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86章精彩絕倫的演講

眾人議論紛紛。

然而。

謝丞是那種天真之人?

顯然不是。

謝丞向來心機深沉,每一次詭辯都有條不紊,循序漸進,肯定不可能用這種蒼白的理由,來反對陸雲擔任宗主。

他並不急躁,等到議論聲漸漸停止,才繼續開口說道:“我之所以提到秘法的弊端,並非是說修煉秘法可恥,而是另有原因。

你們應該都能感覺出來,其實在今天以前,我們三大劍宗,不管是長老,還是宗門弟子,絕大多數都對張三接任宗主不服。

哪怕他越級斬殺了史狂,也有很多人不服,因為他的真實境界,畢竟隻有築基初期,況且如此年輕,劍宗交到他的手中,如何安心?

我跟莊宗主都是一樣的想法,並非不遵從天宇劍皇的旨意,而是想著,再等張三成長幾年,等他的修為突破金丹,等他有了處理宗門事務的能力,再讓他接任也不遲。

這種想法,冇有錯吧?”

謝丞目光掃過,見眾人都默默點頭,嘴角不由得多出了一絲笑意。

他說的確實冇錯,讓一個築基初期的年輕小夥擔任三宗之主,恐怕是冇這麼強大的能力。

應該再多給他一些時間成長,等他有足夠的能力決事的時候,再把宗主之位交給他。

謝丞說的很有道理。

“翁正元,以及此刻跟他站到一側的那些長老,之前也是同樣的想法,可你們知道,這幾人又為何臨時改意,今天就支援張三上任嗎?”

“為何?”

“那是因為,他們這些人,跟張三達成了某種肮臟的交易,張三答應了會把他所修煉的秘法,傳授給翁正元等人,條件就是支援他上任。

我之前就說過,修煉秘法不可恥,張三接任宗主也是遲早的事,這些都可以光明正大的進行,可他們卻偏偏選擇了通過肮臟的手段進行交易,這纔是最令我生氣的一點。

為了以最快的速度上任,張三選擇了賄賂,連區區幾年的時間都不願意等,說明他心氣浮躁,難當大任,我們怎麼敢把三大劍宗交到他的手中?

為了一門秘法,翁正元等人接受了張三的交易,輕易就把劍宗交到尚不成熟的張三手中,如此不負責任的行為,簡直不把我們劍宗當一回事!

況且。

修煉秘法本就有弊端,或許在短期內,我們劍宗的整體實力能夠得到一個極大提升,但是這種短視行為,無疑是在耗損我們劍宗的未來氣機,這如何能行?

所以我罵他們是在賣國求榮,何錯之有?

謝某,痛心啊!!”

謝丞越說越激動,越說越憤慨,越說越痛心疾首,情緒渲染十分到位。

莊德亮也跟著大吼一聲道:“俺也一樣!”

嘩!

人群沸騰,顯然是被謝丞這一番情緒激昂的演講,醍醐灌頂,居然覺得他說的冇有一點毛病,簡直就是真理。

兩位宗主都已經為劍宗如此儘心了,我們要是還支援張三接任新宗主,豈不是也跟那些個長老一樣,賣國求榮了?

關鍵是。

要我們賣國求榮,你倒是把秘法共享出來啊!

怎麼能夠藏私呢?

太過分了!

絕對不能同意!

經過謝丞這一番精彩演講之後,三大劍宗的眾多弟子,個個都是義憤填膺,表示要支援謝丞和莊德亮二位宗主的決定。

一致反對張三接任新宗主!!

看著一邊倒的眾人,廖金輪的心情,那叫一個複雜萬分。

不管陸雲是不是通過那樣的方式,買通了翁正元等人,可如今這種情況,哪怕他們這些劍宗的大多數長老,都支援陸雲,可下麵那些弟子不同意,也難辦。

決策雖然是由高層決定的,可群眾基礎不穩,絕對不行。

到時候謝丞和莊德亮一聲號令,直接帶走下方的無數弟子,那陸雲不就成了一個光桿司令了嗎?

總不可能強製把那些弟子給留下來吧?

頭疼!

廖金輪也冇有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樣,還以為可以趁著這一波大勢,讓劍皇宗重建輝煌,哪曾想到,居然翻車了。

而且經過此事之後,以後等陸雲真正具備了擔任宗主的能力時,恐怕也不會有多人支援他。

心若不齊,三宗合併又有什麼用呢?

廖金輪也不知道這事應該怎麼收場,然而令他感到詫異的是,翁正元等人,居然神情異常淡定,似乎根本不在乎這種局勢的轉變。

他們豈止是不在乎,甚至心裡還有點想笑。

謝丞的為人他們又不是不知道,極其擅長詭辯,白的也能說成黑的。

在謝丞說出第一句話的時候,他們就猜到了,對方絕對又要開啟詭辯模式了。

也不著急跟他爭辯。

讓他說!

讓他儘情表演!

我們就默默看著。

安靜的聽他演講完畢,果然是個人才,果然精彩絕倫,果然給眾多劍宗弟子洗腦成功。

要是換作一般情況,還真就拿謝丞冇有辦法。

然而。

這所有的一切花裡胡哨,在絕對實力麵前,就是泡沫,一擊粉碎。

翁正元等人看著謝丞那副得意的模樣,心中隻覺得可憐、可笑、可悲!

前輩本來就準備回來找你算賬,你不知收斂也就罷了,還敢這麼跳,分明就是自己把脖子伸到了鍘刀下麵,找死!

翁正元等人替謝丞默哀一聲,隨即就將視線,移到了陸雲的身上。

陸雲麵具下方的嘴角,勾勒起了一抹笑意,鼓掌說道:“臨死之前還能發表這樣一番精彩演講,不愧是謝宗主,要不我再給你一點時間,發表遺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