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95章告誡

呂輕娥替她的女兒感到心酸,同時又止不住在心中咒罵了穀青山那隻老狐狸一句。

穀青山肯定知道陸雲已經離開了丹陽宗,卻偏偏一個字都不說,讓她們在那裡悶著頭找,實在可惡至極!

不過你穀青山千算萬算,應該也不會想到,我的另外一個女兒,居然跟陸雲的關係那麼親近吧?

這個機緣,我蹭定了。

呂輕娥心中得意的想到。

然而很快。

她靈光乍現,神色卻陡然間變得凝重了起來。

“不對……”

呂輕娥眉頭深皺。

幾人見她突然變化了臉色,都有些疑惑,不清楚哪裡不對。

呂輕娥喃喃自語道:“也就是說,陸雲根本就不是丹陽宗的人,那他跑到丹陽宗去做什麼?”

呂輕娥再次抬起目光,看向王冰凝,問出了她心中的疑惑。

王冰凝怔了一下。

突然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雖說眼前的這個女人,是自己的母親,看起來也對自己冇有惡意,但是小陸雲卻交代過,二姐身上攜帶著青帝玄火鼎的訊息,一定不能泄露出去。

無論是誰問起,都不能說。

否則將有可能招來殺身之禍。

要是說出了小陸雲去丹陽宗的原因,不就相當於把二姐林青檀給暴露了嗎?

王冰凝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隻好將求助的目光,看向了葉傾城。

葉傾城沉吟著說道:“小陸雲去丹陽宗,是有不得已的原因,具體是什麼原因,我們不能說,希望呂阿姨體諒。”

“是因為丹陽宗的那隻青帝玄火鼎,對不對?”

兩人不願意說,但是呂輕娥卻很容易就猜測了出來。

這並不難猜。

前陣子丹陽宗的人說要下山尋找青帝玄火鼎,冇過多久,陸雲就出現在了崑崙,而且還成為了青帝意誌傳承者。

呂輕娥當時還很疑惑,丹陽宗怎麼就橫空出世了一位絕世強者?

丹陽宗的說法是,陸雲是守塔人劉老的真傳弟子,以前一直很低調,直到最近才爆發了出來。

現在看來,這個說法一點也不靠譜。

呂輕娥後知後覺的說道:“我就說嘛,陸雲註定是擁有大機緣之人,居然就連青帝玄火鼎,都在他的身上,隱藏的真夠深!”

呂輕娥自以為瞭解了事情的真相。

陸雲,一定就是青帝玄火鼎的持有者。

這正好跟他的青帝意誌傳承者身份對應上了。

也難怪穀青山如此遮遮掩掩,生怕陸雲的身份暴露,一方麵是想吃獨食,另一方麵應該也是害怕被人知道,陸雲的身上帶著他們丹陽宗的至寶吧!

對的。

一定是這樣!

呂輕娥自認為聰慧無比,對整個事件進行了一番合理的分析。

這更加堅定了她心中想要交好陸雲的想法。

葉傾城和王冰凝兩人則是暗中慶幸。

還好呂輕娥隻猜中了一半。

小陸雲去丹陽宗,的確是跟青帝玄火鼎有關,不過目的卻是為了護送林青檀,玄火鼎其實並不在他的身上。

小陸雲的實力很強,讓人誤會玄火鼎在他的身上,總比林青檀被人盯上要好。

呂輕娥看了一眼麵容凝重的兩人,知道自己肯定猜的**不離十。

非但如此。

她還聯想到了公子羽和翁老鬼的死亡原因。

大概率就是在搶奪青帝玄火鼎的時候,被陸雲給殺的。

他有這個實力。

呂輕娥板著臉說道:“我知道你們有所顧慮,所以不肯把事情真相告訴我,但你們要相信,我是不會害你們的。”

她又看向王冰凝。

“冰凝,我是你的母親,雖然今天才相認,可你始終是從我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我說的話,希望你能謹記。”

“媽,對不起……”

王冰凝以為呂輕娥是在責怪自己剛纔對她有所隱瞞,小聲道了句歉。

呂輕娥卻搖頭說道:“媽不是在怪你,你們剛纔做的很對,千萬不能泄露了陸雲的訊息……”

呂輕娥頓了一頓。

接著說道:“你們最好是現在給陸雲打個電話,告訴他,崑崙來了一些人,正在江南省搜查所有金丹期以上的修煉者,他應該明白我的意思。”

呂輕娥想到了朱家的那些人。

要是讓他們發現了陸雲是名金丹期修煉者,估計很快就會把公子羽的死,懷疑到他的身上。

江南省的金丹期修煉者實在太稀少了。

但凡出現一個,都有可能成為懷疑對象。

要是再讓朱家的人知道了陸雲跟丹陽宗的淵源,基本上可以斷定,陸雲就是殺人凶手。

到時候朱高峯怎麼可能輕易罷休?

雖說陸雲實力極強,朱高峯可能不是他的對手,可朱家畢竟是雲山書院的修煉世家,要是發起瘋來,也是一件令人頭疼的事。

呂輕娥一番好意的告誡,之後還是覺得不大保險,對葉傾城說道:“傾城,你再好好考慮一下,要不要跟我們去雲山書院?”

她對陸雲的擔心,有,但不大。

一是因為陸雲的強橫實力。

二是因為陸雲身上的機緣,應該不會那麼輕易出事。

呂輕娥反倒是更擔心葉傾城。

葉傾城隻是煉氣期。

朱家冇有發現陸雲倒還好,就怕朱家發現了他的存在,然後用葉傾城來作要挾,到那時候情況就非常嚴峻了。

呂輕娥也是為了葉傾城的安全考慮。

去莫家呆著,肯定比在這裡安全。

葉傾城認真的思考了一會,最終還是拒絕了呂輕娥的好意。

剛纔已經打電話提醒過小陸雲了,他肯定會注意分寸的。

躲去莫家,終究不是辦法。

總不可能在那裡躲一輩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