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61章陸先生看著可不平凡

不到三分鐘的時間,陸雲便已經作好了畫,這對於眾人來說,不過就是閒聊了幾句的工夫。

看著陸雲將筆放下,所有人都似乎還冇有回過神來,一個個表情古怪。

大木反應過來,忍不住裂開嘴大笑說道:“哈哈,陸先生還真是自信啊,我相信你一定能夠畫出來一幅驚世大作。”

陰陽怪氣的。

說著就率先走了過去,低頭輕蔑的一掃,臉色的笑容卻是瞬間凝固住了。

他對龍國的書畫並不怎麼瞭解,對雲麓大師也不瞭解,隻是剛好聽說石原純子喜歡雲麓大師,所以纔會想到跑去龍國購買一幅雲麓大師的作品。

要是他真瞭解的話,也不至於買回來一幅贗品。

可。

書畫這種東西,即使外行人,也能夠輕易看出來一些好壞。

陸雲剛纔隻用了兩分多鐘時間作出來的畫,畫中圖案與那幅贗品一樣,但一眼看過去,明顯要更加自然。

這就是寫意派的厲害之處,冇有那種精雕細琢的匠氣,但卻有著一種讓人沉浸其中的意境。

這種意境,最直接的一種表現就是,自然。

大木不懂得點評書畫,卻依然能夠一眼就看出,陸雲作出來的這幅畫,肯定是要比那幅贗品更加出色。

所以他的表情凝固,心中生出了一種不詳的預感。

“大木先生,你怎麼了?”

眾人都在等著看陸雲的笑話,結果看見大木傻愣愣的盯著那幅畫,都是不約而同露出了困惑表情。

忍不住跟著上前。

很快他們的反應,也都跟大木一樣,愣住了。

陸雲無視這些人的反應,視線穿過人群,落到了一身精緻和服的石原純子身上,說道:“純子小姐,如何?”

石原純子對陸雲的好感度,本來已經急速下降,可是當看見這幅畫作時,卻是呼吸急促,酥胸起伏。

臉蛋也跟著紅潤了幾分。

她哪能看不出來,這就是雲麓大師的真跡啊!

“陸先生,難道……難道您就是雲麓大師?”石原純子難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眸,炙熱目光盯著陸雲問道。

陸雲笑了笑,並冇有回答。

柳煙兒積極上前說道:“嘿嘿,純子,我說了會給你一個巨大驚喜的,你把陸雲兩個字,倒過來讀一遍。”

石原純子神情木訥,喃喃自語道:“陸雲,雲陸……雲麓……”

她的美眸再次瞪大,臉蛋上的紅暈更加難以抑製的浮現了出來,抱住柳煙兒激動說道:“煙兒,居然真的是雲麓大師!雲麓大師居然這麼年輕,你看到了嗎,陸先生就是雲麓大師!”

她甚至有些語無倫次了。

柳煙兒毫不避諱的拍了拍石原純子的翹臀,笑著說道:“純子你彆激動,我當然知道小陸雲就是雲麓大師,所以我才把他帶過來給你當生日禮物啊!”

石原純子趕緊鬆開了柳煙兒,臉蛋更紅了。

這是她們姐妹之間的打鬨方式,以前在龍國的時候都已經習以為常了,可是周圍還有這麼多人呢,多不好意思啊!

周圍的山和會眾人哪裡敢亂看,即使心裡渴望,也隻能將目光移開,要不然惹得會長震怒,眼珠子都保不住。

陸雲可管不了那麼多,坐著的高度剛好平視過去,見那一道充滿彈性的曲線凸顯出來,心中驚歎,還是煙兒姐懂自己啊!

不過。

話說這位純子小姐,你知道我就是雲麓大師後,不是應該激動的跑過來摟住我嗎,抱住那隻狐狸精算是怎麼回事?

事實上,剛纔石原純子還真有這麼個想法。

畢竟偶像在麵前,抱到就是賺到。

但是想想又不妥。

先不說這麼多人看著,單單陸雲是柳煙兒男朋友這一點,就讓石原純子剋製住了自己。

說了要讓煙兒放心的,肯定不能做出太親昵的舉動。

石原純子羨慕說道:“煙兒,我真後悔回來的早了,當初要是能繼續留在龍國,就能跟你一樣,大膽的追尋自己的偶像了。”

她以為柳煙兒是刻意去尋找了雲麓大師,並且最終成功跟雲麓大師走到了一起,殊不知一切都是巧合。

明明就是雲麓大師主動回到她的身邊的。

柳煙兒故意打趣說道:“現在知道後悔了吧,我當初為了追求這小子,可是把大半個龍國都跑了一遍呢,以後有機會再慢慢給你說我們的經曆。”

她故作高深的眨了眨狹長美眸,見石原純子露出更加羨慕的表情,心中不知道有多得意。

關係再好,也忍不住想把好東西拿出來給對方炫耀一番。

虛榮心是無處不在的。

石原山和也愣了一會時間,畢竟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物,很快就回過了神來,不似周圍那些人一樣,依舊瞪大著眼睛。

“著實冇有想到,陸先生居然就是龍國書畫界鼎鼎有名的雲麓大師,失敬失敬!”石原山和語氣複雜說道。

石原純子立刻糾正說道:“不是龍國的書畫界,雲麓大師在世界的書畫圈子,都是有名人物。”

“好好好,是我口誤了,雲麓大師是世界知名的書畫大師,同時又是一名修武者,真是太令人驚訝了。”

石原山和改口說道。

“常規操作,我們龍國臥虎藏龍的人很多,我隻是其中的一員罷了,那些看似平凡的龍國人,都不能小瞧。”

陸雲謙虛的擺了擺手說道。

石原山和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陸先生看著可不平凡。”

龍國的修武者,本來就不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