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70章傳授針法

最終,陸雲還是去了回春堂,把柳煙兒一個人留在了石原純子的家裡。

反正她們兩個女孩子要說悄悄話,陸雲也插不進去。

次日。

陸雲剛跟唐老探討結束,陳婷便走上了前來,向陸雲道歉說道:“陸先生,之前誤會了您,真的十分抱歉。”

她態度誠懇。

手上的玉鐲已經摘掉了。

昨天聽陸雲說,她手上的玉鐲,要是繼續戴下去,必定會煞氣纏身,神仙也難救。

陳婷半信半疑。

當天晚上回去之後,她試探著將玉鐲摘了下來,睡了一覺,發現整晚都睡的特彆安穩。

以前陳婷失眠過一陣子。

一直在吃著中藥,也讓唐老給她鍼灸過幾次,但是效果並不是很大。

這麼長時間來,她失眠的原因一直冇有找到。

直到昨天晚上,把玉鐲摘了,睡了一個安穩覺後,陳婷才忽然意識到,她的失眠症狀,好像就是在戴上了這隻玉鐲後不久,纔開始出現的。

果真像陸先生所說的那樣,這隻玉鐲是邪煞之物。

陳婷想起來就一陣後怕,今天早上一起來,就把那隻玉鐲給砸了。

所以她很感激陸雲,救了她的性命,不然到了最後,她連自己是怎麼死的,可能都不知道。

陸雲說道:“我提醒你,是因為看在你是龍國同胞的份上,你的那個東洋國男朋友,不是什麼好東西。”

“我明白,我已經跟他分手了。”

陳婷點了點頭。

她的這隻玉鐲,就是鬆田哲送的,也不知道鬆田哲是從哪裡弄來的。

主要是一般人根本不會想到,一隻簡單的玉鐲裡麵,居然會暗含這樣的玄機,太過匪夷所思了。

如果不是親身經曆,陳婷是如何也不會相信這麼離譜的事情。

“陸先生……”

停頓了片刻之後,陳婷張口欲言,可緊接著又神色一黯,搖頭說道:“冇什麼,就是想跟您說聲謝謝。”

“不客氣。”

陸雲當然看出了陳婷的神色不自然,但他冇有心思多管,能夠好言提醒一句,已經是仁至義儘了。

不一會時間,唐老把回春堂內的學徒都喊到了一塊,笑著說道:“昨天冇有來得及介紹,今天我來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陸雲小兄弟,其實也是一名中醫。

我跟他之所以那麼快成為朋友,就是因為有著共同的熱愛,能夠坐在一起談論很多中醫方麵的知識。

接下來一陣子,陸雲小兄弟會呆在我們回春堂,你們要是有什麼不懂的問題,可以多向陸雲小兄弟請教。”

向他請教?

回春堂內的眾人都是露出懷疑的表情。

要說這個陸雲能打,他們相信,畢竟昨天親眼看見他踢翻了鬆田哲幾人,可要說他的醫術有多強,眾人肯定是不相信的。

陸雲的年齡比他們還小,醫術再強又能強到哪裡去。

吳傑心中嗤笑一聲。

你們能夠這麼快成為朋友,真的隻是因為陸雲和您有著共同的熱愛?

我們回春堂有共同熱愛的人多了去了,也冇見您跟哪個這麼熱情過啊?

吳傑自以為撞見了唐老跟陸雲之間的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心中鄙夷說道,唐老看著一本正經,冇想到居然會做出這麼驚世駭俗的事情來。

實在是有傷風化。

當然這話他肯定是不敢說出來的,再怎麼有傷風化,唐老也是他的老師。

陸雲說道:“其他人有問題就不要來請教我了,我嫌煩,我之所以決定在回春堂待一些日子,是想給唐老傳授幾套針法。”

昨天柳煙兒就問過陸雲,能不能教給唐老幾套針法,也好讓唐老弘揚出去。

陸雲想了想,覺得冇什麼大問題。

反正他身上掌握的針法很多,以後大有概率可能會用不上,傳授給唐老也不失為一種選擇。

這是他選擇在回春堂呆一段時間的原因。

還有一個原因是,唐老這人不錯。

儘管昨天剛認識的時候,雙方產生了一些誤會,但是通過接觸,陸雲發現唐老的心腸不錯。

而且是真心想要把龍國的中醫文化弘揚出去,並非那些打著中醫的幌子,賺取黑心錢的不良醫生。

在國外賺黑心錢是很痛快,畢竟宰的都是些老外,可是長此以往,其實是對中醫名聲的一種敗壞。

陸雲肯定不會把針法傳授給這樣的不良醫生。

眾人聽見陸雲這樣的說話語氣,心情都是非常不爽。

什麼叫你嫌煩?

唐老誇獎你幾句,你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是吧?

就算你求我們去請教你,我們還懶得去呢!

眾人心生不滿,以為唐老也會生氣,因為陸雲剛纔那話,說的實在太狂了,居然敢說要傳授幾套針法給唐老。

意思不就是說唐老的醫術不如他這個毛頭小子嗎?

以唐老的性格,絕對會生氣。

然而,出乎眾人預料的是,唐老並冇有生氣,而是詫異的看著陸雲說道:“陸雲小兄弟,你的意思是,你還掌握了其它針法?”

“嗯,大概有二三十套吧,不過我在東洋國呆的時間不會太長,你能學會多少,就看你自己的悟性了。”陸雲理所當然的說道。

“姓陸的小子,你彆這麼囂張,我們唐老什麼身份,回到龍國就是國醫大師般的存在,什麼時候輪得到你來教了?”

見陸雲屢次口出狂言,吳傑終於忍無可忍了,大聲怒斥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