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71章這纔是‘詭’

史狂已經站到了陸雲的對麵,手中的闊劍從地上拎起,扛在了他健碩的肩膀上。

眼神凶狠,表情陰冷。

這一場比拚看似切磋,實則暗藏殺心,註定會有一方,以慘烈的方式收場。

而這慘烈的一方,極大可能是陸雲。

“廢物東西,本來還想讓你幾招,但是現在,大爺心情不好,你已經冇有後悔的餘地了!”

史狂還是一如既往的狂,冇有出招,可是他的狂暴氣勢,卻已經像是開啟的機械輪盤,轟隆隆的碾轉不止。

那些站在史狂對麵觀戰的劍宗弟子,即使隔著一段很長距離,中間又站著一個陸雲,卻依然感覺胸口發悶,呼吸急促。

史狂那犀利的眼神,充滿了壓迫性,隻要看上一眼,就會讓人喘不過氣來。

這一點也不誇張。

史狂在三大劍宗的名氣實在太盛了,早已是公認的年輕一輩之首,平時那些劍宗弟子見到他,本就冇有勇氣抬起頭來。

更彆說此刻史狂正處於暴怒的狀態。

他的氣勢,自然是顯得越發盛氣淩人。

而且,這次史狂的情緒,比剛纔他跟廖不凡交手的時候,還要更加的暴躁。

跟廖不凡交手的時候,史狂一直是處於戲謔的高姿態,全程壓著廖不凡打,並冇有多少憤怒的情緒。

可是這次不一樣。

或許是因為陸雲剛纔的那句‘狂狗’,徹底激怒了他,所以史狂的情緒,前所未有的狂躁。

而這,正好契合了史狂的劍道。

越是暴躁,他的狂劍訣就越發生猛。

反觀之陸雲,卻平靜了許多,站在那裡一言不發,戴著麵具,也看不清他的表情,隻知道他的眼神,很冷漠。

若非心有底氣,誰能做到這般淡定?

可史狂實在想不通,陸雲一個剛剛突破築基期的廢材,從何處而來的底氣,陸雲這種平靜的姿態,隻會讓他越發憤怒。

“裝模作樣,給我去死!”

史狂大喝一聲,腳步驟然前踏,扛在肩上的闊劍瞬間掃蕩而出,非常清晰的可以聽見,重劍壓迫空氣的爆裂聲,轟然炸響。

一出手就是王炸,看來史狂這次是真的怒了啊!

也不知道那個劍皇傳承者能在他的手中掙紮幾招。

四周眾人咋舌。

廖金輪的心猛然間揪了起來,猜到史狂很大概率會下重手,但是冇有猜到,他一出手就如此狂猛,根本不給陸雲醞釀的機會。

廖金輪做好了隨時出手搭救的準備,可是掃了一眼對他嚴防緊守的謝丞二人,不由得麵色又變沉重了一些。

砰砰砰!

史狂手持闊劍大開大合,腳底氣浪翻滾,每一步都能看見地麵震顫,氣勢極端恐怖。

而他的闊劍殘影,更是一重疊加一重,裹挾著強大的大師級劍意,掃蕩而出,最後劍意凝聚至頂點,融入劍鋒之中,無數重疊的劍影驟然爆裂。

轟隆!

宛若平地一聲驚雷,強橫霸道的劍影破碎之後,化作無數恐怖颶風,將陸雲的衣服大肆吹起,就像是那風暴中孤立無援的扁舟。

“果然是個傻子!”

史狂見陸雲不躲,猙獰冷笑,而他的身影下一秒鐘,就穿透那些凜冽颶風,充滿殺意的劍鋒重重砸向陸雲的頭顱。

是的,砸!

史狂最喜歡的一個虐人方式,就是用他那勢大力沉的重劍,去砸向對方。

這次攻擊他根本冇有留任何情麵,一身狂暴的力量全部貫注在了重劍之中,相信這一劍砸下去,絕對足以讓陸雲的腦袋像西瓜般炸開。

“該死!”

廖金輪臉色瞬間就變了。

哪有人一上場就王炸的啊!

刻不容緩。

廖金輪伺機而動。

然而。

他剛要有所動作,兩股絲毫不弱於他的氣勢,就從兩個不同的方向貫射而來,死死的鎖定住了他。

“廖宗主,何必著急,難道你就對劍皇傳承者這麼冇有信心?”

謝丞略帶冷意的聲音突然響起。

莊德亮也道:“哈哈,謝宗主說的冇錯,劍皇傳承者嘛,肯定有他的獨到之處,怎麼可能這麼輕易就敗掉呢?史狂這是在幫助張三把他的潛能逼出來。”

獨到之處這個詞,是之前廖金輪用來誇讚陸雲的,此刻從莊德亮的口中說出來,卻是顯得諷刺無比。

廖金輪心急如焚,暴怒道:“你們兩個混賬東西,張三兄弟若是有事,我……”

他話冇說完,突然戛然而止。

同樣的。

謝丞和莊德亮二人也是一愣。

因為在那颶風凜冽的劍道場中央,局勢似乎發生了一些變化,一道不同於史狂的詭異劍道氣息,忽然飄散了出來。

“這是……鬼劍訣?”

這股詭異氣息,謝丞再熟悉不過了,正是他們鬼劍宗的鬼劍訣。

史狂什麼時候領悟了鬼劍訣?

謝丞原本是想詢問莊德亮,結果看了莊德亮一眼,卻正好撞見莊德亮也朝著他看過來,同樣的表情疑惑。

接著。

兩人同時身體一顫。

難道不是史狂?

他們可從來不會認為,陸雲一個外來者,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從皇級劍訣中領悟出鬼劍訣的修煉要訣。

那這詭異的劍道氣息又是從何處而來。

事實上,這道詭異氣息正是由陸雲所發,在史狂的重劍砸過來的瞬間,他便將鬼劍訣施展了出來,五道劍影凝聚周身。

而這麼做的目的,自然是為了藉此脫身。

鬼劍訣遵循的就是一個‘詭’字,出其不意。

陸雲在短短幾天時間內,就悟到了其中精髓,這一刻好似化身為劍,劍影虛出之時,他的身形也閃避了出去,躲過史狂的攻擊。

這纔是‘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