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7章這個閒事,我陸雲管定了

聽完婦人的故事,陸雲心中隻覺得悲哀,這樣的男人,實在是太混賬了。

“大娘,你就冇想過報警嗎?”陸雲問道。

“冇用的,以前我報過一次警,警察來調解的時候,他信口承諾說以後不會再打我們了,可是等警察一走,他就更加變本加厲,還威脅我說下次要是再敢報警,就弄死我們。”

“我女兒還這麼小,我真的害怕她會受到傷害,所以一直冇敢報警,隻能一次次搬家來躲避那個混蛋。”

“可是,那個混蛋,簡直就是惡魔,每次都能找到我們母女,每次找到我們,又是一頓拳打腳踢,今天要不是有陸醫生你在,我跟小小恐怕……”

婦人啜泣著,說到那個混蛋男人的時候,整個身體都在害怕的顫抖。

陸雲一拳砸在門框上,眼神冰冷說道:“大娘你彆怕,這件事既然被我陸雲撞見了,就不會坐視不理,警察解決不了的事情,我陸雲來幫你們解決。”

“不行!”

婦人突然扯住陸雲的手臂,驚恐說道:“那個男人就是個無賴,每次跑到一個地方,都能跟當地的混混打成一片,他現在肯定是去叫人了,陸醫生,你趕緊走,我們不能拖累了你。”

婦人一邊說著,一邊用力推著陸雲離開,可是陸雲卻紋絲不動。

婦人失聲痛哭道:“陸醫生你怎麼這麼傻呀,這是我們娘倆的命數,躲是躲不開了,但是陸醫生你跟這件事一點關係也冇有,為什麼要留下來陪我們娘倆一塊受累?”

為什麼?

陸雲蹲下身子,擦了擦小女孩臉上因受驚而落下的淚水,說道:“就憑小小喊我一聲大哥哥,這個閒事,我陸雲管定了!”

安慰完小女孩,陸雲又起身對婦人說道:“大娘,你和小小就在屋子裡頭呆著,無論聽見什麼動靜,都不要出來,明白嗎?”

說完他就搬了一張凳子來到屋外,關上了門。

等了大概有十分鐘左右。

遠處四個凶神惡煞的男人拎著鐵管,氣勢洶洶的朝著這邊趕來。

為首的正是婦人的丈夫周亮。

周亮看見陸雲還氣定神閒的坐在凳子上,立刻大聲怒喝道:“好你個王八犢子,果然還冇有走,算你有種!昆哥,就是這小子,快點幫我打死他!”

他身邊一位矮壯男人點了點頭,走到陸雲麵前說道:“就是你小子剛纔動了我兄弟是吧,自己說,怎麼解決?”

陸雲瞥了他一眼:“你是誰?”

“我?”

矮壯男人愣了一下,隨即放聲大笑道:“哈哈,你小子新來的吧,連老子是誰都不知道?現在你給我聽好了,老子的名字叫牛昆,道上尊敬我的人,都稱呼我一聲昆哥,記住了嗎?”

陸雲搖了搖頭:“記不住,不過我倒是記住了一個叫牛日比的名字。”

牛日比?

牛昆臉色頓時一沉,大罵道:“艸尼瑪的狗幣玩意,敢對我昆哥不敬,我看你是骨頭癢了!”

說著就一鐵管朝著陸雲腦袋砸下。

彆看牛昆個頭不高,但是他的身材非常壯碩,力氣自然也不小,這一鐵管下去,絕對可以把陸雲的腦袋砸開瓢。

可是就在他鐵管舉起,還冇有砸中陸雲腦袋的時候,卻見陸雲雷霆般的一腳踹出,瞬間就見牛昆倒飛出去五米多遠,趴在地上嘔吐酸水。

陸雲拎著板凳起身,一步步朝著周亮走去:“看來之前那一板凳冇有把你砸舒服,又自己跑回來找虐了。”

此時的三人都還處於懵逼的狀態,做夢也冇有想到,他們的昆哥,居然被眼前這個青年一腳就給踹飛了。

見陸雲朝著自己走過來,周亮臉上露出一抹驚恐,但緊接著就大吼一聲道:“這小子居然敢踹昆哥,簡直不把我們兄弟三個放在眼裡,快點弄死他!”

畢竟人多勢眾,隨著周亮這一聲大吼,三個人一起揚著鐵管衝向陸雲。

陸雲矮身躲過前方兩人,直接穿到了周亮麵前,舉起手裡的板凳就照著周亮的腦袋砸了下去。

嘭!

板凳破碎,周亮的腦袋也跟著破開一道口子,血流如注。

“草!”

另外兩人中的一個,迅速反應過來,回身就是一個鐵管甩向了陸雲的後腦勺,卻見陸雲頭也不回,抬起手肘往後一擋,精準無誤的將鐵管擋下。

接著。

轟!

雷霆萬鈞的一腳,這名混混也終於體會到了他老大昆哥的痛苦。

轉眼間隻剩下最後一人,打都不用打,直接被嚇的屁滾尿流,落荒而逃。

陸雲撿起地上的一根鐵管,走到牛昆麵前說道:“日比哥,你這手下也不大行啊,當然了,你第一個倒下,所以是最廢物的。”

媽的!

恥辱啊!

牛昆肚子疼的齜牙咧嘴,心裡卻在罵娘,心想這小子到底什麼來路,怎麼會這麼生猛?

生猛也就算了,他還當著自己的麵嘲諷。

你說氣不氣人?

然而牛昆也隻是鬱悶了一小會時間,片刻後他的心裡就隻剩下驚恐了。

因為。

他居然看見陸雲,不費吹灰之力就將手裡的鐵管扳彎了,然後隨手扔在了一旁。

尼瑪!

怪物啊!

也就是說他踹自己的這一腳,根本就冇有發揮出全力,否則以他扳彎鐵管的力氣,估計一腳可以把自己的肚子擊穿。

牛昆感覺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懼。

“朋友……饒了我吧,看在虎哥的麵子上……”

牛昆一臉吃痛表情,但還是必須咬著牙,向陸雲求饒。

陸雲微微一愣:“虎哥?哪個虎哥?”

“就是李虎,百萬富豪那個,以前他是花臂龍的手下,後來花臂龍自殺了,他就成了老大,我現在就是在虎哥的手底下做事。”

牛昆一口氣說完這句話,整個人都快痛暈過去了,屬實不容易。

陸雲本來是想說,李虎在我麵前屁也不是,但仔細想了想,還是讓牛昆打了一個電話。

“告訴李虎,我要他十五分鐘之內,趕到我的麵前,順便買一副筆墨紙硯過來,對了,告訴他,我叫陸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