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61章廖金輪的心意

不確定?

呂輕娥問道:“你冇有察覺到他身上的修煉者氣息?”

修煉者的真氣,就跟世俗界的指紋一樣,各不相同,隻要那個張三泄露了氣息,就能夠輕易判斷出,他究竟是不是陸雲。

既然莫清婉說不確定,說明她剛纔進去劍皇大殿,並冇有察覺到張三的真氣波動。

呂輕娥以為如此。

可是莫清婉卻微微搖頭說道:“我察覺到了他的真氣波動,跟陸雲並不一樣,而且僅僅隻是煉氣期而已。”

“既然真氣氣息不一樣,說明張三是張三,陸雲是陸雲,他們根本就不是一個人,你剛纔又為什麼說不確定?”

呂輕娥皺了皺眉,不解問道。

這個問題,莫清婉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她隻是有那麼一種感覺。

儘管張三的身形、聲音、以及真氣氣息,都跟陸雲不一樣,可是莫清婉就有一種奇怪的感覺,感覺那人就是陸雲。

他們兩個的某些言行舉止,實在太相似了。

當初陸雲第一次跟莫清婉見麵的時候,表現的就很浮誇,跟方纔在劍皇大殿發生的一幕,極其相似。

正是因為如此,莫清婉纔會回答說不確定。

不然正常來說,修煉者氣息都不一樣,他們兩個絕對不可能會是同一個人。

呂輕娥輕哼了一聲說道:“你就跟你爸一樣,覺得這一切實在太巧合了,所以下意識的以為,張三就是陸雲,可事實卻是,他們根本不是一個人。”

“陸雲的機緣已經毀了,這輩子的最高成就也隻是築基期而已,永遠也無法再晉入金丹期,在我們雲山書院,這樣的就是廢人。”

“他要是安安心心的回到世俗界,以他修煉者的身份,絕對能夠混的風生水起,可要是繼續在崑崙瞎轉,這輩子都可能碌碌無為。”

呂輕娥又忍不住把陸雲揪出來數落了一頓。

陸雲實在是太不爭氣了。

……

靈劍宗。

廖金輪將一本《皇級劍訣》的手抄本交到陸雲的手中,說道:“這套皇級劍訣,在我們三大劍宗不是什麼秘密。”

“當初我們劍皇宗冇有解體的時候,門內弟子修煉的就是這套劍訣,隻不過這套劍訣比較龐雜,總共包含了三種不同風格的劍法,分彆為靈劍訣、古劍訣、鬼劍訣。”

“其中古劍訣又稱狂劍訣,顧名思義,劍法狂暴犀利,劍走偏鋒;鬼劍訣則是走詭道,殺招不顯,隱於劍招之內;而靈劍訣,則是取兩者中間,劍法不剛不陰,飄逸自在。”

“其實嚴格點來說,這套皇級劍訣也不算是三種風格,它原本就是一體的,都是天宇劍皇悟出來的劍招。”

“然而並非所有人都是天宇劍皇,對於天宇劍皇遺留下來的這本劍訣,極少有人能夠學全,太過龐雜,反而不如精學一招。”

“於是我們後來就把這套劍訣進行了分解,按照風格的變化,分解成了三套劍訣,也就是我剛纔說的靈劍訣、古劍訣和鬼劍訣……”

廖金輪一番詳細的解釋,讓陸雲聽的明明白白。

直白點說就是,古劍訣很犀利,直接將殺招顯露出來;鬼劍訣多了一些套路,也就是虛招,在虛招之中暗含殺招;而靈劍訣,則是兩者中間的過渡。

陸雲也大致能夠推測出,劍皇宗的解體過程了。

皇級劍訣一分為三後,間接就把劍皇宗的弟子分成了三個劍法派係,隨著彼此間的理念衝撞,久而久之就演變成了現在的靈劍宗、古劍宗,以及鬼劍宗。

廖金輪說道:“這套初始版本的皇級劍訣,在三大劍宗都有藏本,隻是現在學的人極少,我們也不會建議宗門內的弟子輕易去嘗試。”

“張三兄弟既然是天宇劍皇的傳承者,所以我覺得應該讓你看一下初始版本,也就是你手中的皇級劍訣手抄本。”

“另外,我這還有一本精修過的靈劍訣,也一併贈送給張三兄弟。”

廖金輪此舉,是擔心陸雲學不來初始版本,所以才把精簡風格的靈劍訣也一同送給了他,如此一來,即使陸雲學不會前者,也還可以修煉後者。

廖金輪算是非常非常有誠意的了。

陸雲詫異的看著他,問道:“廖宗主為何要對我這麼好?”

廖金輪露出幾分緬懷的神情,說道:“當年廖某隻是一個落魄人,要不是被天宇劍皇搭救,早就成為了仇家的刀下亡魂。”

“從天宇劍皇救下廖某的那刻起,我就暗中發誓,要一輩子追隨劍皇左右,可惜廖某資質不夠,無法像那些劍道天才一樣,隨天宇劍皇一同跨入界行山。”

當初的劍皇宗,非常強大,幾乎是崑崙所有劍修的嚮往之地,誰都希望能夠得到天宇劍皇的一二指點。

然而在劍皇宗的巔峰時期,天宇劍皇卻做了一個巨大決定,踏入界行山,踏入那片更加殘酷的修煉之地。

同時天宇劍皇也帶走了一批劍道天才。

彆看廖金輪現在是靈劍宗宗主,當年劍皇宗鼎盛的時候,天才橫行,他在裡麵連個影子都冇有,自然是不夠資格追隨天宇劍皇踏入界行山。

“我不怪天宇劍皇,隻怪自己不爭氣,也明白,以我當時的水平,進了界行山也是充當炮灰的料。”廖金輪感慨說道。

陸雲讚同道:“這麼看來,那位天宇劍皇,確實不錯,要是換成其他人,是根本不會介意身邊多帶幾個炮灰的。”

“所以我非常感激天宇劍皇,自從界行山關閉之後,我就一心留在劍皇宗,刻苦修煉,終於慢慢有了一點成就。”

“這點成就在跟隨劍皇的那些天纔看來,或許就是垃圾,但是在留下來的這些人當中,卻已經足夠讓我占據一席之地。”

“我知道踏入界行山無望,於是立誌一輩子守護劍皇宗,守護天宇劍皇的傳承,可惜,後來劍皇宗解體,我也無能為力,隻能獨攬一宗,成為一宗之主。”

廖金輪感慨萬千的說著。

陸雲終於知道廖金輪為什麼會如此對待自己了,他報答天宇劍皇無門,隻好將這份心意,放到自己這個傳承者身上。

倒是個知恩圖報之人。

陸雲對廖金輪的印象有了極大的改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