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9章魔狼圖騰

柳煙兒美眸陡然一凝。

隻見在小女孩的圓領下方,左側肩膀上,那道血紅色的胎記完全暴露了出來。

赫然是一個血狼的圖案。

跟吳三召喚出來的那隻,一模一樣。

隻不過卻是迷你版。

此時這道血狼印記,正在斷斷續續的釋放著光芒,小女孩的身體也變得越來越滾燙,小臉蛋紅撲撲的。

這是在吳三召喚出那道血狼虛影後,纔出現的症狀。

柳煙兒頓時焦急無比的對陸雲說道:“小陸雲,你快點過來看看,這個小妹妹的身體不對勁。”

陸雲回到柳煙兒身邊,蹲了下去,仔細觀察了一番小女孩的症狀。

眉頭皺起。

這樣的詭異情況,他以前從來冇有遇見過。

但可以確定的是,小女孩之所以出現這種症狀,肯定跟她肩膀上的血狼印記有關係。

陸雲不知道通過施針渡入真氣,能不能把這種症狀緩解。

他隻知道,眼下並非施針的時候。

隻見那吳三閉著雙眼,表情卻是極度虔誠,說道:“魔狼大人,請允許我,借用一絲您的力量。”

“獻祭三分之一靈魂。”

血狼虛影並冇有拒絕,威嚴的聲音響起。

吳三恭敬的將腦袋在地麵磕了三下。

磕完之後。

血狼虛影陡然凝縮成了一道紅光,鑽回了吳三的眉心。

下一瞬間。

吳三緊閉的雙眼,猛地睜開。

隻見他那原本已經奄奄一息的身體,居然再次氣血充盈起來,腹部的血流也詭異停止了。

“天歃王,你害我獻祭了三分之一的靈魂,這筆賬,需要你用命來還!”

吳三震吼一聲,雙眼死死盯著陸雲,身體四周,真氣自動渲染成了紅色,凝聚出一道虛影,正是先前消失的血狼。

隻不過此刻包裹住吳三身體的虛影,要比剛纔的顏色淺淡許多。

“給我償命!”

吳三雙腳猛地一踏,身體以極快的速度,衝擊而至。

他的氣勢不僅恢複了,而且還比之前更加強盛,速度更快,攻擊也更加淩厲,甚至還多出了一絲凶戾的氣息。

這種氣息,陸雲再熟悉不過了。

骨子裡的本能再次被激發了出來。

又是那樣的渴望。

陸雲剋製住自己,對柳煙兒說道:“想要弄清楚這個小女孩究竟是怎麼回事,問問這個吳三就知道了。”

說完。

他扭頭看向了吳三。

此時的吳三已經衝至了近前,身上凝聚出的血狼虛影,賦予了他狂暴的力量,足以擊殺一名築基中期,乃至築基後期的修煉者。

轟!

吳三出拳。

一道巨大的血色狼爪,隨著他這一拳轟出,從空中掃落下來,淺紅色的爪印,鋒利程度絲毫不比開了刃的寶劍弱。

嗤嗤嗤!

彷彿將空氣都給撕裂了一般。

陸雲以自己的身體為中心,構築起了一道真氣屏障,主要是怕吳三的攻擊,會波及到柳煙兒兩人。

畢竟這等威力的攻擊,隨便一個剮蹭,都有可能會導致重傷。

“就憑這道真氣罡罩,也妄想抵抗魔狼大人的力量,天歃王,你簡直是異想天開!”

吳三獰笑一聲,狼爪撕裂而來。

“是嗎?”

陸雲卻是同樣露出一絲古怪笑容,主動踏出了那道真氣罡罩,迎著魔狼的爪印,猛地就是一拳頭轟砸了出去。

“我已經說過了,這世上不管有多少我不知道的存在,隻要我有這雙鐵拳,便一一給你碾碎!”

陸雲自信說完,拳頭與狼爪悍然相撞。

砰!

真氣劇烈波動。

似驚雷般炸響。

在觸碰到狼爪的瞬間,陸雲刻在血脈深處的那股渴望,瘋狂湧出,吞噬著他的理智。

他很想,特彆想,極其想劃破自己的手掌,用自己的鮮血,去吞噬那道血狼的虛影。

但是他剋製住了。

因為時機未到。

就像當初在龍魂監獄,把那道血龍魂吞噬入體後,陸雲根本禁錮不住,很快又讓它逃離了出去。

陸雲現在還不懂得壓製這類東西的方法。

即使骨子裡再渴望,也隻能忍著。

而且。

眼前的這道虛影,隻是吳三召喚出來的,是開胃小菜,一定還有更大的驚喜在後麵。

陸雲不想太早打草驚蛇。

至少得在自己掌握了壓製的方法後,才能暴露自己的血液可以吞噬的秘密。

所以。

陸雲這次僅僅是以強大的真氣包裹著拳頭,轟擊了出去。

隨著一聲驚天巨響。

那道憑空掃落的狼爪,陡然一顫,緊接著,破碎。

哢嚓!

陸雲再次飛快的砸出一拳,吳三身體四周凝聚出來的血狼虛影,在斷爪之後,接連破碎,像是脆弱的玻璃一般。

“你……”

吳三頓時雙目圓瞪,表情驚恐。

失去了血狼力量的他,強行支撐起來的氣勢,瞬間頹靡下去。

根本不用陸雲繼續出手,在血狼虛影渙散的刹那,吳三自己便是倒摔了出去,鮮血止不住的從口中狂湧而出。

噗!

眼看著就要斷氣。

陸雲身影一閃,忽然快步衝上了前去,以毫針鎖住吳三的生機,吊住了最後一口氣。

同時封住了他的穴位,阻斷真氣運行,防止他自爆。

經曆過幽魂族那些事情之後,陸雲現在也學聰明瞭,冇有問出自己想要的答案之前,絕對不允許對方自爆。

這都是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