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8章血狼虛影

黑衣男人不忘嘲諷了陸雲一番。

緊接著。

悍然出手。

手掌再次彎曲成爪,化作五道利刃,直扣陸雲的脖子而去。

妄圖在最短時間內,把陸雲送下地獄。

“你很自信啊!”

陸雲卻是不慌不忙,嘴角掛著淺淺笑意,等黑衣男人的爪子迫近時,忽然一個側身前衝,不退反進。

兩人的肢體瞬間接觸。

黑衣男人彎曲的五指,並冇有落在陸雲的脖子處,而是叩在了他的肩膀上。

影響不大。

那就先把天歃王的肩膀捏碎,再一掌擊碎他的天靈蓋。

隻是多了一個步驟而已。

黑衣男人冷笑一聲,手指驟然發力,一股混雜著真氣的強大勁力,貫入了陸雲的肩膀,企圖將陸雲的肩膀震碎。

然而這時,卻聽陸雲淡然說道:“我不知道你們是哪一類人,但是你們所看見的,又何嘗不是我的一點皮毛。”

話音落下。

陸雲猛地握拳,砸向了黑衣男人的腹部。

黑衣男人雙眼陡然一寒,並冇有後退的意思。

他的手指先扣住了陸雲的肩膀,正常情況下,更先受傷的肯定是陸雲,隻要陸雲的肩膀一碎,手臂自然無法繼續發力。

這叫搶占先機。

雖然交手的過程極其短暫,雙方出手也隻差了那麼片刻時間,但這片刻時間,就已經足夠影響戰鬥結果了。

黑衣男人篤定,陸雲的拳頭,肯定會在轟出去的零點幾秒時間後,力量被全部卸走,因為在他的力量爆發出來之前,自己會先把他的肩膀捏碎。

哢——

黑衣男人的真氣貫入了陸雲的肩膀,可就在下一個瞬間,臉色卻是猛然發生了變化。

陸雲的肩膀太硬了,黑衣男人的一爪,居然冇能對他造成任何傷害。

“糟了!”

黑衣男人心中大叫不妙。

果然。

下一秒。

突然一股恐怖無比的力量,在黑衣男人的腹部激盪開來。

轟隆!

感覺像是瞬間遭受到了一座巨山般的力量撞擊,黑衣男人的腹部陡然凹陷下去,口中鮮血噴灑,在空中留下一道鮮紅的弧線。

砰!

身體重重落地。

將泥土地麵砸出一個巨大的深坑。

“現在你還敢那麼自信嗎?”

陸雲冇有去管黑衣男人是死是活,隻是隨意掃了一眼那泥土巨坑,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話。

正準備轉身。

“咳咳——”

突然那泥坑之中,傳來一陣虛弱的咳嗽聲,接著就見黑衣男人的身體蠕動了一下。

居然冇死?

生命力還挺頑強。

陸雲微微感覺有些詫異。

他剛纔轟出去那一拳的力道,對付一般的築基前期修煉者,絕對足以擊殺了,冇見剛纔那黑衣男人的腹部都差點被擊穿了。

可是這個黑衣男人,居然還冇死。

確實有些出乎陸雲的預料。

“天歃王……你果然有些本事,是我小瞧你了……咳……”

黑衣男人從泥坑之中爬了出來,非常狼狽,腹部已經凹了一個深深的大洞下去,正在往外麵汩汩冒著血。

傷成這樣都還能活下來,屬實是個奇蹟。

“天歃王……”

黑衣男人癱坐在地上,緩了一會,忽然用一種陰狠的目光注視著陸雲,說道:“你很厲害,但是這世上你不知道的東西,還有太多太多……”

好熟悉的一句話。

陸雲回憶了一下,記得當初那個窺視了綠茵彆墅好幾天的幽魂族,也說過類似的話。

陸雲輕笑說道:“或許吧,我不是神,當然不可能知道所有事情,但是不管有多少我不知道的東西,隻要我有這一雙鐵拳,打爆足以。”

陸雲自信的看了看自己的拳頭。

“真是狂妄,天歃王,你我本來井水不犯河水,我也不願意去動用那份力量,但是你欺人太甚,今天我就是冒著獻祭靈魂的風險,也要將你斬殺於此!”

“哦?”

陸雲挑了挑眉,看來這個黑衣男人,還有壓箱底的功夫冇有施展出來啊!

那我可得拭目以待了。

陸雲好奇心滿滿的看著黑衣男人。

黑衣男人並冇有站起來,還是癱坐在地上,不過卻是緊緊閉上了眼睛,而他的眉心處,一道紅光隱隱閃爍著。

之前他就是使用這種方法,找到了躲藏在角落裡的小女孩。

陸雲越發好奇。

嗤!

就在這時,黑衣男人的眉心,紅光大盛,彷彿開啟了一展血色的大燈,而燈光的投影處,詭異的凝聚出了一道龐大虛影。

那是一頭血狼的虛影。

血狼的脖頸處,一圈紅毛炸立,居高臨下的俯視著黑衣男人,威風凜凜。

“吳三,你把本座召喚出來,所為何事?”

血狼忽然間開口說話,聲音彷彿來自亙古,帶著無窮的威嚴。

陸雲和柳煙兒兩人,看見這道血狼虛影,以及聽見它口吐人聲,都是微微感覺有些驚訝。

但也隻是一點點驚訝而已。

很快就平靜了下來。

當初在龍魂監獄,就連龍,他們都已經見過了,此刻再看見這些東西,也就不覺得有多稀奇了。

隻是略微有些好奇,這個名叫吳三的人,是怎麼把這頭血狼給召喚出來的,把它召喚出來了,又能如何?

陸雲二人是這樣的心理。

可是。

在血狼虛影出現的那刻,柳煙兒懷中摟著的小女孩,卻是小臉一皺,痛呼道:“姐姐,我好難受……”

柳煙兒低下頭看去,刹那間美眸一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