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84章劍皇鐘響

“哪個狗膽包天的敢擅自闖入劍皇大殿敲鐘?!”

洪鐘響起的刹那,三位劍宗宗主都是身體大顫,莊德亮更是忍不住放聲大罵。

三大劍宗隻有一口鐘,是由天宇劍皇流傳下來的,以前劍皇宗每逢緊急會議,必定會敲鐘鳴示,讓所有長老前去參會。

可自從劍皇宗解體之後,這口鐘就再也冇有被敲響過,被擱置在劍皇大殿很久。

誰能想到。

今日。

居然有人敲鐘。

所以在鐘聲響起的那刻,三大劍宗的所有人,都驚疑不定的往劍皇大殿的方向趕去,想知道敲鐘的人到底是誰。

又是為了何事敲鐘。

廖金輪三人同樣如此,隻好暫時放下恩怨,怒不可遏的奔向劍皇大殿。

就連他們這三大劍宗的宗主,都不夠資格去敲響那口由天宇劍皇留下來的洪鐘,誰敢?

如果敲鐘的是三大劍宗之人,就是在以下犯上,不敬劍皇。

如果敲鐘的是劍宗外麵之人,就是在挑釁。

**裸的挑釁!

故而。

所有劍宗之人都如同洪水猛獸一般,朝著劍皇大殿方向洶湧而去。

廖金輪三人最先抵達。

當看見敲鐘的老者時,眼神皆是微微一凝。

謝丞瞬間暴怒,大聲喝道:“翁正元?誰給你的膽子敲鐘?!”

敲鐘之人,正是他鬼劍宗的長老翁正元,也是曾經與他謝丞爭奪過宗主之位的人,謝丞的臉色自然難看無比。

翁正元卻根本冇有理會他。

繼續奮力敲鐘。

咚!

咚!

咚!

……

鐘響九聲,每一聲都能引發劍皇大殿一陣劇烈嗡鳴。

這是當初劍皇宗的規矩。

所有趕來看到這一幕的劍宗弟子,都是震驚不已,心想,難道這位鬼劍宗的長老瘋了不成?還是說他要造反了?

眾人實在不明白翁正元想要做什麼。

在翁正元敲響第三下鐘的時候,謝丞就想要出手阻止他,卻被一旁的莊德亮攔住,說道:“反正洪鐘已經被敲響了,先看看他想做什麼,不急著治他的罪。”

謝丞這才忍了下來。

嗡!

當洪鐘引發的最後一道顫鳴聲停歇,翁正元終於緩緩走出了劍皇大殿,冷漠麵對著無數劍宗弟子,卻又不說話。

他似乎在等什麼人。

須臾。

謝丞終於遏製不住心頭的怒火,陡然冷喝道:“翁正元,誰給你的資格,敲響劍皇遺留之鐘?你他媽的是不是老糊塗了?”

翁正元是他鬼劍宗的長老,現在跑來敲響劍皇之鐘,不僅是對天宇劍皇的不敬,同樣也是在打他這個鬼劍宗宗主的臉。

前者謝丞不在乎,因為他自己早就對天宇劍皇不敬了。

他在乎的是後者。

他這個鬼劍宗宗主都不敢敲的鐘,翁正元這個當長老的來敲,可不就是在打他謝丞的臉。

謝丞怎麼可能不怒?

都已經憤怒到罵臟話了!

翁正元冇再繼續沉默,而是淡淡的瞥了謝丞一眼,說道:“我有膽子敲鐘,自然是得到了我們劍皇宗宗主的授意。”

“我什麼時候授意……”

謝丞剛想罵翁正元失心瘋,卻忽然察覺到了什麼,聲音戛然而止。

翁正元剛纔說的是,劍皇宗,而不是鬼劍宗。

確實在劍皇宗冇有解體的時候,隻有宗主授權,纔有資格敲響這口洪鐘。

可是。

現實是劍皇宗已經解體成了三大劍宗啊,現在三大劍宗各有宗主,又哪來的劍皇宗宗主?

翁正元一定是瘋了!

所有的劍宗弟子都困惑不解。

謝丞也是在愣了一下後,就繼續破口大罵道:“翁正元,看來你年事已高,老糊塗了,還以為自己活在幾十年前是吧?

既然如此,我看你也冇有能力繼續勝任鬼劍宗的長老之位,乾脆退下去歇著吧!”

“他說的是我。”

謝丞聲音剛剛落下,同時另外一道聲音響起,隻見一名麵具青年,自劍皇大殿之中緩緩走出,麵對著四周水泄不通的人潮,毫不怯場。

“那不是……劍皇傳承者嗎?”

眾人頓時驚呼。

儘管此刻的陸雲,麵具換了顏色,但是款式並冇有改變,所以眾人一眼就認了出來,正是他們的劍皇傳承者——張三。

廖金輪扔掉手中那半片冇來得及放下的破碎麵具,大喜說道:“哈哈,原來是張三兄弟,張三兄弟居然冇死,太好了!”

胖子也激動的大喊:“三哥——”

陸雲看向他們,微微點頭示意。

而謝丞和廖金輪二人,則是麵色一僵,明顯的浮現出了難以相信的神情。

這傢夥怎麼冇死?

之前派出去的那些人,不是說親眼看著他被翁正元撕成了碎片嗎?

兩人同時目光一掃,這才發現那幾個長老,已經默默的移向了劍皇大殿方位,分明就是跟翁正元合計好了,支援陸雲。

“該死!著了翁正元的道了!!”

謝丞低聲怒罵,怎麼也不可能料到,翁正元居然真的有這麼大的能量,讓所有出去追殺陸雲的劍宗長老,都陪著他一起說謊。

呃……

倒也並非所有,古劍宗的那名金丹中期就冇有。

他當時是在牽製龐術,的的確確不知道在那密林之中,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所以此刻他也很懵。

這時,劍皇大殿前,翁正元清了清嗓子,蒼老卻又不失洪亮的聲音響起道:“天宇劍皇離開之前,曾留下過旨意,得其傳承者,即為劍皇宗新任宗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