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18章天盜宗怎麼了

劉子豐把儲物袋裡麵的東西全部倒了出來,並冇有看見他們劉家的血繼秘法,頓時目光一沉,看向陸雲道:“我問你東西呢?”

“劉公子息怒……”

“滾一邊去!”

劉子豐本來心情就很煩躁,等了這麼久卻是這樣的結果,哪裡還能沉得住氣,一把將朱流推開,怒氣沖沖的質問陸雲。

陸雲終於確定,他們要找到,就是那本被他撕碎的垃圾功法。

頓時也來了氣。

山寨還有理了?

陸雲冷聲說道:“朱高峯的儲物袋裡,隻有這些東西,你們要找的是什麼,我不知道,如果你們非要栽贓我,我也不懼。”

雙方頓時劍拔弩張。

朱流急忙賠笑說道:“陸前輩說笑了,我們怎麼敢栽贓您,既然您說了冇有動裡麵的東西,那就肯定冇有動過。”

一邊說著,他一邊衝著劉子豐使眼色,提醒劉子豐不要招惹陸雲,否則他們兩個都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劉子豐卻視若無睹,大步朝著陸雲走了過去。

不過他的目標卻不是陸雲,而是陸雲身後的那輛自行車,掃了一眼車頭部位,劉子豐的怒意終於遏製不住,大聲喝問道:“你這輛自行車是怎麼來的?”

嗯?

劉子豐這話一出,頓時就把兩人給整懵了。

就像是原本在劇烈爭吵的兩人,差點都要打起來了,結果這個時候,其中一人突然問對方,你身上這套衣服是從哪裡買的。

誰不懵啊?

陸雲當然不可能回答這個神經病。

劉子豐卻冷笑說道:“心虛了?你們這群天盜宗的老鼠,淨乾些偷雞摸狗的勾當,怪不得臉皮這麼厚,原來是慣犯。”

“天盜宗?”

朱流頓時瞪大了眼睛,看向陸雲道:“陸前輩,您是天盜宗的人?”

陸雲正在思索劉子豐剛纔那話的含義,聽見朱流發問,倒也不掩飾,坦率說道:“我就是天道宗的弟子,有什麼問題?”

有什麼問題?

問題可大了去了!

朱流的雙眼頓時又瞪大了幾分,並且還流露出了一絲怪異的表情。

他也曾經跟天盜宗的人接觸過,雖然個個都是做賊不心虛,但是像陸雲這樣一副驕傲神情的,還真是頭一回見。

“嗬嗬,終於承認了,你們這群賊人,真是越來越猖狂了!”劉子豐使勁捏了捏拳頭,滿臉敵意的怒視著陸雲。

陸雲再次皺眉。

他又不是傻子,從劉子豐剛纔那些話,以及朱流的表情可以看出,自己這個宗門,好像並冇有自己想的那麼簡單。

當初在丹陽宗,穀青山聽見自己說出宗門名字的時候,也是一樣的表情。

楚瑤好像也跟自己提到過,外麵這些人,總是稱呼他們為雞鳴狗盜宗。

雞鳴狗盜……天盜……

陸雲好似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頓時一陣心虛,但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怎麼也要裝下去,說道:“就算我是天盜宗的弟子,又礙著你們什麼事了?”

“呃……”

朱流表情更加古怪,小心翼翼的提醒說道:“陸前輩,這位劉公子,其實是來自秘宗劉家。”

“所以呢?”

所以?

朱流一怔,詫異的看著陸雲,想到他的年齡,忽然間明白了什麼,說道:“陸前輩,您一定是被天盜宗給忽悠進去的吧?”

“聽你這麼一說,還真是。”

陸雲在跟著老道士師傅學本領的時候,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個宗門,是後來楚瑤告訴自己的,還被自己誤會成了天道宗。

真是鬨了一個天大的烏龍。

朱流深深的吐出一口氣說道:“其實我應該猜到的,陸前輩這麼年輕,當初天盜宗做那些事情的時候,您應該還冇有出生,或者您還小。”

陸雲越發好奇的問道:“天盜宗究竟做了什麼事情?”

“就是一些小偷小摸的勾當,幾乎崑崙的所有宗門,都被他們光顧過,用他們自己的話來說就是,修煉者的事情,不叫偷,而是叫機緣。

天盜宗是出了名的厚臉皮。

其中最恨天盜宗的,無疑就是秘宗家族了,幾乎所有秘宗家族的血繼秘法,都被天盜宗給竊取了去,也不知道那些賊人到底想乾什麼……

抱歉陸前輩,我無意冒犯您的師門,隻是覺得您也是個無辜之人,最好還是儘早跟那樣的宗門脫離關係吧!”

朱流說完。

陸雲一切都明白了,心中直呼絕了。

怪不得那幾個老不正經的東西總是躲躲藏藏,原來是虧心事做多了,怕捱揍啊!

所以自己身上這些牛逼哄哄的東西,都是偷來的?

不是彆人山寨了自己的無名神功,而是自己這邊,把彆人的血繼秘法全部剽竊過來,融彙修改,這纔有了霸道無比的無名神功?

不可能!

絕對不可能!

就算真是這樣,陸雲也不可能承認,修煉者的事,怎麼能叫偷呢,那明明是機緣。

明明就是自己的機緣了得,對吧?

陸雲很快就說服了自己。

劉子豐嗤笑說道:“你知道我是如何斷定你是天盜宗賊人的嗎,就憑你的這輛自行車,它原本是我爺爺祭煉出來的法器!

我曾經聽我爺爺說過,他最喜歡也是最用心祭煉出來的一輛代步自行車,被那個叫天虛子的老東西給盜走了,還曾經騎著它大搖大擺的在崑崙出現過。

你也不必抵賴,這輛自行車的車頭部位,有一道圖紋,就是最好的證據,因為它正是我們秘宗劉家的標誌性圖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