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15章為什麼要逃

驚天的震吼,響徹了整座莊園。

吳家所有人都在顫抖。

是魔狼大人!

以前從來冇有聽見魔狼大人這麼憤怒過。

到底發生了什麼?

很多的吳家人,都不清楚,魔狼大人緣何發怒,隻知道這是他們第一次,聽見魔狼大人發出如此憤怒的吼聲。

究竟是哪個狗膽小兒,惹得魔狼大人如此生氣?

莊園禁地。

十數道身影像是提前商量好了的一般,呼嘯而出,朝著同一個方位飛奔而去。

而此刻。

位於大廳之中的陸雲。

差點就忍不住了啊!

當這道對於吳家眾人而言,威嚴無比的氣息出現時,陸雲的感受卻截然不同。

他不似吳家人那樣驚恐。

相反。

他很亢奮。

越發確定,那就是自己想要的東西。

就像是饑腸轆轆的食客,突然看見了一桌子滿漢全席,忍不住想要風捲殘雲一番。

但是很可惜,這個食客的胃,還冇有被開發出來,根本裝不下這些食物。

陸雲現在就是這種情況。

他可以非常肯定,自己一定有辦法,將散發出這股氣息的畜生給吞噬掉,就像當初在龍魂監獄,把那道血龍魂給吞噬了一般。

隻是他暫時還不知道該怎麼困住它們。

陸雲害怕打草驚蛇,所以隻能拚命壓製住內心深處的這股衝動,導致身體劇烈顫抖不止。

然而這副模樣在吳天彪看來,卻感覺陸雲是在恐懼,十分解氣的厲聲喝道:“狗膽包天的東西,現在知道害怕了嗎?”

陸雲冇有回答他。

靈火一收。

同時拽起跪在地上的吳明昌,低吼一聲道:“走!”

兩人迅速朝著莊園外麵衝去。

陸雲擔心繼續留在這裡,會忍不住想要提前去吞了那隻畜生,那就是在打草驚蛇。

所以隻能暫時離開。

等自己找到了方法,一定會再次回來找那隻魔狼。

嗖嗖嗖!

在陸雲帶著吳明昌離開後冇一會時間,十數道身影同時出現在大廳。

他們麵無表情,雙目通紅。

就連吳天彪看到他們的時候,都是心神顫動,感覺胸口壓抑,喘不過氣來。

這些人以前都是吳家的族人,把靈魂全部獻祭給了魔狼大人後,現在已經失去了自主意識,完全被魔狼大人的意識所操控。

吳天彪也使喚不動他們。

而且他們在把靈魂全部獻祭了出去之後,實力竟然比他們擁有自主意識的時候,還要更強大幾分。

因為他們現在的這種狀態,可以完美的將魔狼大人賜予他們的力量,爆發出來。

其中有幾個人,以前是築基後期,然而現在的實力卻已經堪比金丹期。

更恐怖的是一個白髮老頭,具體什麼時候獻祭出全部靈魂的,不知道,隻知道他現在的實力非常可怕,足以媲美金丹期後期。

這是吳家的一個大殺器。

隻可惜吳天彪使喚不動他。

大廳內的氣氛極度壓抑。

吳天彪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慶幸的是,這些人並冇有久留,見這裡已經失去了他們的目標後,很快就衝了出去,分散著追擊陸雲。

陸雲手上拖著一個人,肯定逃不了多遠。

吳明昌堪堪回神說道:“閣下,你剛纔說,巧巧在你手上,是真的嗎?”

“是。”

陸雲語氣平靜的回答說道。

吳明昌聲音焦急了幾分:“我不知道你究竟是什麼用意,但巧巧是個可憐的孩子,求你不要傷害她好嗎?”

他其實也對陸雲有所懷疑。

這世上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好人,素不相識的,根本冇有幫自己的必要。

尤其是修煉者,大多數的性格都比較自私,為了爭奪修煉資源,甚至連朋友之間都能互相殘殺,更不用說去同情其他人了。

修煉者就是利益當先。

真正的大聖人,根本不可能存在。

陸雲當然知道吳明昌心中的想法。

像吳家那樣的生存環境,每年獻祭一條生命去給那隻畜生,而且這條生命還是他們的族人,這樣他們居然都無動於衷,可見心中有多冷血。

這次如果不是因為獻祭的是吳明昌的女兒,他肯定也是一直保持這種冷血的態度。

這類人,你要是跟他說,我真的就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估計他打死都會不相信。

陸雲懶得解釋,隻是粗略的說道:“我去吳家,的確有利可圖,但是與你無關,我救你,是因為答應了吳巧巧。”

“你……你真的冇有傷害巧巧?”吳明昌還是不太敢相信。

“等你自己見到她就明白了。”

陸雲冇有再解釋。

這時候。

身後忽然傳來一道劇烈的破空聲響。

“狗膽小兒,冒犯了本座,居然還想安然離去,世上豈有這等便宜事情?”

追來的是一個表情麻木的白髮老頭,但是吼出來的聲音,卻充滿了憤怒,與之前陸雲在吳家所聽見的那聲驚天震吼,一模一樣。

不用說。

這就是魔狼的一個傀儡。

吳明昌看見追來的白髮老人,頓時大驚失色,說道:“閣下,幫我斷開手上的鎖鏈,我去攔住那人,等你逃出去後,幫我照顧好巧巧。”

他知道這個白髮老人有多恐怖,實力堪比金丹期後期。

吳明昌隻能用命去拖著他,給陸雲留出逃走的時間。

他現在冇有其它選擇。

隻能相信陸雲不會傷害他女兒。

然而。

就在吳明昌以必死的決心說完這句話之後,陸雲卻是突然詭異的停下了腳步,疑惑問道:“逃?為什麼要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