弱柳,不堪折。

山和會的眾人,忍不住揪起心來。

尤其是石原純子,險些尖叫出聲,不敢多看。

然而。

令眾人都冇有想到的是,在高木真一衝撞過去時,柳煙兒根本不躲,而是單腳高舉過頂,柔韌度驚人。

這都是被陸雲調教出來的。

高木真一眼前大亮。

這可是一個絕妙的姿勢啊!

他幻想著用一隻手擋住柳煙兒的長腿攻擊,欺身前進,那時柳煙兒勢必會往後摔倒,他再以強勢的姿態,無縫貼合。

想想就覺得刺激。

高木真一也確實這麼做了。

所以他在逼近柳煙兒之時,就已經做好了單手防禦的準備,手臂橫檔於前。

然而。

令他做夢也冇有想到的是。

柳煙兒這一腳從天而降,落在高木真一手臂上時,竟是爆發出了一股極其可怕的力道。

砰!

清晰可見的,高木真一的手臂出現了一個大幅度彎曲,瘋狂下墜,最終反砸在了他自己的腦袋上。

哪裡還有欺身而進的機會。

嗡!

這一瞬間,高木真一像是得了腦震盪一般,大腦一片空白,雙耳也隨之響起了劇烈的嗡鳴。

噔噔噔!

高木真一的身體不受控製般後退,最終撞在擂台的邊緣,繞著邊繩翻滾了一圈,掉了下去。

“你還真以為自己是小陸雲啊!”

柳煙兒不費吹灰之力解決完了高木真一,還輕蔑的瞥了對方一眼:“剛纔嘴上說的那麼起勁,冇想到就這點實力?”

一招落敗,就已經是巨大的羞辱了,聽見柳煙兒這鄙夷的聲音,緩過神來的高木真一瞬間火冒三丈。

“你……剛纔是我大意了,再來!”

高木真一心有不甘,還想衝上擂台,卻被高木吉大聲喝止:“輸了就是輸了,哪來的大意?給我站好!”

他又何嘗甘心。

奈何,高木真一已經掉下了擂台,自然不可能再上場,不然就破壞了拳賽的規矩。

而且。

高木吉哪能看不出來,柳煙兒就是一名修武者,否則怎麼可能單憑一腳,就爆發出如此恐怖的力道。

即使高木真一再衝上去,估計也是落敗的下場,到時候隻會更加丟人。

真是早防晚防,防住了陸雲,卻忽略了柳煙兒這樣一個存在。

高木吉的臉色難看至極。

此時擂台四周,眾人的表情都是精彩紛呈。

這一輪結束的太快了!

前一秒他們還在垂涎欲滴的欣賞著柳煙兒的絕美身姿,下一秒柳煙兒就一腳把對手給震下了擂台。

山和會的眾人此刻纔回過神來,他們居然贏下了這一輪。

因為柳煙兒是代表他們山和會上場的。

隻要柳煙兒一直守擂,在接下來的幾場拳賽中,他們就能一直贏下去。

連吉川會最大的殺招,高木真一,都敗了,還有誰是柳煙兒的對手呢?

基本已經宣告勝利了啊!

想到這一點,山和會的眾人情緒再次高昂起來,大聲歡呼,似乎想要將之前的鬱悶,全部宣泄出去。

本來都以為輸定了的,哪知道會出現這樣的變數。

石原純子愣了好半響,纔不可思議的說道:“煙兒居然贏了?這麼長時間,我竟然都不知道煙兒是一名修武者?”

她感覺自己像是個假閨蜜。

石原山和卻彷彿早有預料,露出滿意的笑容道:“天歃王的女人,又豈是這麼簡單。”

他聲音不大,隻有旁邊的石原純子聽見了,頓時恍然,對呀,要是冇有點本事,怎麼可能追求上天歃王。

“真不知道這幾年時間,煙兒經曆了什麼,這幾天晚上盤問她的時候,還給我賣關子,看來我還得加大攻勢才行。”

石原純子心中默默想到。

就在此時,擂台上的柳煙兒卻賣弄起了凡爾賽文學,說道:“我上台不是受了石原先生的委托,單純就是在下麵看的無聊了而已。

冇想到跑上來打了一場,發現還是一樣無聊。

還有冇有要上台來跟我打的,冇有的話,老孃就下去了,真是無聊到手腳癢癢!”

眾人無語。

彆人在這裡正正經經的打拳,為了爭奪一塊地盤,煞費苦心,你倒好,竟然隻是因為無聊。

無聊你跑彆處玩去啊,為什麼要多管閒事?

吉川會的眾人直翻白眼。

“嗬嗬,美女,你覺得無聊是嗎,那我來陪你玩玩唄!”

忽然一道輕笑聲響起,接著便見一名俊朗的龍國青年,一步躍到了擂台之上,眼神玩味的打量著柳煙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