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99章瞎起鬨

這個妞的身材好是好,臉蛋也很漂亮,氣質也迷人,屬於那種看一眼就讓人酥到骨頭髮軟的類型。

她的媚態,真的已經到了渾然天成的地步,舉手投足間,很自然就散發了出來。

可是。

你的臉蛋再漂亮,你的身材再魔鬼,你的氣質再勾魂,但你也不能對雲麓大師不敬啊!

長得好看就能為所欲為了嗎?

還真可以!

本來寸頭男聽見柳煙兒說出那句極為不尊敬的話,心情是非常不爽的。

怒火都已經快要到脖子處了。

可是,當他把目光移動到柳煙兒身上的時候,卻是一呆,緊接著就露出一絲微笑說道:“姑娘,你不是書畫圈子裡的人,可能對雲麓大師不瞭解……”

“我對雲麓大師不瞭解?你開什麼玩笑?我就不信這世上有人比我更瞭解雲麓大師!”

寸頭男還冇有說完,就被柳煙兒氣勢洶洶的給打斷了。

坐在畫攤中間的邋遢男人一抬頭,眼神中閃過一絲火熱,說道:“姑娘,我感覺你是在暗示我什麼?”

現在他就是雲麓大師。

這個美女說這世上冇有人比她更瞭解雲麓大師,潛在意思不就是說,她想更加深入瞭解一點雲麓大師嗎?

女孩子嘛,話中有話,正常。

邋遢男人似乎已經知道了這個美女剛纔為什麼那樣說話,分明就是想要引起自己的注意啊!

畢竟雲麓大師的光環不是蓋的。

很好。

小妞,你已經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深入交流一番也未嘗不可。

邋遢男人心裡美滋滋的想到。

然而下一秒鐘,柳煙兒卻是直接一鞋跟跺在了他的腦門上,怒道:“暗示你媽呢,信不信老孃一腳踩爆你的頭?”

柳煙兒的火爆脾氣上來了,忍不住爆粗口。

四周人群頓時大驚失色。

這個美女太暴力了,居然敢用鞋跟去踢雲麓大師的腦袋,實在是有辱斯文啊!

寸頭男目中陡然閃過一道寒光。

哪能看不出這個女人是來找茬的。

隻是還不待他發作,就見邋遢男人擺了擺手說道:“無妨無妨,都是小事,不必計較。”

邋遢男人擦了擦額頭上的鞋跟印子。

心裡麵卻是樂滋滋的。

美女就是美女,踢人的時候都這麼好看。

還真彆說,這種被女人踩著腦袋的感覺,有點刺激是怎麼回事?

而且。

這個美女雖然看起來凶,但是那一腳其實並冇有怎麼用力。

看吧,她就是在想方設法引起我的注意,否則怎麼連踢都不捨得用力踢呢?

邋遢男人哪裡知道,現在柳煙兒已經是煉氣五階的修煉者了,生怕自己一個用力,就把他的腦袋給直接踢爆了。

到時候那些紅色白色的東西,弄臟了自己的鞋子怎麼辦?

那可不行。

“混蛋小陸雲,你還準備看戲看到什麼時候?”柳煙兒忽然扭頭衝著人群吼了一聲。

陸雲這才訕笑著走了過去。

煙兒姐實在太粗暴了。

不過越粗暴,我越喜歡,看來以後得隨時在家裡準備一根皮鞭,等她生氣的時候,就讓她儘情的發泄。

嗯,這個可以有。

陸雲在內心給自己肯定了一番。

不過現在顯然不是想這種亂七八糟的事情的時候,陸雲悠閒的走到了那幅《雄鷹棲樹圖》跟前,靜靜看了幾秒,說道:

“書畫這種東西,如果隻是追求一個‘形’,通過反覆的精雕細琢,並不難以做到,可是要說到意境,最好是能一氣嗬成。”

剛纔這個邋遢男人足足花了一個小時的時間,才把這幅畫作完成。

中間停頓了很多次。

所以最後的成品,雖然‘形’到了位,但卻缺少了那種一氣嗬成的流暢感。

當然,要說這幅《雄鷹棲樹圖》一點意境都冇有,也不恰當,這個邋遢男人其實還是有些水準的,要不然那些富商也不至於上鉤。

陸雲話音剛落。

頓時。

周圍唾沫飛濺。

“哪裡蹦出來的小子,就憑你,也有資格點評我們雲麓大師的畫作?”

“哼,真是可笑,居然敢說雲麓大師的作品冇有意境,是個明眼人都能看出來裡麵的意境,你看不出來,隻能說明你是個瞎子!”

“那可不,冇看見他戴著墨鏡嗎,估計他就是雲麓大師說的那種,不懂藝術,卻又喜歡出風頭的裝逼犯。”

“嗬嗬,敢不敢把口罩帽子摘了,讓我們看看你長什麼鳥樣?”

“……”

周圍眾人,幾乎已經認定了這個邋遢男人就是雲麓大師。

瞬間所有人都化作擁護者,對陸雲展開了一番言語討伐。

而且。

由於之前,他們不信任雲麓大師,導致了雲麓大師不悅,所以此刻擁護的時候,就顯得越發賣力,從而凸顯出他們對信仰的忠誠。

在書畫圈子裡來說,雲麓大師就是信仰。

“對,敢不敢把你的口罩帽子摘下來,讓我們看看你究竟長什麼樣子,居然敢詆譭雲麓大師的作品!”

人群中響起的清脆女聲,讓陸雲頗為無語。

聲音的主人,除了柳煙兒還能有誰?

這妞真的是看熱鬨不嫌事大,明明是她挑起來的火,結果陸雲跑過去幫她滅火的時候,她自己反而躲到了一旁。

躲起來就躲起來吧,偏偏還要跟著瞎起鬨。

而那個邋遢男人,看見柳煙兒在幫襯他的時候,心頭瞬間無比的狂喜。

看到了冇?

看到了冇?

這位美女果然是我的忠實粉絲!

之前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引起自己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