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66章乾起來了

廖金輪得知訊息,同樣震撼無比,第一時間趕到了陸雲練劍的院落。

幾天時間就把靈劍訣修煉到了第五劍招,這簡直就是劍道妖孽,多少靈劍宗弟子花費十幾年時間,也未必能有如此成就。

看來前幾天陸雲跟他說那些話的時候,並非盲目自信,而是真真切切有這個天賦。

太恐怖了!

廖金輪神色激動的趕來,然而此刻,陸雲卻已經不再練劍,而是在一顆林蔭古樹下方盤坐著,四周靈氣波盪。

廖金輪神情一怔:“張三兄弟這是……要突破了?”

他隻能暫時按捺住心頭的激動,默默站在院落門口,等待陸雲突破完畢。

許長時間。

陸雲還在繼續,四周的靈氣波動越發劇烈,看起來就像是在衝破境界關卡一般。

這時。

院落以外二十米遠處,忽然一道焦急聲音傳來。

“宗主……”

“安靜!”

廖金輪急忙低喝一聲,讓來人保持安靜,以免打擾到陸雲突破。

來人隻好放輕動靜。

廖金輪小聲問道:“看你滿頭大汗的,發生了什麼事情?”

“宗主,是少宗主,在劍道場跟古劍宗的史狂打起來了,我覺得那個史狂今天狀態有點不對,怕出事,所以來知會宗主一聲。”

廖金輪眉頭一皺:“廖不凡那混賬,真是安分不了幾天!”

史狂和廖不凡以前就交手過數次,雙方也都知道分寸,就當是他們這些後輩之間的切磋,廖金輪從來冇有多管。

可最近是敏感時期。

尤其是這通報之人,說史狂今天很不對勁,滿臉都是瘋狂和狠辣之色。

廖金輪隱隱覺得不妙。

朝著院落之中還在盤坐修煉的陸雲看了一眼,廖金輪迴過頭來凝重說道:“估計張三兄弟突破還需要一點時間,先去劍道場看看什麼情況。”

廖金輪神色匆匆離去。

他離開後。

院落中的陸雲眉頭也是微微一緊。

胖子跟人乾起來了?

男的還是女的?

聽史狂這個名字,應該是個男的吧!

陸雲心思微動,睜開了雙眼。

他剛纔根本就不是在作突破,金丹都碎了,怎麼可能還突破境界。

一切都是裝出來的。

這麼做的目的,自然是為了讓他之後的戰鬥力,跟境界相匹配上,避免引起太大的懷疑。

陸雲身上的煉氣期氣息,是千幻冰魄珠偽裝出來的,但他本身的實力,其實是築基巔峰。

兩者相差太大了。

要是他以煉氣期的境界,爆發出築基期巔峰的戰鬥力,在外人看來,肯定會覺得不可思議,從而懷疑他的身份。

於是藉助這個機會,假裝突破,暗中卻默默調整千幻冰魄珠,把氣息偽裝成築基,到時候就不至於讓人覺得太過誇張。

主要是陸雲也冇有想到,自己會在靈劍宗呆那麼長時間。

當初從雲山書院莫家出來後,他花了幾天時間修煉易形術,又操控千幻冰魄珠,把氣息偽裝成煉氣期,是為了示人以弱。

崑崙是個非常現實的地方,根本冇有人會在意一個小小煉氣期的存在。

陸雲本想著低調一點,拿著莫文山給的劍符來劍皇山撞撞運氣,不管有冇有收穫,當天就低調離開。

卻不曾想到。

到了劍皇山,居然得到了青帝意誌的提示,把彆人的劍皇傳承給奪走了。

更不曾想到。

廖金輪居然揚言讓他重建劍皇宗,擔任新宗主。

廖金輪的本意是好的,可這無疑是把陸雲推到了風口浪尖,從那莊德亮和謝丞的態度就可以看出來,敵意很大。

所以陸雲不得不調整計劃,重新偽裝氣息。

築基,雖然不算多厲害,但至少不會讓人覺得他是個廢物,要不然,誰都會對一個煉氣期的廢物拿走劍皇傳承,感到不服。

陸雲調整完千幻冰魄珠之後,氣息已經變成了築基,在他人眼中,他就是自然突破的,根本不會想到會有千幻冰魄珠這樣的偽裝法寶。

嗡!

四周波動的靈氣彙聚丹田。

陸雲裝的有始有終,做完了最後的收尾工作,起身走向院門處。

此時院門處隻剩下那名守護人員,廖金輪和那個通報之人,已經趕往了劍道場。

陸雲佯裝問道:“剛纔我好像聽見了宗主的聲音?”

守護人員還沉浸在陸雲的強大劍道天賦中,滿眼驚異之色,聽見他發問,於是說道:“宗主的確來過,見張公子在靜心突破,便冇有打擾。”

陸雲點了點頭,問道:“廖宗主現在何處?”

“劍道場,據說是少宗主跟古劍宗的一名劍道狂人打起來了,宗主覺得不對勁,就趕了過去。”

“謝謝!”

陸雲問完之後,冇有再說什麼,立刻大步離開。

……

劍道場跟劍皇山一樣,屬於三大劍宗的公共區域,平常三大劍宗會舉辦交流賽,就是在劍道場進行。

三大劍宗的弟子私下裡切磋的時候,也是在這個地方。

此刻。

劍道場聚滿了劍宗弟子。

他們正在觀看一場戰鬥,戰鬥的雙方正是廖不凡和史狂。

不管是廖不凡也好,史狂也罷,都是劍道天賦出眾的有名人物,相當於兩大劍宗青年一輩的頂級較量。

所以每次隻要他們兩個交手,就能引起廣泛關注。

尤其是古劍宗和靈劍宗的弟子,更是情緒激動,搖旗呐喊,加油助威。

兩人在某種程度上,代表的就是兩大劍宗的牌麵。

以前廖不凡屢屢敗在史狂的手中,靈劍宗弟子也跟著鬱悶,可這次不一樣,前不久廖不凡就非常裝逼的給眾人展示過他的劍意,赫然是已經突破了大師級。

他的實力必定有一個極大的提升。

所以這次兩人的交手,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更加引人注目。

靈劍宗的弟子迫切希望他們的少宗主,能夠一雪前恥,把他們之前積攢的鬱悶統統宣泄出去。

而古劍宗的弟子,則是懷疑廖不凡就是劍皇傳承者,所以也希望史狂能夠繼續虐打廖不凡,讓靈劍宗眾人知道,即使你們的少宗主得到了劍皇傳承,也照樣要被我們的劍道狂人暴虐。

雙方火藥味極其濃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