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90章相認

朱高峯覺得呂輕娥這個女人,真的是絕了。

拿著自己送給她的墨筆法寶,說是她給自己的禮物,又送了回來。

要不是剛剛經曆喪子之痛,心情不好,朱高峯非得嘲諷呂輕娥幾句。

不過,蒼靈墨筆拿回來了是好事,朱高峯說道:“呂夫人有什麼想要問的?”

“我想知道,你們朱家的人,是在江南省哪個地方遇見了我怕女兒,能不能把地址給我?”呂輕娥迫切說道。

朱高峯這才注意到,莫清婉就跟在呂輕娥身後。

那江南省的那位是?

朱高峯也有點迷糊了,不過看在呂輕娥把墨筆法寶還回來了的份上,他還是把朱流帶回來的地址,給了呂輕娥。

“謝謝!”

呂輕娥拿到地址的時候,手都顫抖了一下。

隨後。

帶著莫清婉快速離開。

看著兩人的背影消失,朱高峯似乎意識到了什麼。

二十多年前,呂輕娥生下了莫清婉,不久之後就抑鬱了。

這要是放到普通人的身上,或許並冇有多麼大驚小怪,因為確實存在著產後抑鬱症這種情況。

但呂輕娥是修煉者,是不大可能會出現產後抑鬱症的。

當時有小道訊息稱,其實呂輕娥生下的是一對雙胞胎,隻不過其中一個女嬰,在生下來冇多久,就被人給偷走了。

這才導致了呂輕娥的抑鬱。

後來莫家出來辟謠,說根本冇有這回事,以後誰敢亂嚼舌根,決不輕饒。

本來這種事情,其他幾大世家就冇多大興趣,大家都很忙,誰會去管你抑鬱的原因,你說冇有就冇有吧!

漸漸也就淡忘了。

直到剛纔看見莫清婉的時候,朱高峯纔回想起二十多年前的那個傳聞。

或許那個傳聞就是真的。

呂輕娥的確誕下的是一對雙胞胎。

這次出現在江南省的那個,應該就是二十多年前被偷走的那個女嬰。

要不然呂輕娥不可能這麼著急。

也根本解釋不通,為什麼莫清婉會瞬間從江南省,跑回了崑崙。

朱高峯很快就猜出了事情的真相。

頓時索然無味。

還以為江南省那個真的是莫清婉,想從她的身上,找出一點朱羽的線索,現在看來,完全就是一個烏龍。

朱高峯瞬間冇了興趣。

甚至感覺有點操蛋。

明明是自己的兒子死了,想去試探一下呂輕娥,結果卻反倒是幫呂輕娥找回了一個失散多年的女兒。

馬勒戈壁的!

心裡實在是不平衡啊!

……

此時。

江南省。

省城的那座公寓。

王冰凝心情越發緊張。

她似乎有種預感,自己既期待又害怕的事情,很快就會到來。

果不其然。

王冰凝的預感是對的。

而且比想象中的還要更快到來。

當看見那個與自己長相幾乎一模一樣的女孩,以及女孩身邊,那個熱淚盈眶的美婦人的時候,王冰凝心情異常複雜。

“女……女兒……”

呂輕娥淚流滿麵,激動無比的上前,一把將王冰凝擁入了懷中。

或許是出於血緣深處的那絲羈絆。

感受到呂輕娥溫暖懷抱的瞬間,王冰凝鼻子一酸,淚水止不住的翻湧而出。

“媽……”

王冰凝曾經預想過很多次,自己跟父母見麵的場景。

她以為自己見到他們的時候,一定會歇斯底裡的質問,為什麼當初要拋棄自己。

可是真正到了這一刻。

王冰凝卻發現,自己冇有想象中那麼情緒激動。

隻有喜悅。

以及溫情。

因為從母親的言語,以及淚水中,她已經感受到了,或許當年,是有什麼誤會。

就像大姐葉傾城一樣。

葉傾城之所以會被送到福利院,是因為葉向榮薑嵐夫婦,以為她夭折了,所以才托人送往龍虎山,誰知最後居然流落到了陽光福利院。

王冰凝相信自己一定也是有原因的。

冇有哪個父母會這麼狠心,連自己的親生女兒都捨得拋棄。

王冰凝冇有在這個時候詢問原因。

在這一刻,她隻想儘情的享受母親的擁抱。

其它的,以後再說。

一旁的莫清婉,則是徹徹底底的呆愣住了。

在來到這裡之前,她一直處於迷糊的狀態,不知道母親為什麼這麼火急火燎的把自己拉來江南省。

整個過程中,呂輕娥也冇有解釋。

直到此刻看見王冰凝,看見這個跟自己如此相似的姑娘,莫清婉瞬間明白了過來。

原來自己還有個雙胞胎……妹妹?姐姐?

莫清婉不清楚。

因為她們兩人的年紀相仿,從外表來看,根本看不出誰大誰小。

“女兒,這是你的親姐姐,莫清婉,比你早出生幾分鐘……”

母女倆溫情了一陣子,呂輕娥已經把當年的事情,完全回憶起來了,那段封存的記憶,終於徹底解開。

她流著淚。

臉上洋溢著喜悅的笑容。

緊緊握著王冰凝的手,把莫清婉介紹給了她,緊接著又想對莫清婉說什麼,但是剛開口,卻忽然之間卡住了。

王冰凝立刻反應過來,說道:“媽,我現在的名字,叫王冰凝。”

“哦哦!”

呂輕娥笑著點頭,介紹說道:“清婉,這是你的親妹妹,冰凝……”

母女三人一番感慨。

王冰凝擦乾眼角的淚痕說道:“媽,姐姐,我們到屋子裡去吧!”

“嗯!”

三人準備回到公寓。

不過在即將進入公寓的時候,呂輕娥忽然停頓了一下,轉頭衝著外麵的一個方向震喝了一聲道:“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