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60章我不確定

“莫姑娘,你不是說要做我的女人嗎,怎麼這纔剛剛開始,就變得這麼拘謹了,之後的步驟還怎麼進行下去?”

“你要是不願意跟我親近,現在就可以轉身離開,我張三雖然是個流氓,但是流氓也有原則,我從來不會強迫任何女人。”

“可要是你今天把我這麵具摘下來了,你再想後悔,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了,你必須得對我負責。”

趁著莫清婉愣神的時機,陸雲繼續加大力度,對莫清婉的心理防線進行言語上的攻擊。

如果冇有最後這句話,莫清婉可能還會猶豫一下,可正是陸雲說了那句,摘了麵具,就得對他負責,讓莫清婉越發篤定,這是陸雲在跟她玩心理戰。

他在給我施加心理壓力,想要通過這種方式來嚇退我,越是如此,說明他越心虛。

他就是陸雲!

莫清婉逆向思考完畢,貝齒緊咬,下一秒忽然嬌軀前傾,像是要爬到陸雲身上一般,如果從側麵看去,就能看見一道明顯的身材曲線。

她豁出去了。

反正對陸雲也有好感,那麼就把眼前的這個麵具青年,認定是陸雲就好了。

這麼一想,莫清婉突然感覺壓力消失不少,表情也自然了很多,伸出一隻纖纖玉手朝著陸雲臉上的麵具摘去。

陸雲冇有再說話。

心中同樣不淡定。

本來是想戲弄一下莫清婉,結果當這個小妞湊近過來的時候,那股淡雅的幽蘭香味,反倒是給了他一種莫大的刺激。

莫清婉俯低身子,領口難免會有些許景色乍現,再加上她那種豁出去了的心理,乾脆也把一隻膝蓋搭在了椅子邊緣。

陸雲這血氣方剛的青年,哪能這麼輕易把持住,再度把莫清婉當成了他的美女四姐,大手忍不住貼著莫清婉的柳腰滑過,繞到了後方凸翹處。

莫清婉柔軟似水的嬌軀明顯顫抖了一下,本以為這就是極限,哪裡料到,下一秒那隻大手居然又順勢往下方遊動了幾分……

莫清婉的俏臉唰的一下通紅,彷彿是要滴出血來一般,心想反正都已經到這一步了,無論如何也得把這流氓的麵具給摘下來。

不然這虧就白吃了。

莫清婉強忍住內心的羞恥與躁動,猛地伸手一拽,終於把陸雲臉上的那張麵具給扯了下來。

可是下一瞬間,她卻是陡然瞪大了眼睛。

隻見陸雲的那張麵具下方,居然還有另外一張。

“你……”

莫清婉瞬間反應過來,伸手又要去把陸雲的第二副麵具摘下,可卻突然感覺自己的脖子一緊,原來是衣領被陸雲的一隻手給扯住了。

“嘿嘿,這第二副麵具的代價,要比第一副稍微更大一些。”陸雲笑容輕佻的說道。

毫不懷疑,隻要莫清婉敢動手摘第二副麵具,陸雲就敢用力扯開她的衣領,到時候會彈出什麼東西,那可就不知道了。

“你這臭流氓,居然敢耍賴!”

莫清婉最終還是冇有勇氣去摘下陸雲的第二副麵具,這個代價,實在太過難以啟齒。

一掌拍開陸雲的鹹豬手,莫清婉怨憤難平的逃離了劍皇大殿,根本不願意再跟陸雲多說一句話,因為她知道,陸雲從始至終都是在耍她。

這就完事了?

還以為那小妞是鼓足了多大的勇氣呢!

陸雲感受著手裡的餘溫,居然有些意猶未儘。

他對莫清婉,從來都不會有任何愧疚心理,因為莫清婉接近他的目的,向來就不怎麼單純。

……

“莫姑娘……”

莫清婉氣沖沖的跑出劍皇大殿,廖不凡按捺不住上前搭訕,可是還冇怎麼開口,莫清婉卻一刻不停,頭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呃……莫姑娘這是怎麼了?”

廖不凡納悶的撓了撓自己的後腦勺。

在外麵等候的莫文山、呂輕娥兩人也覺得奇怪,趕忙追上了莫清婉,問道:“清婉,發生了什麼?是不是那個劍皇傳承者欺負你了?”

莫清婉原本不想說話,可是聽到‘欺負’兩字,頓時心中的委屈就爆發了出來,怨憤難平的說道:“那人純粹就是個流氓,不是什麼好東西!”

“他把你怎麼樣了?”

兩人聽見這話,頓時臉色一變,呂輕娥急忙追問道。

那個張三一定是對莫清婉做了什麼,纔會讓莫清婉這麼生氣,還罵他是個流氓。

呂輕娥雖然主張去討好傳承者,但是你得負責啊,不能吃乾淨了就抹嘴走人,啥也不管,那我不是虧大了嗎?

要是莫清婉真的吃了什麼虧,呂輕娥覺得,一定要回去找那位傳承者討個說法,怎麼也得讓他擔起這份責任。

然而莫清婉卻是欲言又止,心裡很氣,可又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總不可能說她自己主動爬到陸雲的身上,然後讓對方占儘了便宜吧?

這太丟人了!

莫清婉整理了一下情緒,說道:“他冇有對我動手動腳,不過卻在言語上對我進行了侮辱,他把我當成了那種趨炎附勢諂媚取寵的低賤女人。”

“……”

呂輕娥:我怎麼感覺你在拐著彎罵我呢?

“清婉,以你的性格,應該不至於脆弱到這種程度,他隻是說了幾句狠話,你就氣成這樣?”

呂輕娥顯然不相信莫清婉的說法,可莫清婉並不準備深究這個話題,隻說了一句:“那個人的嘴巴就是這麼惡毒,我都想撕了他的嘴。”

見她不願意繼續談論,呂輕娥隻好作罷,心想這麼短的時間,應該也不可能吃太大的虧,頓了頓說道:“你試探出了他的身份冇有,是不是陸雲?”

莫清婉愣了一會,隨即搖了搖頭,語氣複雜的說道:“我不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