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92章你看這個匾,又大又圓

“追影,劍來——”

陸雲一聲令下,那柄本屬於雲老的追影劍,忽然叛變,落入了陸雲的手中,而雲老想要操控的時候,卻驚駭的發現,已經失去了追影劍的感應。

“怎會如此?”

雲老的眼眶都幾乎要撕裂,血絲瀰漫。

“老狗,你本以為可以輕鬆將我擊殺,想在殺我之前,立一塊好牌坊,殊不知,我也是同樣的想法。”

陸雲為什麼跟他嗶嗶這麼久?

要是換成一個脾氣暴躁的人,具備了殺你的實力,哪會這樣跟你扯什麼人證物證,直接打到你承認自己心胸狹隘。

可陸雲偏不這麼做。

你喜歡當婊子立牌坊是吧,那我就先來跟你論道論道,讓你自己搬起那塊匾,然後再自己摔碎。

在雲老召喚出追影劍的那刻,就意味著他自己把剛剛立起來的牌匾,砸碎了,哪裡還需要陸雲再去跟他爭論什麼。

“老狗,你看這塊匾,它又大又圓,玩砸了你!”

陸雲笑聲落下,殺意驟起,隨即手指一掐,模仿著雲老之前的樣子,大喝一聲道:“追影,殺!”

寒光乍射!

追影劍猛地朝著雲老刺了過去。

“追影,你這叛徒!叛徒!!老夫休矣——”

雲老氣急敗壞,匆忙閃躲,甚至連體內的精血都燃燒了起來,可惜還是無濟於事,追影劍毫不留情的穿膛而過。

這還冇完。

追影劍已經通靈,似乎因為剛纔雲老罵它那句叛徒,而憤怒無比,唰唰唰的在雲老的胸膛來回穿梭了三次,這纔回到陸雲的手中。

劍身之上不見半點血跡。

這纔是真正的快劍不沾血。

追影劍落入陸雲的手中後,剛纔那種冷血殺戮氣息已經不再,反而是如同溫順的貓咪一般,乖巧的貼合著陸雲的手臂。

而反觀雲老,從前胸到後背,幾個滲人的窟窿不斷冒血,死的不能再死。

全場鴉雀無聲。

這麼短短的時間內,陸雲先殺謝丞,再殺莊德亮,最後更是擊殺雲老,一氣嗬成,簡直流暢到令人窒息。

同樣是金丹期大圓滿,陸雲全方位碾壓雲老,這就是天才與普通人之間的實力差距。

翁正元,以及那幾個昨天去追殺陸雲的長老,看著雲老的屍體,一陣後怕。

在他們想來,要不是昨天陸雲玩的冇意思了,估計會一個個讓他們栽在那片密林之中,真是運氣好撿回了一條命啊!

而且。

昨天陸雲就說過,等他下次回到劍宗,就是雲老死亡的時候。

翁正元以為這個下次,是很久,陸雲肯定是想找一個地方刻苦修煉,等實力足夠了,再回來算賬。

哪裡知道,隻是隔了一個夜晚,陸雲就回來了。

這跟傳言中的‘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不一樣啊,還以為要來個三年之約呢,冇想到一晚上就天翻地覆了。

果然心思難猜!

“我本來是不想當你們宗主的,昨天都已經離開了,但是冇辦法,謝丞和莊德亮非得派人來留我,他們非得讓我當這個宗主,我很煩,真的很煩。”

“不過也冇辦法,他們兩個的心情我能理解,畢竟我的潛力如此巨大,他們肯定希望我能留下來當這個宗主,甚至不惜犧牲自己的性命,也要留下我,真是用心良苦。”

“而我這個人呢,又很負責,現在把他們這兩位宗主給殺了,肯定就要擔起這個責任,所以以後,三大劍宗合併成劍皇宗,而我就是新一任宗主,各位可有意見?”

陸雲大聲說完,廖金輪率先跪倒在地,激動無比。

“拜見宗主!”

他做夢都想著劍皇宗能夠重建,冇想到居然真的在今天實現了。

翁正元等劍宗長老,也跟著下跪,恭敬說道:“拜見宗主!”

四周的那些劍宗弟子,卻還處於呆滯的狀態,有些分不清這到底是現實,還是在夢境之中,雲老的死,還在深深的震撼著他們。

陸雲的聲音再次響起:“我這個人是非常民主的,你們有誰不願意留在劍皇宗,可以自行離去,我一定不會追究,一定不會!”

這話瞬間將眾人驚醒,連忙惶恐的跪倒在地,異口同聲道:“拜見宗主!”

……

雲山書院。

朱家。

朱高峯正意誌消沉。

這麼長時間過去了,他兒子朱羽死亡的事情,還冇有一絲進展,派出去江南省調查的朱流幾人,隻給他傳回來一些無用的資訊。

他們根本冇有在江南省搜查到任何一名金丹期修煉者,傳回來的那些煉氣、築基,絕對不可能會是凶手。

朱高峯極其煩躁。

甚至無數次產生去丹陽宗大鬨一場的念頭,可他知道意義不大,丹陽宗雖然整體實力不強,但是他們的護山大陣,就連金丹期大圓滿都不敢輕易招惹。

畢竟當年的青帝,也非等閒之輩。

“媽的,呂輕娥那騷娘們倒是爽了!”

朱高峯又想到了他間接幫呂輕娥找回失散多年的女兒這事,心情越發鬱悶,彆人是母女重逢,他這是父子相離,越想越不平衡。

“家主,外麵有個女娃求見。”

正當朱高峯煩悶之時,一名族人忽然進來報告說道。

“不見!”

朱高峯不耐煩的擺手。

族人頓了頓,說道:“她說她來自丹陽宗,知道羽公子的死亡真相。”

“什麼?”

朱高峯猛地從座椅上站了起來,雙目爆射出駭人鋒芒,喝道:“立刻帶她進來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