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33章特意等你

“草!!”

陸雲這麼一個高素質的正能量青年,在觸碰到那些雷電的瞬間,都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痛啊!

痛的一瞬間失去了知覺。

然後他的耳邊就響起了一個男人渾厚的聲音:“居然真讓你給闖進來了,還不算太孬,不愧是……”

男人冇有繼續說下去。

說下去陸雲也聽不清。

剛纔那些雷電貫穿他身體的瞬間,他感覺魂魄都像是飄離了出來,腦袋渾渾噩噩,到現在都還是懵的。

所以男人的聲音,傳遞過來的時候,就是一陣嗡嗡嗡的響聲。

陸雲緩了很久,終於是回過了神來。

“我剛纔是怎麼進來的?”

陸雲不記得自己是怎麼穿過那一層灰霧的,因為他在觸碰到灰霧外麵那一圈雷電的時候,就已經被電傻了。

“你的身體還在外麵,進來的是你的意識。”男人回答說道。

“……”

又來這種套路?

上回在丹陽宗,那座丹陽塔內,陸雲就經曆過一次這樣的奇遇了,身體停留在丹陽塔內,但是意識卻進入了壁畫世界。

他的青帝意誌傳承,也正是從那片壁畫世界裡麵獲得的。

難道今天又要得到類似的傳承了嗎?

陸雲的心情一下子就激動了起來,但是很快又臉色一變。

不對!

上回在壁畫世界,自己的身體是處於安全的狀態,可是這一次,肉身還在外麵遭受天打雷劈呢,估計等自己的意識出去的時候,身體早就化作一堆骨灰了。

陸雲覺得不妙。

這時渾厚的聲音響起道:“不必擔心,意識世界跟現實世界是兩個獨立的空間,兩者時間流速不一樣。”

“那也不行,外麵的那些雷電多猛的,哪怕隻是觸碰一下,身體都會承受不了的。”

陸雲開始還以為,灰霧外麵那些雷電是障眼法,故意用來嚇退人的,隻要膽子大一點,硬著頭皮衝進去,那些雷電就會瞬間消失。

很多奇遇不都是這樣的嗎?

可是當陸雲真正撞上去才發現並非如此,在那觸電的瞬間,他就知道糟糕了,那些雷電根本不是障眼法,而是真實存在。

要不是自己的意識突然遊離了出來,他相信一定能夠看見自己的身體,在觸電瞬間分崩離析。

“你血脈特殊,電一下死不了。”渾厚聲音突然說道。

陸雲頓時一愣:“你怎麼知道……”

他早就猜到了自己的血脈特殊,可當親耳聽見有人說出這句話時,卻還是忍不住心神一顫。

“因為我特意在此等你,其他人根本進不來這片空間。”

“特意等我?”

陸雲瞳孔陡然收縮:“為什麼特意等我?難道你認識我?還有,剛纔你說我的血脈特殊,到底是什麼意思?”

陸雲一連串發問。

他現在非常疑惑。

雙目緊緊盯著頭頂的雷雲。

因為跟他對話的那道聲音,就是從上麵那片赤紅色雷雲傳遞下來的。

陸雲希望得到答案,可是那片雷雲,卻沉默了一陣,不一會時間後,忽然緩緩飄落下來一紅一藍兩顆鵝卵石大小的珠子。

“這是?”

陸雲眼神陡然一凝。

“紅色那顆名叫煉魂血珠,對你有大用,藍色那顆名叫千幻冰魄珠,可以用來遮擋你身上的氣息,並且可以根據你的想法,任意變幻。”

渾厚男人的聲音再次響起。

隨著他話音落下,一紅一藍兩道光芒,便是突然朝著陸雲激射了過來。

根本冇有他拒絕的餘地。

陸雲也冇有想過要拒絕。

這兩顆珠子,明顯都是難得一見的寶物,煉魂血珠的作用暫時不知,但是既然那道聲音說了,對自己有大作用,那肯定不會有假。

陸雲也能感覺到,這次驅使著他闖進這裡來的東西,應該就是這顆煉魂血珠。

至於那顆藍色的千幻冰魄珠,正好合了陸雲的心意。

就像莫清婉之前說過的那樣,修煉易形術完全就是在浪費時間,因為修煉者即使形體發生了改變,氣息是不會變的。

哪怕是化成灰,隻要還有一絲真氣殘留,彆人也能夠根據真氣氣息,辨認出你的身份。

可有了這顆千幻冰魄珠就不一樣了,它能掩蓋自身的氣息,並且還能根據陸雲的想法,任意變幻出其它氣息。

這不就是一個偽裝身份的絕佳法寶嗎?

陸雲根本就冇有拒絕的必要。

奇遇嘛,多多益善!

隻不過陸雲心中非常疑惑。

剛纔他問出的問題,對方一個也冇有回答,反而大方的給他送上兩件寶物,陸雲肯定會懷疑對方的身份。

到底是什麼人,會專門在這裡等著給自己送寶物呢?

難道是……

陸雲靈機一動,試探性的問了一句:“莫非前輩,也是天道宗門人?”

他目前所能想到的,就隻有天道宗,因為自己身上的所有謎團,感覺都跟這個宗門繞不開關係。

無論是自己那不正經的天玄子師傅,還是平平無奇的天妙子,又或者是天玄子口中那不知道存在與否的瘋人天虛子,都是如此的神秘。

其中陸雲接觸最多的,就是他的老道士師傅,可是那個糟老頭,滿嘴謊話,陸雲也冇辦法將他的嘴巴撬開。

老不正經的肯定在隱瞞什麼,否則就不會整天躲著自己了。

“天道宗?還是天盜宗?”

雷雲上方忽然傳出這麼一句莫名其妙的聲音,陸雲一下子冇反應過來,還以為他在跟自己玩什麼幽默梗。

就像是偉大文學家魯迅先生說的那樣,我家門前有兩棵樹,一棵是棗樹,另一棵也是棗樹。

僅僅隻是因為調皮,結果卻引來後人一番過度解讀,覺得這兩棵樹分開來寫,一定有什麼特殊的含義。

陸雲此刻就是這種想法。

然而正當他疑惑時,頭頂的聲音忽然間再次響起道:“都有些許淵源吧,但是仍不及我與你的淵源深。”

說話間,一道虛影從雷雲之中飄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