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29章白蛇大仙

血龍魂老大之前說它們鎮壓著一個古老陣法,陸雲保持懷疑態度。

可是當提到界行山的時候,他信了。

也由不得他不信。

因為血龍魂老大所說的這些,和陸雲已知的資訊,正好對應上了。

界行山的開關,就在這座龍魂監獄。

真是好恐怖的一盤大棋。

陸雲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且不說龍魂監獄的下方,是否真的鎮壓著某種凶物,光是打開界行山這一點,就不得不謹慎對待。

一旦界行山開啟,現有的修煉者秩序必將受到衝擊。

到時候會引發什麼樣的後果,誰也不清楚。

陸雲敢賭這一步嗎?

不敢。

代價實在太大了。

所以陸雲在猶豫了很久之後,決定暫時放棄煉化血龍魂的想法。

可是心情鬱悶呐!

怎麼辦呢?

那就先去東洋國發泄一番吧!

陸雲很快來到東洋國,直奔忍盟基地而去,把木村武藏嚇了一個半死。

“陸先生……您、您怎麼來了?”

見到陸雲的刹那,木村武藏的心臟都差點爆了,說話哆嗦,舌頭打顫。

眼前這位,可是威名赫赫的天歃王!

自從天歃峰那一戰之後,天歃王的威名,比之以往更甚。

木村武藏哪裡有不害怕的道理。

陸雲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不怒自威的說道:“我為什麼會來找你,難道你自己心裡冇有點b數?”

“陸先生是為了……雄川家族那件事?”

木村武藏已經跟天歃殿接觸過了,大概知道一些情況,好像是說龍國武盟的一個叛徒,逃到了他們東洋國的雄川家族。

當時天歃殿是想讓木村武藏出麵去跟雄川家族交涉,可木村武藏卻回答說,他也冇有辦法。

或許正是這種敷衍的態度,惹怒了天歃王。

可木村武藏真的很無辜啊,這個雄川家族,忍盟根本得罪不起。

陸雲冷聲說道:“看來你心裡清楚得很嘛,說說吧,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陸先生,我不敢糊弄您,實在是因為這個雄川家族,不好招惹,他們不是普通的武士家族,而是……”

木村武藏嚥了口唾沫,然後才小心翼翼的說出四個字:“仙人家族!”

能把他這位忍盟盟主都嚇成這副模樣,可見這個雄川家族,勢力有多恐怖。

然而。

陸雲卻是嘴角一挑:“仙人家族?嗬嗬,居然連仙人家族都出來了,可真有意思。”

“陸先生,我冇有跟您開玩笑,真的是仙人家族。”木村武藏以為陸雲不信,立即忐忑說道。

陸雲擺了擺手:“不用緊張,繼續說下去吧!”

陸雲當然知道木村武藏不是在開玩笑,他也不敢在自己的麵前開這種玩笑。

在來東洋國之前,陸雲就有過猜測,這個雄川家族不一般,或許早就超出了修武者的範疇,就像龍國的圖騰世家那樣。

要不然他們也不敢無視天歃殿的警告。

可要說他們是仙人,陸雲覺得,純屬扯淡。

應該隻是一種稱謂罷了。

木村武藏緩了緩神,解釋說道:“在我們東洋國,有好幾個仙人家族,他們的地位,遠在忍盟之上,就連我們的天皇陛下,都不敢輕易得罪他們。

雄川家族就是幾大仙人家族之一。

他們所供奉的仙人,是白蛇大仙。

據說,雄川仁年輕時候狂傲無比,極為嗜戰,經常跑去彆人的武士館挑戰。

這也就罷了。

關鍵是,他贏了之後,還喜歡將人衣服扒下,以此來作為戰利品。

所以結下了很多仇家。

一次他在被仇家追殺的過程中,意外墜入了一處洞穴,不僅冇死,還因禍得福,獲得了一股莫名強大的力量。

依靠這股力量,他把之前的所有仇家,全都報複了一遍。

並且他還膽大妄為,去挑戰那些老牌仙人家族。

具體結果無人知曉,隻知道雄川仁最後是活著出來了,還創立了現在的雄川家族……”

木村武藏緩緩講述著雄川家族的由來,神情敬畏有加。

陸雲詫異問道:“你怎麼會知道的這麼詳細?”

木村武藏說道:“雄川仁寫過一本自傳,這些都是他自己寫在自傳裡麵的。

我們也是看了這本自傳才知道,當年雄川仁跌入洞穴之後,遇見了白蛇大仙,而且還被白蛇大仙收為了弟子。

除此之外。

書中還提到過,雄川家族的好幾把武士刀,都經過了白蛇大仙的仙力滋潤,很容易就能凝聚出刀魂。

這幾把武士刀在那些雄川家族的重要成員手裡,發揚光大,因此雄川家族作為新晉的仙人世家,很快就壯大了起來。”

“講的不錯。”

陸雲聽完之後,起身說道:“雄川家族的事情你已經講完了,那就跟我走一趟吧!”

“去哪?”

木村武藏一愣。

陸雲掃了他一眼說道:“當然是去找雄川仁。”

這話一出,木村武藏頓時臉色一變,差點就要哭了出來,求饒說道:“陸先生,您就放過我吧,我是真的不敢得罪雄川家族啊!”

“真慫!”

陸雲鄙視了一句,隨後忽然冷笑著嚇唬說道:“你覺得,是雄川仁可怕一點,還是我天歃王更加可怕?”

木村武藏聞言雙腿一軟。

對於他來說,兩個都很可怕。

雄川仁畢竟是白蛇大仙的弟子,實力強悍自然不用多說。

而天歃王的恐怖之處,則是在於他的那種神秘感,誰也不知道他的實力極限在哪裡,隻知道他是一尊令人聞風喪膽的煞神。

所以。

這怎麼能夠比較呢?

這不是在為難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