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69章太飄了

史狂正在暗自竊喜,兩位宗主果然冇有食言,關鍵時刻出麵保住了他。

有他們兩人在,性命無憂。

可正在這時,陸雲的聲音響起,史狂雙眼再次陡然一凝,刺向陸雲,同時一股說不清是嫉妒還是蔑視的神色,浮現在他臉上。

“你就是劍皇傳承者?那個煉氣期的廢物張三?”

史狂直言不諱。

仗著有兩位宗主撐腰,絲毫不給陸雲這個劍皇傳承者麵子。

陸雲不動聲色,默默掃了他一眼,平靜說道:“現在是築基。”

築基?

史狂一愣,隨即露出嘲諷嘴臉,陰陽怪氣道:“那你可真是了不得啊,居然已經突破至築基期了,不過在我眼裡,依舊是個廢物垃圾。”

他連廖不凡都能虐打,又怎麼會把陸雲這個剛剛突破的築基期放在眼裡。

陸雲在他麵前,就是垃圾!

廖金輪殺意澎湃,再次怒喝道:“史狂,你可真是放肆!看來今日不殺你,我廖金輪這張臉麵是怎麼也掛不住了!”

按照天宇劍皇的意願,陸雲這個傳承者,應該成為劍皇宗的新任宗主。

即使有莊德亮和謝丞二人在,這件事不可能成為現實,但是陸雲的身份,並不是什麼人都能夠隨意冒犯的。

某種意義上,他就是天宇劍皇留在這個世界的代言人。

冇看廖金輪都對陸雲表現的那麼恭敬?

史狂僅僅隻是一個古劍宗的弟子,竟然敢對陸雲這般冷嘲熱諷,這不僅是在打廖金輪的臉,同樣也是對天宇劍皇不敬。

廖金輪如何能忍?

然而。

廖金輪身上的殺意剛剛泄露出來,莊德亮和謝丞二人,就同時氣勢一凜,與之相抗衡。

廖金輪想在他們兩個的麵前殺了史狂,是斷然不可能的事情。

謝丞看似規勸,實則心機頗深,開口說道:“廖宗主,這件事情從頭至尾,都是他們小輩之間的恩怨,我們這些做長輩,這樣乾預合適嗎?”

合適你馬勒戈壁!

我兒子的丹田都被史狂毀掉了,你讓我不要乾預,你咋不去死呢?

廖金輪心中怒罵。

這時陸雲卻點頭讚同說道:“謝宗主說的冇錯,這是我們小輩之間的恩怨,自然應該由我們這些小輩來解決。”

“張三兄弟,你……”

廖金輪詫異的看著陸雲。

謝丞幾人也是,一臉疑惑,不知道這小子在玩什麼花樣。

陸雲無視他們的眼神,神色平淡的看著史狂說道:“你叫史狂是吧,既然你覺得我是廢物,不如我們兩個來較量一番,敢不敢應戰?”

這話一出,所有人的表情都變得古怪起來。

廖金輪眉頭一皺,緊張說道:“張三兄弟,你彆做糊塗事,這個史狂雖然非常招人厭,但他確實是個劍道天才,修為是築基巔峰,又悟出了大師級劍意,你不是他的對手。”

在崑崙,劍修本來就要比一般的修煉者更加強勢,史狂距離金丹期隻有一線之差,搭配上大師級劍意,基本可以說是在築基期無敵。

甚至可以和金丹期初期的修煉者拚上一陣。

而陸雲,雖然悟出了皇級劍意,可自身境界,也纔剛剛突破築基而已。

皇級劍意給陸雲提供的,是同境界橫掃,以及越級戰鬥的有利條件,但他一個築基初期,再強勢越級,也不可能把戰鬥力提升至媲美金丹初期。

絕不可能是史狂的對手。

廖金輪以為陸雲不知道史狂的厲害,所以給他分析了一番,讓他謹慎考慮,不要做出糊塗事情。

可不待陸雲迴應,謝丞就一口咬定:“張三兄弟不愧是劍皇傳承者,這份膽量,謝某實在佩服至極。”

他當然不是在真心誇讚陸雲,嘴上這麼說,心裡實際在罵陸雲煞筆。

他們一開始針對的目標,主要就是陸雲,是因為擔心陸雲不敢應戰,所以才把矛頭指向了廖不凡,藉此來殺雞儆猴。

冇想到,陸雲居然主動跳了出來,這不是煞筆是什麼?

簡直就是天賜良機。

謝丞這一番誇讚,無非是想讓陸雲膨脹,年輕人嘛,一誇就容易飄飄然,頭腦也容易發熱,這正好中了他們的下懷。

然而,陸雲卻冷不丁的回道:“你算個什麼東西!我張某人有膽冇膽,需要你來佩服?”

“……”

敢說出這種話,真是狂啊!

比史狂還狂!

史狂之前見到謝丞,隻是不予理會而已,見到莊德亮,也隻是流程性的行禮,這在眾人看來已經非常狂妄了。

可是今天來了一個更狂的。

麵對鬼劍宗宗主,居然直接罵出一句‘你算個什麼東西’,這已經顛覆了眾人對狂妄的認知,上升到了自殺性死亡的地步。

換作其它時候,換作其他人,敢這樣冒犯謝丞,確實就是自殺行為。

謝丞臉色難看,目中閃過一絲殺意,但他這次忍了下來。

廖金輪想殺史狂,有他們兩個護著,殺不了,同樣的,謝丞想在廖金輪的眼皮子底下殺了陸雲,也冇有那麼容易。

莊德亮把古怪的表情收起,扭頭說道:“史狂,你是我們古劍宗的天才,現在有人挑戰你,還不趕緊應戰?”

“哈哈,弟子遵命!一個剛剛突破至築基的廢物,得到一點機緣就狂妄成這樣,敢挑戰我史狂,你就是在自找死……”

“閉嘴!”

莊德亮狠狠的颳了史狂一眼。

他是生怕陸雲反悔,所以趕緊讓史狂接下陸雲的挑戰,同樣也阻止了史狂繼續說下去。

要是再說下去,嚇壞了對方,反悔了怎麼辦?

史狂當然知道莊德亮的想法,嘴巴蠕了蠕,果然冇再嘲諷,隻是眼神中卻充滿著冷笑。

這個劍皇傳承者,太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