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67章意圖明顯

人聲鼎沸的劍道場,兩位劍宗的天才人物已經交手了有一段時間,四周的三宗弟子,卻是已經情緒分明。

靈劍宗的眾多弟子,起初是帶著期盼,帶著發泄鬱悶情緒的心態在觀看這場較量的。

隻要他們的少宗主贏了,以後他們靈劍宗弟子,終於可以在古劍宗麵前抬起頭來,而不再像以前那樣,處處被對方壓上一籌。

他們也堅信突破了大師級劍意的少宗主,能夠贏下這場較量。

然而。

令所有靈劍宗弟子都冇有想到的是,古劍宗的史狂,居然也同樣突破了大師級劍意。

如此一來,廖不凡的優勢蕩然無存。

兩人的這次比拚,好似又回到了從前,依舊是廖不凡處於下風,幾乎全程被史狂壓著打。

史狂太凶猛了。

而且今天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更加凶猛,更加狂暴。

歘歘歘!

史狂拿的是闊劍,看著沉重無比,可是當他出劍的時候,卻是如同疾風驟雨般,絲毫冇有重劍的吃力感。

每一次攻擊,都儘顯他的張狂本色。

廖不凡的臉色已經發白,額頭上佈滿汗珠,張大著嘴巴,大口喘著粗氣。

砰!

再一次被史狂的震退,廖不凡握劍的手都在劇烈顫抖。

今天的史狂,格外的凶猛!

周圍的三宗弟子,其實都已經預料到了這場比拚的結果,所有的靈劍宗弟子神色黯然,而古劍宗弟子,則是情緒激昂。

能夠看到廖不凡這位疑是劍皇傳承者被虐,是件極爽的事情,就跟在世俗界,大部分人都有仇富心理一樣。

自然。

鬼劍宗弟子也是這樣的心理,巴不得史狂能夠狠狠的虐廖不凡一頓。

砰!

廖不凡再退。

這一次他連站立都已經站立不穩,隻能以劍刺地,撐著劍柄來維持住身形。

顫抖已經從手掌,延伸到了手臂,越來越劇烈。

史狂一頭矚目的紅髮如火焰般張揚,嘴角掛著戲謔冷笑,大步朝著廖不凡逼近。

“哈哈,廖胖子,你蹭到了劍皇傳承又如何,還不是照樣被我史狂虐的跟條狗一樣,你還是跟以前一樣垃圾!”

史狂極其囂張,不僅大聲嘲諷廖不凡,還提高音量補充了一句:“你這靈劍宗的天才都如此垃圾,可見你們靈劍宗的其他人,更加廢物!”

他毫不顧忌四周那些靈劍宗弟子,憤恨的目光。

他也冇必要顧忌。

因為史狂的天賦就擺在這裡,其他的劍宗弟子在他麵前,確實就是廢物一般的存在。

他有這個狂言的資本。

也正因如此,那些靈劍宗弟子雖然憤怒,卻無人敢站出來反駁,站出來就得遭虐,隻能把這種憤怒壓在心裡,越來越鬱悶。

這樣的嘲諷,他們已經不是第一次經曆了。

史狂腳步不停,將他的闊劍扛在肩膀上,轉眼來到了廖不凡的跟前,輕蔑說道:“我聽說,你還想當我們三大劍宗的代宗主?哈哈,你自己大聲說出來,你配嗎?”

“我……我乾.你娘!”

胖子感受到來自史狂的羞辱,大罵一聲後,猛地拔劍而起,再次刺向史狂,怒道:“胖哥我今天耗死你丫的!”

“切——”

史狂輕蔑一笑,見廖不凡再次攻來,眼中忽然閃過一絲狠辣。

他跟廖不凡交手過數次,數次都是廖不凡落入下風,不過廖不凡這人也是性子倔,次次都不肯低頭,所以次次都被虐的很慘。

以往的時候,史狂看在他爹是廖金輪的麵子上,都不會下死手,虐爽了就離開,任憑廖不凡在後麵不甘心的大吼大叫。

但是這次不一樣。

這次史狂故意用語言刺激廖不凡,說他即使突破了大師級劍意,也照樣會被他虐,逼廖不凡跟他出手。

隻要廖不凡敢出手,史狂就不介意廢了他的丹田。

他這次的目的,就是為了廢掉廖不凡的丹田。

所以廖不凡不肯低頭,正符合了史狂的心意。

眼中狠辣光芒閃出,史狂趁著廖不凡虛弱的空擋,直接一記重劍掃出,攻擊的正是廖不凡的丹田位置。

一股不祥的預感,從廖不凡的心頭升騰而起。

“史狂我他媽乾.你丫的!”

廖不凡雖然長得胖,但是強烈的危機感,促使著他完成了一個以前根本不可能完成的高難度動作。

迅速下腰。

史狂的重劍,幾乎是貼著廖不凡的肚皮擦了過去。

而廖不凡則是保持著下腰的姿勢,兩隻膝蓋藉助剛纔的前衝力,在地麵滑出了將近五六米的距離,才堪堪躲了過去。

嗡!

史狂的重劍掃空,在空氣中留下一道狂暴的劍氣。

這一幕瞬間令得周圍的所有人,都陷入了呆滯之中。

倒不是因為廖不凡躲過了史狂的攻擊,而是因為史狂的這記攻擊,分明就是盯準了廖不凡的丹田。

而且從剛纔的那道劍氣可以看出,史狂冇有留手,絕對是故意的。

廖不凡可是靈劍宗的少宗主啊,史狂居然想廢了他的丹田,難道這傢夥是瘋了不成?

眾人先是呆滯了片刻,隨後猛地驚醒過來,意識到了事情不對勁。

不少靈劍宗弟子立刻慌慌張張的跑去喊人。

史狂目光一沉,暗道這死胖子真是好運,居然在那種情況下都讓他給躲過去了,不過躲得了第一次,絕對躲不了第二次。

現在意圖已經暴露了,必須速戰速決,不然等靈劍宗的那些高層過來,就麻煩了。

史狂猛地轉身,又是一輪狂風驟雨般的劍勢攻擊,朝著廖不凡的身上招呼過去。

“艸!胖哥我今天跟你拚了!!”

廖不凡剛剛躲過一擊,還冇來得及慶幸,見史狂再次發動狂猛攻擊,心裡已經知道,這瘋子就是想要毀了他的丹田。

無奈下隻能一邊大罵一邊運劍抵擋。

但他本就已經黔驢技窮,麵對史狂的狂暴攻擊,根本招架不了多久,不消片刻,那柄重劍就再次朝著他的丹田位置掃來。

“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