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6章犬吠

翁老鬼和公子羽都栽在了外麵。

最恐怖的是,朱家的那位金丹期修煉者也死了。

可偏偏沐萍卻回來了。

說明沐萍有極大可能知道真相,既然她知道真相,穀青山應該也知道真相。

翁正元此番正是為了真相而來。

關於他弟弟翁老鬼遇難的真相。

呂輕娥同樣好奇的看向穀青山。

她對公子羽的死不感興趣,也懶得過問,但是不代表她冇有好奇心,同樣非常想知道,他們到底遭遇了什麼。

穀青山怎麼可能告訴他們真相。

沉吟了片刻,說道:“翁正元,你弟弟的本命玉髓裂了,跟沐長老有什麼關係?跟我們丹陽宗有什麼關係?”

“我並冇有說我弟弟的死,跟沐萍有關,隻是想問問她,外麵的一些情況。”

“抱歉,沐長老跟我說過,她從出去到回來,根本就冇有見到過你弟弟,所以翁老鬼是怎麼死的,我們不知。”

見穀青山不願意承認,翁正元陰鷙的臉龐變幻了幾分,陰森說道:“穀宗主,你不要讓我難做啊!”

穀青山冷哼說道:“不知情就是不知情,你再怎麼問,也是不知情,請回吧!”

翁正元沉默了片刻。

忽然。

陰惻惻的笑了一聲說道:“既然穀宗主都這麼說了,那我自然不會強人所難,隻是我想提醒一下貴宗弟子,外出多加小心。”

威脅!

**裸的威脅!

穀青山臉色鐵青。

丹陽宗的眾多弟子,也是麵露恐懼之色。

他們丹陽宗的弟子,為了煉製丹藥,外出采摘藥草是常有的事情,並不是所有的藥材,都能通過藥園種植出來的。

現在翁正元提醒他們外出小心,擺明瞭就是威脅。

眾人又怒又恐。

翁正元則是冷笑一聲,踩著他的飛劍準備離開。

反正他的意思已經表達的非常明確了,就讓穀青山自己做決斷,到底是要隱瞞真相,還是要保護他的這些宗門弟子。

咻!

翁正元剛準備禦劍飛行,忽然間從丹陽宗的某個方位,貫射而出一道身影,速度極快,瞬間便抵至了翁正元的麵前。

那是一個光頭。

一個表情冷漠的光頭。

就這麼突兀的,站在了翁正元的麵前,擋住了他的去路。

翁正元先是一怔,緊接著就雙眼眯起,釋放出陰寒的光芒,冷笑說道:“怎麼,你想代表丹陽宗來攔我?”

陸雲身上穿著丹陽宗的衣服,翁正元下意識的認為,他是丹陽宗的弟子。

陸雲眼神冷漠,說道:“不是代表丹陽宗,是你剛纔的那一聲犬吠,打擾到了我一個心愛的女人。”

他的聲音並非很大。

但是從他衝出來攔住翁正元的那一刻,整個丹陽宗上下就徹底寂靜了下來,所以顯得他的這道聲音很大。

這個光頭,居然敢去攔翁正元?

要知道就連他們的宗主,在不藉助護山大陣的情況,都不是翁正元的對手啊!

然而更加駭人聽聞的是。

光頭居然還說翁正元是犬吠,意思不就是罵翁正元是狗嗎?

他到底是怎麼敢的??

許多丹陽宗的弟子,已經在顫抖了。

在替那個光頭顫抖。

同時也驚恐,擔心翁正元會因為這個光頭,遷怒到他們丹陽宗的其他弟子身上。

本來翁正元就威脅他們說小心外出,現在這個光頭激怒了翁正元,是不是就意味著,以後翁正元碰到丹陽宗弟子,下手會更加的狠辣?

這個光頭就是災星啊!

不少丹陽宗弟子心裡恨得咬牙切齒。

莫清婉旁邊,孫曉雪緊張的抓住了她的玉臂,睜大眼睛說道:“清婉,光頭,快看,光頭他瘋了,居然敢去挑釁翁正元!”

“我有眼睛。”

莫清婉無語。

對孫曉雪無語,同時更加對陸雲無語。

真不知道那個光頭是怎麼想的,先是跑出來輕薄自己,結果被逐出了宗門,現在更加瘋狂了,居然還惹到了翁正元的頭上。

翁正元可是金丹期中期,你跑上去,不是自找死路嗎?

冇看到就連你們宗主,都是敢怒不敢言嗎?什麼時候輪得到你這種小人物來出風頭了?

莫清婉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生氣。

她以前可是從來不關心身邊的男性。

或許是因為那個可惡的光頭,是第一個敢那麼大膽扇她屁股的男人。

或許是因為那個光頭,是因為她,才被穀青山逐出了師門,莫清婉心中有所愧疚。

或許是因為那個光頭,在她說要換個處罰方式的時候,突然站出來說了一句,我犯了錯,所以必須接受處罰。

又或許真的如孫曉雪說的那樣,是因為那個光頭,長得帥吧!

原因很複雜很複雜。

女孩子的心思本來就複雜。

莫清婉非常離譜的,轉頭看向了呂輕娥,說道:“老師,要不你去勸勸吧,那個光頭雖然可惡,但是死了可惜。”

她現在的情緒已經恢複了正常,很自然的轉換了對呂輕娥的稱呼。

隻是這話說出來,連她自己都嚇了一跳。

自己居然在替那個光頭求情?

不對。

我肯定是因為可憐他,所以才替他求情的。

莫清婉很快就說服了自己。

然而,呂輕娥卻是先瞥了穀青山一眼,然後才冷哼一聲道:“連穀青山都不著急,我們急什麼,那個光頭自己找死,那就讓他死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