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56章服不服?

恐怖的皇級劍意,貫入莊德亮和謝丞二人的胸口,瞬間令他們踉蹌後退,口吐鮮血,滿臉皆是驚駭表情。

正常來說,他們是金丹期修為,不可能這麼柔弱。

可剛剛他們是純粹的比拚劍意,並未施展功法和武技攻擊,也不會料到陸雲的身上,會突然間迸發出皇級劍意。

種種因素,加上大意過度,這才導致受了內傷。

而更讓他們驚恐的是,陸雲剛纔說的那句話,不到兩個小時,他就從一個不懂劍意的小白,邁入了皇級水準。

這等劍道天賦,不能說恐怖,而應該稱之為逆天。

劍道天賦逆天!

如何不駭人?

胖子積極說道:“這個我可以作證,三哥領悟劍意的時候,我就在旁邊,親眼看著他從零級劍意,破入皇級!”

他神色激動,自豪無比,好似悟出了皇級劍意的是他自己一般,尖銳的嗓音把震撼中的三人驚醒了過來。

廖金輪精神大震,同樣激動:“皇級劍意!果真是皇級劍意!!哈哈,莊德亮、謝丞,現在你們兩個還有什麼可說的?”

傳承,代表的是一種天賦的認可。

陸雲得到了劍皇傳承,說明天宇劍皇對他的劍道天賦,極其認可。

這是一種未來的趨勢,並不代表陸雲當前的實力。

廖金輪站出來護住陸雲,就是想護住他這株幼苗,可哪裡知道,陸雲根本就不是一株幼苗,而是一棵參天大樹。

兩個小時不到,就從一顆埋在泥土中的種子,發芽破土,生長成了一棵參天大樹,這叫人如何能夠相信啊!

這必然是崑崙劍修史上的一個奇蹟!

廖金輪得意大笑,忽然又是想到了什麼,猛地一巴掌抽向胖子的腦袋:“都告訴過你不能冇大冇小的喊宗主三哥,你的耳朵掉地上了是吧?”

胖子委屈。

此時。

陸雲已經大步行至莊德亮和謝丞二人跟前,劍意震盪,神情霸道,絲毫不擔心這兩人會突然發起反撲。

“服不服?”

陸雲眼神堅定,直視著二人。

“劍皇饒命……”

噗通!

噗通!

莊德亮和謝丞同時跪倒在地。

是的。

他們跪了。

而且直接稱呼陸雲為劍皇。

因為此刻站在他們麵前的陸雲,身上散發出來的劍意氣息,正與天宇劍皇無異,彷彿是天宇劍皇親臨。

這是他們的劍意源頭,天然具備強大的壓製力。

所以哪怕兩人是金丹期,哪怕陸雲隻是煉氣期,他們也跪在了地上,根本提不起半點反抗的心思。

唯有驚懼。

“罪人謝丞,謹遵天宇劍皇宗旨,願意交出鬼劍宗宗主之位,望劍皇輕罰!”

“俺也一樣!”

謝丞和莊德亮兩人,彷彿已經產生了幻覺,完完全全把眼前的人,當成了他們的昔日劍皇,不敢再有半點不敬。

然而,陸雲卻忽然淡漠說道:“冇興趣。”

冇興趣?

眾人都是微微一愣。

此時陸雲身上的劍意已經收斂,謝丞和莊德亮兩人這纔回過神來,他們剛纔太過驚恐,竟然把陸雲當成了天宇劍皇。

後背完全被汗水打濕。

廖金輪不解問道:“宗主,您剛纔為何說冇興趣?”

陸雲搖了搖頭:“你喊我張三就行了,我來劍皇山僅僅隻是為了碰碰運氣,冇想到把你們的劍皇傳承給拿走了,我對你們這個三宗之主的位子,的確冇什麼興趣。”

聽見陸雲這話,幾人頓時露出詫異的表情。

居然還會有人對宗主之位不感興趣,而且還是三大劍宗的宗主?

也不知道他說的是真是假。

廖金輪皺眉說道:“可是當初天宇劍皇說過,傳承者就是劍皇宗的新一任宗主,您如果不肯接任,怕是不妥當吧?”

“有什麼妥當不妥當的,反正你們劍皇宗都已經解體了。”

“話不能這麼說,劍皇宗雖然已經解體了,但是我們一直都還遵循著天宇劍皇留下的宗旨,您如果肯接任宗主,我們三大劍宗不介意再次合併……”

廖金輪說著,瞥了旁邊的謝丞和莊德亮一眼,接著道:“況且剛纔這兩位也說了,願意交出宗主的位子。”

兩人臉色微變,不知道怎麼反駁。

他們剛纔之所以說出那樣的話,是因為一時間驚恐,把陸雲誤認為是天宇劍皇,現在清醒了過來,說不後悔是假的。

可畢竟是他們親口說出去的承諾,要是這麼快就反悔,不是在打自己的臉嗎?

廖金輪繼續勸說道:“我其實一直都挺期待劍皇宗能夠重建的,所以希望您能夠好好考慮一下。”

“你是真心的?”

“天地可鑒!”

陸雲思索片刻,忽然把胖子拉到了廖金輪的跟前,笑著說道:“既然你這麼希望劍皇宗重建,那行,以後這劍皇宗的宗主位子,都由這傢夥擔任。”

廖金輪頓時大驚失色道:“這個玩笑可萬萬開不得啊!”

胖子也是大吃了一驚。

陸雲嚴肅說道:“你覺得我像是在開玩笑?我接受劍皇傳承的時候,這位廖兄弟就在旁邊,算是半個傳承者,讓他來當宗主,有什麼問題?”

陸雲還有那麼多的事情要做,哪裡有心思留在這裡當什麼宗主,既然廖金輪執意如此,陸雲乾脆把這個擔子推給胖子。

“況且,之前在劍皇山頂的時候,你誤以為廖兄弟是傳承者,如此激動,應該就動過讓他當三宗之主的心思了吧?”

陸雲玩味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