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13章混個臉熟

吳天彪正在大發雷霆的時候,一個吳家的族人,忽然間神色匆匆的跑了進來。

“家主,情況有些不對勁!”

“什麼不對勁?”

“我剛纔在門衛監控室值守的時候,看見有個人刷開門鎖進了我們吳家,電子資訊上顯示的是吳三的名字,可是我看那人的體型,根本不像吳三。”

“難道吳三那邊出了問題?”

吳天彪的臉色頓時變得極其難看。

吳三是他派出去抓吳巧巧的,現在有人拿著吳三的身份牌,闖了進來,說明吳三那邊肯定出現了意外。

要是不把吳巧巧帶回來,在規定時間內獻祭掉,魔狼大人絕對會震怒。

到時候會發生什麼,誰也無法預料。

“該死的東西!”

吳天彪麵露凶狠之色,一腳踹在吳明昌的身上。

要不是這個吳家的罪人,把吳巧巧給放走了,根本不可能出現這麼多的麻煩。

吳明昌雖然捱了吳天彪一腳,但是聽說吳三冇有把吳巧巧帶回來,心中頓時生出了一絲僥倖。

吳天彪表情陰沉說道:“立刻去中央監控室,把那個人找出來,我倒要看看是哪個吃了熊心豹子膽的,敢多管我們吳家的閒事!”

“是!”

“不必了。”

就在這時,一道輕淡的聲音忽然響起。

隻見一個青年從門口緩緩走來。

鴨舌帽、墨鏡、口罩,把他的樣貌遮擋的嚴嚴實實。

正是陸雲。

吳天彪身上陡然凝聚出一股濃鬱的血氣,警惕的注視著陸雲說道:“你是何人?吳三的身份牌,為什麼會在你的身上?來我們吳家所為何事?”

吳天彪一連問出三個問題。

陸雲說道:“吳三已經被我殺了,吳巧巧在我的手上,至於我的身份,你不必知道。”

陸雲冇有摘下墨鏡和口罩,並不打算暴露身份。

之前在麵對吳三的時候,陸雲本來打算用天歃王的身份去壓他,結果非但冇有成功,反而是被吳三給狠狠的嘲諷了一頓。

陸雲終於認清了一個現實。

他的天歃王身份,在這些神秘勢力看來,純粹就是個笑話。

既然如此,乾脆不暴露身份,免得再遭受一頓嘲諷,也免得招來麻煩。

吳天彪雙眼微微一眯,說道:“你想要什麼,錢?你能殺得了吳三,說明你也是一名修煉者,金錢這種東西,對你來說應該輕而易舉吧?”

他根本不在乎吳三是否已經死了,在乎的是,吳巧巧在陸雲的手上。

在吳天彪看來,陸雲這次闖來吳家,肯定是想跟吳家談條件,作為交換吳巧巧的條件。

陸雲搖了搖頭,說道:“不是,我來是為了帶走吳巧巧的父親,另外,順便再見一見你們所謂的魔狼大人。”

“放肆!”

吳天彪怒喝一聲,緊接著冷笑說道:“年輕人,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他從來冇有見過這麼狂妄的人。

孤身闖到吳家,說要帶走他們吳家的罪人,不僅如此,居然還揚言說要見魔狼大人。

這不是在搞笑?

魔狼大人何等尊貴,豈是你這一個小雜毛,說見就能見的?

就連吳家本族人,除了獻祭的時候,平常都不敢輕易去驚擾魔狼大人,最多也就是通過召喚的方式,見一見魔狼大人的虛影。

這青年就是在搞笑。

吳天彪壓下心中的怒火,玩味說道:“其實我挺好奇的,你為什麼要幫吳巧巧,又為什麼要見魔狼大人?難道你跟他們父女,有什麼交情不成?”

不止是吳天彪好奇。

吳明昌自己也好奇。

雖然這個青年遮擋住了相貌,但是吳明昌可以肯定,自己以前絕對冇有跟這個青年打過交道。

打過交道的人,即使戴上了口罩,應該也是能夠辨認出來的。

吳明昌同樣疑惑。

陸雲掃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吳明昌,猜測他可能就是吳巧巧的父親,說道:“我並不認識他們父女,單純就是覺得,你們那魔狼大人,做法太過殘忍。”

還有一個原因,陸雲冇說。

他是想要先來看看這盤大菜,究竟合不合自己的胃口。

那種來自於血脈深處的渴求,讓陸雲變成了一個饑腸轆轆的食客,非常非常非常想見識一下那隻血紅色的魔狼。

混個臉熟,將來吞噬你的時候,也能多一份親切感不是?

可是這種驚人的想法怎麼能說出來呢?

說出來嚇壞了小朋友怎麼辦?

所以陸雲很自然的給自己貼上了一個匡扶正義的標簽。

他本來也是在匡扶正義。

這種說法並冇有什麼不妥。

吳天彪卻像是聽見了一個天大的笑話般,用一種看神經病的眼神,看著陸雲,抑製不住嘴角的譏笑說道:“所以,你隻身跑來這裡,純粹就是多管閒事?”

陸雲想了想,認真的點頭說道:“可以這麼說吧!”

“你他媽還真拿自己當救世主了?!”

吳天彪猛地收斂起了臉上的譏笑之意,爆喝一聲,頓時體內磅礴的真氣與血氣交混,洶湧而出。

轟——

吳天彪雷霆般出手,準備將陸雲直接打廢,然後逼問出吳巧巧的下落。

“等我將你這位吳家的家主打跪,就不信那頭畜生不出來!”

陸雲毫不示弱,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鏡,隨後凝聚著狂暴力量的拳頭,迎著吳天彪就轟砸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