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36章樂觀

陸雲的金丹碎了。

僅僅隻剩下幾顆假丹,是他把無名神功傳授給幾位姐姐後,出現在陸雲丹田內的假丹,他不會輕易去觸碰。

而陸雲自己原本的金丹所在位置,則是已經變成了一片迷濛的紅雲,隱隱有雷光閃爍,就像是那片灰霧空間上方,那朵雷雲的凝縮版。

難道是剛纔觸碰到的雷電,對自己的丹田進行了改造?

陸雲隻能這麼理解。

要不然也不可能隻轟碎了自己的金丹,周圍那些如同小行星般週轉的假丹,卻完好無損。

不管是什麼原因導致如此,既然它出現了,肯定有它的道理。

存在即是合理。

陸雲坦然接受。

整理了一下情緒,陸雲起身返回,從雷雲沼的第六層,一直穿過第五層、第四層,最後回到外麵穩定的三層。

全程冇有一道雷電降落到他的身上。

就如同他進去的時候一樣。

有如神助。

外麵的眾人早已經石化,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來表達他們的情緒,腦海中隻剩下兩個字:離奇!

實在離奇!

他們要是把今天所看見的一切,說回去給他們的老師聽,估計老師都會以為他們是在開玩笑。

“小陸雲,你擔心死我了!”

王冰凝淚眼婆娑,眼睛都哭腫了,見到陸雲出來,立刻朝著他飛撲了過去,吊掛在他的身上。

依舊是八爪魚般的纏繞姿勢。

毫不在乎周圍眾人怪異的眼神。

她剛纔真的以為再也見不到小陸雲了,要是小陸雲死在了裡麵,她一定會自責,自責自己怎麼冇有攔住他。

陸雲無奈的拍了拍她的翹臀:“我這不是好好的嗎?”

孫曉雪雙眼晶晶發亮,跑上前驚詫無比的說道:“光頭弟弟,你也太厲害了吧,居然這樣都能活下來,你是冇有看見剛纔那些人表情,嘴巴都合不攏了。”

“現在他們的嘴巴也冇有合上。”陸雲侃笑說道。

確實像他說的那樣,剛纔那一幕太過震撼了,周圍的那些學員,包括孫晨在內,全部都目瞪口呆,直到現在也冇有回過神來。

莫清婉表情複雜。

看見王冰凝掛在陸雲的身上,心中那絲消散不久的嫉妒心,再次浮現了出來。

這就是青帝認可的大機緣者嗎?

遭到那樣的一記雷電重創,居然都還能存活下來,就跟個冇事人似的。

莫清婉又開始嫉妒陸雲的運氣,不僅嫉妒陸雲的運氣,還羨慕王冰凝,真希望此刻掛在陸雲身上的人,是她自己。

很複雜的一種心理。

莫清婉怔了怔神說道:“陸雲,剛纔那麼凶猛的一道雷電擊在你的身上,難道你就真的一點不適感都冇有?”

方纔那一瞬間,陸雲的身體都已經被彈飛出去了,要是一點事都冇有,那他這身體的強度,可謂是逆天啊!

莫清婉寧願陸雲此刻是在硬撐,假裝冇事。

陸雲若有所思的看了莫清婉一眼。

他跟這個姑娘不是第一次相處了,通過各方麵的言行舉止,對她也有了一個深刻的瞭解。

心性不壞,隻是思想複雜,這種體質,用世俗的說法來說就是矛盾綜合體。

糾結症晚期。

肯定是受到了呂輕娥的影響。

這麼一對比,陸雲忽然覺得,王冰凝從小遠離莫家,倒是一件值得慶幸的事情了。

“也不能說一點事冇有,我的金丹碎了。”陸雲如實回答道。

“什麼,小陸雲你的金丹碎了?”

王冰凝聽見這話,一下子就從陸雲的身上跳了下來,毛手毛腳的在陸雲的肚子上摸來摸去,擔憂說道:“居然連金丹都碎了,嚴重不嚴重啊?”

陸雲一臉黑線。

一個修煉者的金丹碎了,你說嚴重不嚴重?

啪的一巴掌將王冰凝的小手拍開,陸雲語氣平靜說道:“金丹碎了,和我死在裡麵,你選擇哪個?”

“當然是寧願金丹碎了。”

王冰凝毫不猶豫的回答,隨即就慶幸的鬆了一口氣說道:“還好還好,隻是金丹碎了而已,至少你還活著不是。”

“這就對了嘛,我們萬事都要往好的方麵去想。”陸雲笑著說道。

“就是就是。”

“……”

莫清婉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評價他們二人了,金丹碎了,居然還在這裡慶幸,你們到底是有多樂觀啊?

要不是陸雲執意去觸碰那片灰霧,這種情況完全可以避免。

不知道他們在慶幸什麼。

不過莫清婉這個矛盾複雜體,心理卻再次發生了些許變化。

剛纔那種嫉妒和羨慕,又消失了。

不遠處,白衣青年孫晨腳步一滯。

他是準備過來和好的。

畢竟陸雲這個人雖然瘋狂,但是運氣好到爆棚,可不就是傳說中的氣運之子,將來說不定會有什麼大機遇。

冤家宜解不宜結。

當聽見陸雲是金丹期修煉者後,孫晨嚇了一大跳,怪不得在比試之前,他從陸雲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可怕的氣勢。

那股氣勢直接把孫晨震懾到心虛,不敢再跟他比武,這纔有了後麵的比試膽量。

他也終於明白了陸雲之前說過的那些話,什麼隻要他點頭,莫清婉都得嫁給他,並非空穴來風。

這麼年輕的金丹期修煉者,呂輕娥那種勢利女人,肯定巴不得將她的兩個女兒都嫁給他。

交好陸雲,不虧。

這是孫晨剛剛那一瞬間產生的想法。

可下一秒就聽見陸雲說他的金丹碎了,那還有這個交好的必要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