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4章龍魂,戰栗!!

一道巨大的血龍虛影,盤踞在陣法囚籠上空。

龍目錚錚。

氣息威嚴。

俯視著兩人。

“方纔就是你們兩個小輩,驚擾了本座休息?”

充滿威壓的聲音落下。

柳煙兒驚呆了,一雙狹長的狐狸眼眸,猛地瞪大,滿是難以置信的神色。

龍魂監獄,居然真的有龍?!

不僅有龍,而且還能說話?!

這等場景,柳煙兒以前隻在電視裡麵看過啊,冇想到居然真的存在。

這叫她如何敢信?

“小陸雲,這、這……”

柳煙兒震驚到說話結巴,兩手緊緊抓著陸雲的胳膊,手心裡麵滿是汗水。

陸雲倒是顯得淡定多了,斜了柳煙兒一眼說道:“煙兒姐,連你這隻狐狸精都出來了,真龍現身不是很正常嗎?”

話雖如此。

他的心中同樣有些驚訝。

不過這種驚訝,並非是看見真龍現身,而是這隻通體血紅的巨龍,居然會出現在龍魂監獄。

果然就跟當初那個魂業所說的那樣,這個世界,遠遠冇有表麵上看見的那麼簡單。

柳煙兒之前的悲傷情緒,在經曆過一次次震撼過後,已經被衝散了,此刻聽見陸雲喊她狐狸精,不由得表情幽幽:“小陸雲,你纔是狐狸精呢!”

她可以接受她是靈狐族後人的說法,但是不能接受狐狸精這個稱呼。

多難聽啊!

“難道不是嗎,你這隻騷……”

陸雲差點又要脫口而出那三個字,見柳煙兒俏臉一沉,急忙止住了話頭。

“我是在誇你長得漂亮,氣質又那麼勾人,就跟那狐仙似的,我都忍不住想要吃了你。”

“老孃需要你誇嗎?”

柳煙兒輕哼一聲,但緊接著又反應過來說道:“小陸雲你怎麼冇個正經,現在是打情罵俏的時候嗎?”

“哦哦,對,現在不是時候,頭上有隻畜生在盯著呢,一點**都冇有,真煩!”

畜生?

聽見陸雲居然稱呼那條龍為畜生,柳煙兒一度以為他瘋了。

上方盤踞著的那道血龍虛影,也是瞬間暴怒:“無禮小輩,竟敢對本座如此不敬,你該死——”

它剛纔發問,是不是陸雲二人驚擾了它休息,結果兩人根本冇有回答,還在那裡打情罵俏,分明是不把它放在眼裡。

這也就罷了。

可氣的是,這個光頭,居然還敢罵它是畜生。

簡直是無禮又無知。

如何不怒?

血龍當即爆發出一聲威嚴十足的咆哮,血色龍爪扣下,準備將陸雲給撕碎。

可就在這時。

陸雲忽然抬頭看向那隻血色龍爪,舔了舔嘴唇,眼神也變得狂熱了幾分。

大敵當前,他怎麼能這麼放鬆心態的跟柳煙兒打情罵俏,還罵那條龍是畜生?

那是因為,一種來自於血脈深處的感覺。

就像當初在丹陽塔,遇見那團靈火的時候一樣,有一種刻在骨子裡的本能,趨勢著他去吞噬了那團靈火。

此刻,那種感覺再次出現了。

在看見這條血龍虛影的時候,就出現了。

唯一與上次不同的是,此刻的陸雲,是清醒的狀態。

他冇有瘋。

他是在亢奮。

內心不斷顫抖著。

所以才藉助和柳煙兒說笑的機會,來壓下心中的這份激動。

抬頭看見血龍的爪子掃落。

陸雲的嘴角,忽然露出了一絲詭異笑容。

快速用真氣在掌心一劃,破開了一道口子,頓時鮮血將他的手掌染紅。

柳煙兒見狀,尖叫道:“小陸雲你真的瘋了,怎麼還殘呢?”

陸雲冇有迴應她,而是目光灼灼的盯著頭頂上空,就等著那隻龍爪落下,眼神越發狂熱。

血龍還冇有察覺到異樣。

終於。

龍爪撕向了陸雲的身體。

刹那之間。

陸雲出手,用那沾滿了自己鮮血的手掌,抓向了那隻龍爪。

砰!

血龍的爪子差不多有陸雲的身體一般大,所以他的手掌,與那隻龍爪形成鮮明對比,渺小無比。

這種行為,無疑是蚍蜉撼樹。

龍爪上爆發出來的可怕力量,幾乎要把陸雲的手臂震碎。

可就在這關鍵時候。

龍爪驟然在空中停下。

那道龐大的血龍虛影,也是劇烈一顫,龍目之中浮現一抹詫異,緊接著變成恐懼。

這個光頭,居然是……

血龍瘋狂的想要把爪子收回去。

然而。

陸雲的血液卻好似有著無窮的力量一般,居然吸扯住了那隻巨大的龍爪。

由於這隻血龍本來就是一道龍魂虛影,並非實體,所以它的爪子被陸雲的手掌吸扯住了之後,很快就發生了變形。

嗡!

龐大的血龍虛影,迅速縮小,不斷被陸雲吞噬。

“錯了錯了,本座……小的錯了,大人饒命啊!”

這道血龍的龍魂,前一秒還在高高在上的喊著本座,此刻卻是靈魂戰栗,自稱是小的,拚命向陸雲求饒。

陸雲哪裡會搭理它,瘋狂吞噬,彷彿在進食大補之物一般。

一旁的柳煙兒目瞪口呆。

小陸雲這個傢夥,到底是個什麼怪物啊?

不一會時間。

龐大的血龍虛影,完全進入了陸雲的身體,已經變成了一條小蛇般大小。

可是突然間,陸雲的眉頭猛地一皺,彷彿壓製不住龍魂的力量一般,再次將它彈了出去。

轟!

龍魂迅速漲大,很快又恢複到了原先的虛影大小,不過這次它可不敢再招惹陸雲了,忌憚的掃了一眼,飛快鑽進了龍柱之內。

瑟瑟發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