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03章朱高峯瘋了

韓月的修為,在崑崙不算出色,但是威懾住這些普通人,綽綽有餘。

這是一種氣勢上的碾壓。

眾人被嚇的瑟瑟發抖,不敢輕舉妄動。

朱高峯一把將餘鴻文從地上揪了起來,冷笑說道:“還等什麼,我讓你把陸雲給我叫過來,看你也一把老骨頭了,我真怕會不小心把你給弄死啊!”

“呸!”

餘鴻文一口唾沫吐到了朱高峯的臉上,瞪大眼睛怒視著他。

“媽的老東西,好好活著不行嗎?”

朱高峯眼中浮現一抹陰沉,抬手就是一巴掌朝著餘鴻文的臉上呼了過去,朱流急忙開口道:“家主,他是個普通人!”

一個年過七旬的普通人,身子骨本來就弱,朱高峯是個修煉者,一巴掌扇下去估計得當場鬨出人命。

朱流忍不住提醒了一聲。

朱高峯稍微清醒了一些,扇出去的力道卸去了九成,卻依然把餘鴻文扇的踉蹌倒地,嘴角溢位了一絲鮮血。

“留著你還有用,立刻給我聯絡陸雲!”

朱高峯瞥了餘鴻文一眼,見他無動於衷,忽然抓過旁邊的一人,也就是剛剛跟他嘮嗑的那名老太太,冷笑說道:“你很崇拜雲天神君?”

“不要……不要……”

老太太頓時麵露驚恐之狀,朱高峯卻根本冇有絲毫同情之心,繼續冷笑說道:“既然你這麼崇拜他,那麼為他而死,應該是種榮耀吧!”

說完。

哢嚓——

捏斷了老太太的脖子。

這一刹。

所有人都是瞳孔一震。

殺人了!

他居然真的敢殺人!!

“饒命啊!”

這些普通的老百姓,什麼時候見過這麼凶殘的惡徒,頓時就被嚇的軟癱在地,渾身顫抖。

“家主……”

“你給我閉嘴!”

朱流剛想說話,卻忽然見朱高峯猙獰的目光朝他刺來:“你覺得他們無辜?你同情他們?那我兒子死的時候,有誰同情過?”

朱高峯的麵孔忽而變得扭曲,氣息也波動十分劇烈。

這不是什麼好征兆。

朱流猛地皺起了眉頭。

他知道,這位家主,在經曆了喪子之痛後,已經變得有些癲狂了,現在居然對這些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人下手,這跟修魔者有什麼區彆?

這件事要是讓雲山書院的高層知道了,朱高峯恐怕得以死謝罪。

不過他都已經這樣了,估計也不在乎那些後果了吧!

朱流眉頭緊鎖,看向餘鴻文道:“我看你還是趕緊把陸雲叫過來吧!”

其實不用他說,在朱高峯動手殺死那名老太太的時候,餘鴻文就已經瘋狂的在撥打電話了,他也實在冇有想到,這個人居然如此無法無天。

拚命控製著顫抖的手,餘鴻文找到了陸雲的號碼,立即撥打過去,結果卻遲遲無人接聽。

“老師,快點接電話啊!”

餘鴻文慌了神,一遍又一遍的撥打陸雲的電話。

一直無人接聽。

他隻好換了一個號碼,打給了林青檀,這次的提示是已關機。

關機了……

餘鴻文頓時感覺一股滔天的無助感,席捲而來。

“磨蹭什麼?”

朱高峯目中射出一道寒光,再次浮現出一絲凶戾的殺意。

餘鴻文渾身一顫,知道這個凶徒很有可能會再次殺人,但是打不通電話,他又能有什麼辦法,驚懼說道:“打……打不通。”

“打不通?那就是不在乎你們的死活!繼續給我打,直到打通為止!!”

朱高峯身上湧現出狠厲之氣,又準備抓過來一人,這時朱流終於忍不住了,沉聲說道:“家主,我不能再任由你濫殺無辜。”

“你要阻攔我?”

“殺死羽公子的是陸雲,跟這些人冇有關係,家主你清醒一點吧!”朱流勸說道。

“我現在很清醒,你給我讓開!”

朱高峯冷喝一聲,結果另外幾名朱家的人,也紛紛站出來勸說道:“家主,你現在的狀態,和修魔者有什麼分彆?”

他們跟著朱高峯來杏林堂的時候,想的是隻找陸雲一個人算賬,根本冇有料到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見朱高峯執迷不悟,朱流沉聲說道:“家主已經走火入魔了,你們都明白應該怎麼做吧?”

“明白!”

幾人點頭,眼神都是寒冷了下來,準備將朱高峯擒住,不讓他繼續濫殺無辜。

朱高峯麵露瘋狂之色,猙獰大笑道:“哈哈,好,你們幾個朱家的叛徒,竟敢跟我作對,那我就先清理了你們這些叛徒!”

“你已經徹底瘋了。”

朱流搖了搖頭,隨後與身邊的幾名朱家人遞了一個眼神,下一刻,身形掠動,同時朝著朱高峯圍攻而去。

“散開!”

朱流不忘大喝一聲,提醒周圍那些被困在杏林堂的無辜者。

這些普通百姓剛纔被震住,不敢隨意動彈,如今見這夥人起了內訌,紛紛抓住機會逃散了出去。

朱高峯大罵道:“該死!你們這些叛徒!我要讓你們死!!”

轟隆!

恐怖的氣勢,瞬間將杏林堂給震塌。

那些剛剛逃離出去的普通百姓,回頭看了一眼,差點又被嚇的腿軟摔倒在地。

這些到底是什麼人啊,怎麼會這麼恐怖?

他們的神君殿下,又為什麼還不出現?

洶湧的人潮中,南江王雷奧,不對,現在應該稱呼他為江城王雷奧,堪堪趕來,看到這一幕,瞳孔劇烈收縮。

“趕緊聯絡神君殿下!”

雷奧急忙撥打電話,結果也跟餘鴻文一樣,冇能打通。

試了好幾次。

他忽然看見了一個聯絡人的名字——葉傾城。

按了下去。

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