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64章出頭鳥

史狂性格張狂,而且自信,又跟廖不凡交手過很多次,所以非常篤定,拿到劍皇傳承的人,一定不可能是廖不凡。

廖不凡不夠資格。

莊德亮讚許說道:“你猜的不錯,傳承者的確不是廖不凡,而是那個狂徒幫的張三,可你知不知道,那個張三,其實更冇資格。”

“宗主為何這麼說?”

莊德亮嗤笑一聲道:“一個煉氣期的廢物,你覺得他有資格嗎?”

“煉氣期?”

史狂先是詫異了一下,緊接著不悅說道:“確實是廢物中的廢物,可是他既然這麼廢,又是如何得到劍皇傳承的呢?”

莊德亮咂了咂嘴:“天宇劍皇已經離開了這麼多年,留在劍皇山的也隻是一道殘念而已,有時候判斷失誤,再正常不過。”

史狂微微皺起眉頭。

當然不會相信莊德亮的這番言論。

就算留在劍皇山的隻是天宇劍皇的一道殘念,也不可能這麼離譜,三大劍宗那麼多的築基期弟子不選,偏偏選一個煉氣期的外來者廢物,圖什麼?

莊德亮留意著史狂的神色變化,表情古怪說道:“怎麼,難道你在擔心那個廢物有詐,這可不像是你的性格啊!”

他語氣深重,意味深長。

史狂皺緊的眉頭驟然舒展開來,不屑說道:“弟子在宗門這麼多年,難道宗主還不瞭解我的為人嗎,彆說他隻是煉氣期,就算他跟我相同境界,得到了傳承,我也不服。”

“哈哈,這纔是我們古劍宗的狂人弟子,那個張三本就是個垃圾,隻不過是祖墳冒青煙罷了。”

“那宗主此次宣我前來,是?”

“我要你去挑戰廖不凡。”

“挑戰廖不凡?”

史狂露出幾分不解神色:“那死胖子本來就是我的手下敗將,何以配得上挑戰二字,不過虐虐他倒是可以。”

以往史狂隻要心情不爽的時候,就會去激怒廖不凡,通過踩踏這位靈劍宗的劍道天才,來發泄情緒。

這種方式非常有效。

他今天的心情就很不爽,正好缺少發泄口,再去虐那胖子一頓也未嘗不可,不過不應該用挑戰這兩個字,姿態太低了。

所以史狂很不解。

莊德亮解釋說道:“你有所不知,那個廢物張三在接受劍皇傳承的時候,廖不凡就站在旁邊,所以蹭了一點劍意感悟,如今他已經是劍道大師了。”

嗤!

莊德亮此話一出,明顯可見的,史狂雙目爆出狠辣光芒。

“劍道大師!那死胖子居然也跨入了大師級劍意?真是他媽的走了狗屎運,看來這一次,我不去虐他都說不過去了!”

史狂心中極度不平衡,同時卻也充滿著不屑。

莊德亮問道:“你有信心?”

“嗬嗬……”

史狂冷笑:“宗主可真是小瞧我了,其實我這次曆練回來,本來就是準備帶個好訊息給宗主的,隻是被劍皇山傳承一事,弄的心煩罷了。”

他話音落下瞬間,身上的劍意傾瀉而出,赫然也是大師級劍意。

這一幕出乎了莊德亮和謝丞的意料,兩人都是身體一震,明顯的難以置信。

莊德亮目射.精光道:“你居然也成為了劍道大師!哈哈,真不愧是我古劍宗的天才弟子,比我那幾個不爭氣的子女可要強多了,以後這宗主之位啊,我得好好斟酌一下應該給誰了!”

這話說的多直白,不管是真是假,都體現出了莊德亮對史狂的器重。

史狂自誇說道:“我這劍道大師是靠自己一劍一劍磨鍊出來的,比那死胖子蹭機緣才突破,含金量要高得多。”

他這也不算自誇,因為事實就是如此。

雖然很多時候,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但是我通過實力,就能達到你通過運氣才獲得的成就,絕對有足夠的資格藐視你。

史狂現在就是這樣的心態,鄙視廖不凡。

莊德亮大笑說道:“哈哈,你說的不錯,廖不凡確實不夠資格跟你相比……可惜啊,當年天宇劍皇說過,誰能得到傳承,就是我們的新任宗主。

那張三是個廢物,自知無法服眾,所以準備讓廖不凡,擔任我們三宗之首的代宗主,廖金輪肯定支援,而且以後也會拿天宇劍皇的命令,來說服劍宗的廣大弟子。

當然,我們是對這一切嗤之以鼻的,隻是可惜了你。

如果這劍皇傳承由你得到,這三宗之主的位子,我跟謝宗主都會鼎力支援,而且劍宗弟子絕對不會有任何異議。”

莊德亮說到後麵,話鋒慢慢轉變,最後流露出一副頗為惋惜的模樣。

謝丞現在需要史狂去做出頭鳥,也讚同的點了點頭說道:“你具備這個資格。”

史狂自信說道:“宗主放心,弟子一定不辱使命,這就去把廖不凡和張三那個廢物虐打一頓,殺殺他們的威風。”

他以為莊德亮二人的用意,是想讓他去幫忙滅滅靈劍宗的威風。

剛剛得到劍皇傳承的兩人,要是立馬就敗在他史狂的手中,該是一種多大的挫敗感啊!

想想就覺得解氣。

莊德亮沉默少許,先是跟謝丞對視了一眼,然後才緩緩說道:“那個張三隻是煉氣期,你再怎麼挑釁,估計他也不敢應戰,所以我們才讓你去挑釁廖不凡。

而且。

我們要的不僅僅是教訓廖不凡一頓,而是……希望你能毀了他的丹田,讓他一輩子都變成廢人!”

“什麼?!!”

莊德亮此話一出,史狂猛然大吃一驚,滿臉驚訝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