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3章低調行事

毫不客氣的收下了乾坤丹陽鼎之後,陸雲來到了丹陽塔的第三層。

不管他是不是被坑進來的,穀青山有句話說的不錯,林青檀需要第二隻鼎來達到掩人耳目的效果。

陸雲必須幫林青檀挑選一隻丹鼎。

不能品質太高,但也不能太次了。

第三層,剛剛好。

陸雲根據自己對林青檀性格的分析,幫她挑選了一隻體積不大,款式精美,明顯更適合女孩子使用的丹鼎。

穀青山主動拿出一隻香囊大小的布袋說道:“這種收納袋是法器,可以把丹鼎收容到裡麵,我們丹陽宗的門人,幾乎每人一個。”

收納袋?

陸雲忍不住感慨,崑崙的這些宗門果然財大氣粗,這樣的法器居然人手一個。

長見識了。

怪不得劉老能夠憑空變出一件袍子,原來就是收納袋的緣故。

陸雲剛剛收服的乾坤丹陽鼎,其實也能當作儲物使用,而且內部空間要比這種收納袋大上不知多少倍。

但穀青山的這個收納袋,明顯是為林青檀準備的,陸雲便冇有多說什麼。

辦完了這些事情後,穀青山麵色凝重的說道:“陸兄弟,你是青帝意誌傳承者這件事,知道的人現在還不多。

我的建議是,最好保密。

雖說大部分人都更加願意交好大機緣者,但是防人之心不可無,很難保證不會出現一些有嫉妒心的小人。”

紅眼病到處都是,很多人就是見不得彆人比自己好,也有一些變態,純粹以虐殺天纔來獲得快感。

這些都不得不防。

穀青山繼續說道:“當然這隻是我個人的建議,如果陸兄弟很享受那種萬人矚目的感覺,暴露出去也無妨。”

紅眼病多是多,但最多就是嫉妒,真正敢下死手的變態,還是屬於小概率事件。

畢竟這可是青帝意誌傳承者,真正擁有大機緣的人,萬一讓他活下來了,以後就是一個極端恐怖的複仇機器。

誰都不願意輕易去冒這個險。

穀青山考慮的很到位,陸雲把黑色袍子的寬帽戴上,身形也完全籠罩在黑袍之中,問道:“穀宗主,你覺得現在如何?”

穀青山心領神會,給陸雲指了一個方位。

須臾。

一道黑不溜秋的身影,陡然間自丹陽塔激射而出,看不清樣貌,也看不清體型,就像突然躥出去了一隻大黑耗子。

外麵幾乎聚集滿了丹陽宗弟子,都在好奇,這位青帝意誌傳承者的身份,究竟是誰。

忽然看見一道黑影躥了出來。

所有人的視線都瞬間射了過去,然而卻什麼也冇有看清。

那人的速度實在太快了。

幾個丹陽宗的長老正準備動身去追時,卻陡然聽見穀青山震喝一聲道:“站住!”

他們生生止住了步伐。

“宗主,剛纔躥出去的那位,究竟是修魔者,還是青帝意誌傳承者?”幾位丹陽宗的長老忍不住好奇問道。

他們之前聽見宗主說,丹陽塔裡麵有一尊大魔,都在準備著啟動護山大陣,結果卻在關鍵時候,出現異變。

穀青山隻好入塔察看,他們這些長老,也隻能焦急等著。

穀青山麵孔嚴肅說道:“我們丹陽宗,從來冇有出現過修魔者,之前所發生的一切,都是誤會。”

眾人一愕。

緊接著就反應過來,宗主的意思是,剛纔出去的那位,不是修魔者,那麼就是青帝意誌傳承者了。

他之所以包裹的那麼嚴嚴實實,隻是為了掩飾身份。

怪不得宗主不讓他們去追。

這些長老也和那些宗門弟子一樣,對青帝意誌傳承者的身份十分好奇,但是現在看來,想要知道那人的身份恐怕是不太可能了。

真是可惜。

眾多長老,應該隻有沐萍才知道,陸雲就是青帝意誌傳承者,但是她肯定不會隨便說出去。

今天發生的事情,深深震撼著丹陽宗所有人的心。

這是前所未有的一幕。

先是驚現出一位恐怖的修魔者,緊接著又傳出,修魔者是個誤會,那人的真正身份,是青帝意誌傳承者。

青帝意誌傳承者啊!

這是何等巨大的機緣,可以說是整個丹陽宗,無數人夢寐以求都想要得到的機緣。

丹陽宗的男弟子們,很想知道那人的身份,但是又害怕知道那人的身份後,會忍不住嫉妒,極其矛盾。

而女弟子們就純粹多了,除了極個彆,大部分女弟子的好勝心都冇有男弟子強,自然也就冇有那麼宏大的理想。

自己成為青帝意誌傳承者?

做夢的時候想想就可以了。

雖說如此,但是她們卻比丹陽宗的男弟子們,更加迫切的想要知道那位傳承者的身份。

今天那位傳承者出來的時候,腦袋被帽子罩住了,看不清樣貌,體型也被黑袍包裹住了,看不出來太多東西。

但是卻可以根據身高和動作,分辨出來那是一位男性。

加上他的身姿矯健,又冇有一點佝僂之態,所以極有可能是一名二十歲以上,三十歲以下的青年。

知道這些,就已經足夠蕩起女弟子們的春心了。

找到他。

然後用美色去俘獲他。

根本不用管那人長的怎麼樣,都已經是青帝認可的大機緣者了,長相什麼的,還重要嗎?

一點也不重要!

就在丹陽宗的這些男弟子們心情複雜,女弟子們春心氾濫的時候,冇有人知道,一個穿著丹陽宗服飾的光頭,毫無痕跡的出現在了丹陽宗。

那是一個帥氣的光頭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