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72章三劍訣並立,真正的劍道天才!

陸雲將鬼劍訣的精妙之處運用到了極致,不費吹灰之力,便成功躲過了史狂那一道本不可能躲開的蓄力攻擊。

四周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尤其是鬼劍宗的那些人,像是見鬼一般,猛地瞪大了眼睛。

以劍法融入身法?

鬼劍訣還能這麼操作嗎?

以前鬼劍宗的眾人,單純就是看中了鬼劍訣之中的詭道殺人方式,將真正的殺招隱藏在眾多虛幻劍影之中,出其不意的殺人。

卻不曾想到。

今天陸雲給他們紮紮實實的上了一課,原來鬼劍訣還能這樣使用。

而且這還是陸雲在冇有學習輕功身法的前提下,單純利用鬼劍訣的虛招,就躲過了史狂的致命攻擊。

要是再配合輕功身法的話……

無數鬼劍宗弟子眼眸大亮,眼前好似突然打開了一條新的道路,激動無比。

同時。

也震驚不已。

他們鬼劍宗那麼多弟子,包括宗主和長老在內,都不曾想過要以劍法融入身法,結果卻是這個狂徒幫的張三,給他們指明瞭道路。

這說明什麼?

說明這個張三,已經不單單是照著秘籍在修煉劍訣,而是靠他自己的想法,主動去悟出了鬼劍訣的新用途。

隻有那些天賦超絕的劍道天才,才具備這樣的悟性。

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一幕,卻是讓眾人驚覺,陸雲的劍道天賦遠不至於此,光是‘超絕’這兩個字,根本不足以形容。

陸雲的劍道天賦,應該是逆天!

他就是個劍道上的逆天妖孽!

隻見在那颶風凜冽刮襲的劍道場中央,史狂一記重劍砸落,並未砸中陸雲的腦袋,而是砸碎了一道鬼劍虛影。

虛影嘭的一聲裂開,旋風更烈。

史狂顯然冇有料到這一幕,整個人都是微微一愣。

下一秒。

一股比之更為狂暴的劍道氣息,伴隨著恐怖劍意,轟然炸開,磅礴的氣勢,甚至將整個劍道場都徹底籠罩了進去。

這一刻好似所有人都在麵臨著陸雲的攻擊,臉頰被刮的生疼,可這種疼痛感,卻遠遠比不上他們心頭的震撼。

皇級劍意!!

而且。

還是以古劍訣,也就是狂劍訣,施展出來的皇級劍意!

這位天宇劍皇的傳承者,不僅把鬼劍訣修煉到了第五劍招,同樣也把狂劍訣,修煉到了第五重境界,這叫人如何敢相信啊!

可事實就是如此,由不得他們不信。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你這個廢物——”

史狂終於不再狂妄,整張麵孔都充斥著難以置信的扭曲之色,不待他嘶吼完,一道狂暴的劍影便是極速砸了過來。

正是史狂最喜歡的虐人方式——以劍砸人!

砰砰砰!!

劍影一道接著一道,絲毫縫隙不留,強大的壓迫感,逼的史狂連連後退,不斷運劍抵擋,一番猛攻下來,手掌根部直接被震開一道裂縫,鮮血直冒。

史狂還在狂吼:“這怎麼可能???”

同樣的。

四周眾人也在心頭狂吼:這怎麼可能?

史狂居然被人以他最喜歡的虐人方式,給虐了?

這何嘗不是一種巨大的羞辱啊!

那個張三絕對是故意的!

確實,陸雲就是故意的。

以彼之道,還彼之身,這纔是對史狂最大的心理打擊。

陸雲不僅要殺人,而且還要誅心。

不僅要誅心,還要以最震撼的方式,誅心!!

轟!轟!!轟——

以狂暴的姿態擊退史狂之後,陸雲又是接連斬出三劍。

其一,劍勢依舊狂暴,乃狂劍訣;

其二,劍峰詭異,斬出去後瞬息一分為五,乃鬼劍訣;

其三,劍氣飄逸,浮蕩四周,乃靈劍訣。

三大劍訣並立,冇有攻擊的趨勢,就這般靜靜的懸在半空,懸在無數劍宗成員的視野之內。

所有人眼神震顫,瞳孔爆裂!

陸雲的這個舉動,無言,卻勝過萬言。

他是在宣告他的劍道天賦。

也是在狠狠的扇謝丞和莊德亮二人的臉。

數天時間內,把三大劍訣同時修煉到第五層次,又有何難?

不對。

不應該說三大劍訣,而是真正的皇級劍訣。

應該說陸雲,把皇級劍訣修煉到了第五層次。

因為那三大劍訣本來就是從皇級劍訣裡麵脫離出來的,三者風格迥異,卻又一脈同源。

陸雲把初始版本的劍訣都修煉到了第五重境界,自然能夠把三種劍法風格都施展出來。

他是真正的劍道天才!

這就是天宇劍皇選中他的緣由嗎?

莊德亮和謝丞兩人,已經陷入了深深的震撼之中,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言語,來表達他們的情緒,隻覺得臉上一陣陣疼痛。

彷彿有無數看不清的巴掌,劈裡啪啦的呼了過來。

廖金輪同樣翻起驚濤駭浪。

他先前就聽門人彙報說,陸雲把靈劍訣修煉到了第五劍招,所以在看見陸雲先是施展出鬼劍訣,緊接著又施展出狂劍訣的時候,他就知道,陸雲把皇級劍訣修煉成功了。

這才幾天時間?

哪怕是當初劍皇宗鼎盛時期,那些絕世天才,也無法做到這麼逆天的程度啊!

廖金輪震撼的同時,也狂喜無比。

他選對了!

支援陸雲是對的!

如此妖孽的天賦,隻要再給他一點點時間,絕對能夠成長為崑崙絕巔的存在。

誰敢招惹他,就是埋下了巨大無比的隱患……

隱患?

廖金輪陡然收斂起了狂喜的表情,目光朝著莊德亮和謝丞兩人掃了過去,果然見他們的臉上,湧動著冷冽的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