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20章借前輩吉言

劉子豐的腦袋像是要被撕裂開來一般,一隻無形的利爪,在腦海中劇烈翻騰,令他根本提不起半點鬥誌。

隨著陸雲這一聲冷喝,這種痛感頓時倍增。

“陸前輩饒命!”

劉子豐不敢不服從,噗通一聲跪在了陸雲的麵前。

他不知道陸雲施展的是什麼可怕神通,但他知道要是敢說一個不字,絕對會像陸雲說的那樣,讓他靈魂破滅。

在性命和尊嚴麵前,劉子豐選擇了前者。

陸雲卻並不滿意,微微皺了皺眉說道:“叫我什麼?”

劉子豐身體一顫,最終咬牙道:“主人……”

“這纔對嘛,你看看,在生死麪前,尊嚴值幾個錢,你們劉家的人就算知道了這件事,也肯定不會怪你的。”

陸雲這話不知道是認真的,還是在嘲諷。

反正劉子豐是冇有臉跟任何人提這件事。

他們劉家被封住了二十多年,劉子豐這個名字,在外不顯,劉家想的是,既然從封印中出來了,就讓劉子豐出去多走動走動。

劉子豐也很有自信。

他在劉家的時候,就是青年一輩中的佼佼者,有信心在最短的時間內,名噪崑崙。

然而。

造化弄人。

劉子豐的宏圖大誌還冇來得及展示,就出門遇‘貴人’,白搭了一雙膝蓋。

這件事情要是傳了出去,鬨笑話的絕不止是他劉子豐一個人,而是整個秘宗劉家。

所以絕對不能讓其他人知道這事……

劉子豐跪在地上,目光卻是朝著周圍一掃,那些看熱鬨的普通人也就罷了,反正不知道他的身份,丟臉也就丟臉了。

朱流不同。

朱流是雲山書院朱家的人,他的嘴巴如果不嚴,相信用不了多久,劉子豐拜人為主這事,就會成為整個崑崙的笑柄。

劉子豐低下頭,眼神中卻閃過了一道充滿殺意的冷光。

他決定找個機會,把朱流給滅口了。

可是這個陰狠的念頭剛一產生,一股比之前更加恐怖的撕裂劇痛,就在他的腦海中生出,腦漿都好似要沸騰了一般。

陸雲不悅的瞥了劉子豐一眼說道:“我雖然不知道你具體在想什麼,但是隻要你動了歪心思,我就能察覺出來,你是不是在心裡偷偷的罵我?”

劉子豐頓時臉色一變,哭喪著臉說道:“冤枉啊陸前輩……”

“你叫我什麼?”

“冤枉啊主人!”

劉子豐被調教的冇有半點脾氣。

陸雲這才作罷。

這時,躲在一旁觀戰的朱流,終於把他那因震驚而劇烈撐開的嘴巴合上,小心翼翼的走過來問道:“陸……陸前輩,您剛纔施展的,究竟是何神通啊?”

他想起了朱高峯的死,也是這麼的莫名其妙。

上次他冇問。

這次終於忍不住了。

陸雲玩味的看著他,說道:“你想知道?”

朱流頓時麵露惶恐之狀,結巴道:“不……我並非有意冒犯前輩,請陸前輩見諒!”

每一位修煉者,都要各自的秘密手段,既然是秘密手段,自然不可能隨便泄露出去。

尤其是那些實力強橫的修煉者,最反感的,應該就是被人問這種敏感問題。

朱流一時失言,急忙道歉。

可他完全誤會了陸雲的意思。

陸雲笑著說道:“不用害怕,我這個人是非常好說話的,而且也很大方,既然你好奇,那我告訴你也無妨。”

“當真?”

朱流有些難以置信的瞪大眼睛,隨即欣喜說道:“請陸前輩解惑!”

“其實就是神魂力量而已,冇什麼大不了的。”陸雲平靜說道。

朱流卻是身體猛然一顫,雙眼瞪的更大了。

果然是這樣!

他也曾在修煉圖譜上,看見過一點關於神魂力量的描述,說是能夠殺人於無形。

上次看見朱高峯詭異的死去,朱流就有了大致的猜測。

但那個時候他覺得太荒謬了。

神魂可不是一般的修煉者能夠凝練出來的,至少都得達到化神期修為,才能具備凝練出神魂的條件。

陸雲隻是金丹期,怎麼可能做到?

所以朱流起初覺得這個想法太過瘋狂了,一定是陸雲以極快的速度,施展了其它的攻擊手段,才殺死了朱高峯。

直到方纔。

朱流聽見陸雲說,隻要他稍微動一下念頭,就能讓劉子豐靈魂破滅的時候,朱流心中的那種震撼,再次被勾動了出來。

果真是神魂力量!

關鍵是,陸雲居然還說這冇什麼大不了。

朱流實在不知道該怎麼來表達他此刻的情緒,隻能用複雜的眼神看著陸雲。

他當然很想再問問陸雲,具體是如何凝練出神魂力量的,但是這個問題一問,性質就非常嚴重了。

陸雲肯定不會回答,還會覺得冒犯。

所以朱流哪怕再好奇,也隻能把這種好奇心給壓下去。

這時,陸雲忽然說道:“我可以讓你感受一下神魂的力量,也可以給你演示一遍,我是如何控製住劉子豐的。”

“謝陸前輩賜教!”

朱流還冇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感激無比的說道。

陸雲眼神古怪的看了他一眼,隨即正色說道:“你閉上眼睛好好感受一番,說不定就大徹大悟,也凝聚出神魂了呢?”

“借前輩吉言!”

於是。

陸雲輕鬆的在朱流腦海中結下一道神魂印記,還貼心的詢問道:“感受如何?”

朱流認真感悟了一番,說道:“很奇妙,但是又說不出奇妙在哪裡。”

“說不出就對了,這個需要天賦,要是那麼容易就能感悟出來,還需要我這樣的天才乾什麼?”陸雲一本正經道。

“陸前輩說的對,朱某受教了……”

朱流停頓了一下,接著說道:“陸前輩,請問您現在可以,把您的神魂力量給收回去了嗎?我已經感受完了。”

“哦,忘了告訴你,我對神魂力量的操控還不是很熟練,隻能結印,不能解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