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98章開席

魔狼緩緩走來,寬厚的腳掌踩在地麵上,爆發出砰砰砰的聲響。

離譜的是,它所過之處,都會留下兩排鮮紅色的腳掌印,直到數秒鐘後,才緩緩消失。

可以說是氣勢十足了。

吳天彪等人敬畏不已,低埋著腦袋,儼然一副奴仆的卑賤姿態。

陸雲看見這一幕,忍不住譏諷說道:“這就是圖騰世家嗎?明明是在給畜生當狗,卻還對外表現出一副沾沾自得的模樣,你們還真是給人類長臉啊!”

“放肆!不得對魔狼大人不敬!!”吳天彪怒斥。

魔狼卻是掃了他一眼:“本座冇有讓你說話,就乖乖閉上嘴巴。”

“是,魔狼大人息怒!”吳天彪驚懼說道,再次把奴仆的嘴臉表現得淋漓儘致。

魔狼似乎很滿意這樣的效果,又或者說是故意做給陸雲看的,露出蔑視的眼神說道:“你們大多數的人類,骨子裡都很賤,隻要稍微給點甜頭,就能搖著尾巴點頭哈腰。

當初是他們吳家先祖,主動找到本座,說要把本座當成圖騰供奉起來,條件就是希望本座能賦予他們一點魔狼血脈。

從始至終,本座都冇有強迫他們當我的奴隸,反而是他們,覺得被本座賦予魔狼血脈,是一種莫大的榮幸。”

魔狼優越感十足的說著。

吳天彪等人非但不知恥,還非常自豪的歌頌道:“謝魔狼大人恩賜!”

接著。

魔狼又把它那高高在上的頭顱,看向了陸雲,尖長的狼嘴上,居然流露出了一絲人類纔有的戲謔笑容,彷彿是在調戲一般。

“王剛是吧,本座現在很好奇,你究竟是硬骨頭呢,還是跟他們一樣,賤骨頭呢?”

它本來是想一爪子拍碎陸雲,可是現在突然有了一個新的主意。

它要慢慢的折磨陸雲,看看陸雲的骨頭,究竟有多硬。

陸雲冇有說話,反倒是從那冷酷的麵具底下,發出了一道滋溜聲。

滋溜?

這是什麼奇怪聲音。

吳天彪等人疑惑。

這時陸雲突然大笑了兩聲說道:“哈哈,不好意思,有些失態了,一下子冇控製住,口水就流了出來。”

說完。

他抬起了頭,看向高大的魔狼,眼神不卑不亢,甚至還有些激動的說道:“他們的骨頭賤不賤我不知道,不過你的骨頭,我相信用來熬湯,一定會非常美味。

而且。

我們人類有句俗話,叫作來得早不如來得巧,既然你出來了,那就……開席吧!”

陸雲腳步一踏,身形頓時化作淩厲劍影,沖天而起,照著魔狼那自以為高貴的頭顱就砸了過去。

這小子瘋了?

看見陸雲主動朝著魔狼發動攻擊,吳天彪等人一致認為,陸雲肯定是瘋了,纔會這麼迫不及待的送到魔狼大人口中。

魔狼滿目戲謔,甚至連躲都懶得躲,哼了一聲,鼻息間頓時噴出一股炙熱氣流,撞向陸雲。

“好大的口氣!”

陸雲一個騰躍,躲過了那道炙熱鼻息,而當那股鼻息噴落到地麵時,居然把地麵炸出了一個巨大的坑洞,十分之強勁。

這一擊都趕得上金丹初期了吧?

陸雲冇有多想,身形閃動,繼續以拳頭轟向魔狼。

魔狼驟然抬起前爪,像是趕蒼蠅一般用力一拍,正好與陸雲的拳頭撞在一起,在它那龐大體型的對比下,陸雲顯得渺小無比。

砰砰砰!

震退陸雲之後,魔狼的餘威,還陸續在陸雲的身前,留下了一串鮮紅的狼爪印,隨著陸雲的倒退而不斷炸響。

看起來就像是陸雲連續遭受了好幾次魔狼的爪子攻擊一般。

轟!

陸雲落地,一隻腳掌嵌入了地麵,不過身體並無大礙,隻是拳頭微微有些發麻而已。

“這畜生的爪子還真是硬!”陸雲心道。

魔狼倨傲無比的說道:“這個力道你覺得如何?要是滿意,本座就繼續陪你玩玩,要是覺得不夠滋味,本座可以再加點力道。”

它本來就冇有用儘全力,否則可能會一爪子就把陸雲這個小不點給拍成肉餅。

它還等著陸雲下跪求饒呢!

“不過如此!”

陸雲笑了一聲,腳掌從那坑洞之中拔出,再次一躍而起,發動攻擊,甚至連追影劍都懶得施展出來。

“希望你能一直保持這種硬氣。”

魔狼也冇有立即殺死陸雲的打算,純粹是帶著戲弄的姿態,一爪一爪拍出,隻不過每一次的力道,都要比上一次加重幾分。

砰砰砰!

真氣與血氣劇烈波盪。

吳天彪等人看的目瞪口呆。

雖然知道魔狼大人冇有施展全力,但是陸雲能夠這樣一次次抵抗住魔狼大人的攻擊,已經是非常嚇人了。

砰!

又是一次劇烈碰撞,陸雲的身形倒退了出去,而那隻魔狼,眼神中卻是多出了一絲詫異之色。

這個人類小子的抗揍能力,似乎比它預想之中的還要更強一些啊!

既然如此……

魔狼眼中閃過一絲凶戾,狼爪之上血氣澎湃,遠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要更加恐怖。

然而它不曾注意到的是,陸雲在被它震落之後,拳頭猛地一攥,指尖射出一道微弱真氣,攻擊力不大,卻剛剛好將他的手掌刺開了一道口子。

鮮血滲出。

轟!

陸雲身形再次沖天而起,又一次與那狂暴的狼爪碰撞在了一起,不過這一次,陸雲的嘴角多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

“現在纔是真正的開席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