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24章你情人要結婚了

前幾天陸雲把劉家的血繼秘法這件事情解決了之後,就跟葉傾城說了一句要去京城辦大事,然後就離開了。

可葉傾城卻胡思亂想。

覺得是不是自己那天太過主動,把陸雲給嚇到了,所以才這樣躲著自己?

葉傾城突然很懷念以前的日子。

那個時候她還不知道陸雲就是雲天神君,隻把他當成一個吊兒郎當的小男孩,經常會用揪耳朵的方式,去迴應陸雲的輕攏慢撚抹複挑。

還故作矜持,明明心中渴望,卻非得擺出一副高冷的麵孔。

這樣的日子,也不知道還能不能回得去。

自從天歃峰一戰,陸雲震退百位人造神境之後,一切都好似變得不同了。

姐妹們各有機緣。

陸雲也是經常不著家。

這些事情,都在無形中影響著葉傾城的心境。

如果時間能夠倒退,葉傾城一定不會再像以前那樣故作高冷,她會更加珍惜跟陸雲,以及姐妹們呆在一起的日子。

當然。

現在說這些,或許都已經遲了。

葉傾城收回覆雜的思緒,幽幽一歎,卻發現莫清婉也是怔怔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莫姑娘?”

葉傾城疑惑的喊了一句,把莫清婉驚醒了過來。

莫清婉下意識的說道:“傾城姐,你能不能問問陸雲,看他什麼時候纔有時間?”

她隻比王冰凝早出生那麼一會,所以這聲‘傾城姐’,叫的冇有多大問題。

可她說的這句話,卻問題很大。

葉傾城頓時用更加狐疑的眼神盯著她,問道:“小陸雲去不去參加你的婚禮,很重要嗎?”

看他什麼時候纔有時間?

這句話的意思不就是說,我得先問問陸雲什麼時候有空,然後再決定什麼時候舉辦婚宴,反正就是一定要讓陸雲來參加。

葉傾城似乎察覺到了不同尋常的氣息。

心中一歎。

陸雲你個殺千刀的,怎麼到處惹情債?連我這裡你都給不了交代,還敢去外麵沾花惹草,老孃真想幫你揮刀解千愁!

葉傾城緊緊捏著粉拳。

“不是的傾城姐,你誤會了,我就是……就是想著陸雲是我朋友,應該邀請他來參加我的婚宴,如果他實在冇空,就……算了吧!”

莫清婉越說越冇底氣。

越是解釋,就越掩飾。

葉傾城看在眼裡,沉默了片刻後問道:“你對他是真心的嗎?”

“啊?”

莫清婉心頭一驚,神色緊張道:“你……你說什麼啊,我怎麼可能會喜歡陸雲,我說了他隻是我的一個朋友而已……”

“我說的是劉子豐。”

“……”

接下來就是長達好幾分鐘的沉默。

葉傾城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

她連楚瑤的醋都吃,又怎麼可能隨便再把陸雲分享出去,最後決定不管了,讓陸雲自己去解決他的情債。

想多了腦闊疼。

“你在客廳裡坐會吧,我去打個電話,問問他半個月內能不能回得來。”

葉傾城起身說了一句,然後就俏臉冰寒的進了房間,撥通電話後說道:“陸雲,有個很嚴重的事情要跟你說下。”

“什麼事啊傾城姐,我正在忙。”

“忙?嗬嗬,是在哪裡勸良家下海,勸風塵從良吧!”

“傾城姐你在說什麼,怎麼陰陽怪氣的樣子?”

“你才陰陽怪氣!”

葉傾城停頓了一下,冷冰冰說道:“你的情人來找你了,說半個月內要跟人結婚,問你有冇有空去參加她的婚宴。”

陸雲頓時懵逼:“情人?哪來的情人?傾城姐你說明白點啊!”

“嗬嗬,連哪個情人都不知道,看來你的風流債很多嘛?”

葉傾城繼續陰陽怪氣的說道:“在我這裡就要麼功法有問題,要麼時機冇到,在外麵卻玩的這麼歡,你把我……你把楚瑤放到哪裡了?”

“我冤枉啊!”

陸雲這回是真的懵逼了,隔著電話都能感覺到葉傾城那滿滿的醋意,像是要溢位來了一般。

可他真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啊!

“傾城姐你好好說,到底是誰要結婚了?”

“莫家那位!”

四姐?

陸雲頓時一愣,第一時間想到的是王冰凝,以為又是呂輕娥在鬨什麼幺蛾子,想要逼迫王冰凝去嫁給什麼人。

可仔細一想,不對。

如果王冰凝真的要被逼著去嫁人,她一定會通過意念法陣聯絡自己。

陸雲並冇有接到王冰凝的呼喚。

而且葉傾城也不可能用‘莫家那位’來形容王冰凝。

所以陸雲腦子轉了轉,試探性的問道:“莫清婉?”

“哼,你終於肯承認了是吧?還敢說你冇有亂來?陸雲你真是太過分了!”

葉傾城像是抓住了陸雲的耗子尾巴一般,一個勁的宣泄怒火。

陸雲欲哭無淚:“我冇有啊傾城姐,你都已經說的這麼具體了,除了莫清婉還能有誰啊,我跟她是清白的。”

莫清婉什麼時候變成自己的情人了?

陸雲承認,第一次見到莫清婉的時候,是有些誤會,可那不是因為把她誤認作王冰凝了嗎?

至於在劍皇宗那次,分明是莫清婉想要摘自己的麵具在先,是她先動的手,怎麼就賴到自己的頭上來了?

況且。

那個法外狂徒張三乾的事,憑什麼要我陸雲來負責?

是不是這個歪理……啊呸,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