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6章滔天巨魔

陸雲來到這第六層的時候,就感覺到了不對勁。

心情煩躁。

就像那天晚上一樣。

甚至比那天晚上,還要更加的強烈。

陸雲猜測,應該是跟釋放出這股溫度的火焰有關。

火焰的溫度是從上麵傳遞下來的,所以越往上麵爬,溫度就越高,陸雲心中的煩躁就增添一分。

結合進塔之前,穀青山的奇怪言行,陸雲不難猜出他的意圖。

穀青山是想藉助丹陽塔裡麵的這股火焰,來測驗自己是不是修魔者。

怎麼個測驗法呢?

肯定和自己現在的情緒有關係。

心情突然變得煩躁,讓陸雲也感到十分的困惑,難道自己真的是修魔者?

可那不正經的老道士師傅明明拍著胸脯保證,自己修煉的不是魔功,自己根本不可能是修魔者啊?

難道是那老傢夥信口胡謅?

陸雲再次產生懷疑。

他現在之所以停在第六層,就是在猶豫,既想知道自己的無名神功,究竟是不是魔功,又害怕知道結果。

因為此刻那股火焰給他的感覺,更加偏向於不利的方向。

猶豫了很久。

陸雲最終還是決定登上第七層去看看。

反正不管如何,總歸是要有個結果的,逃避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來到第七層入口。

陸雲踩著梯子上去,每上升一階,心情就煩躁一分。

終於。

踏入了第七層。

已經顧不得看這一層的丹鼎了。

刹那間。

陸雲臉色一變,心中的煩躁瞬間攀升到了極致,一股暴戾的氣息,抑製不住泄露了出來,順著丹陽塔往下擴散。

此時位於第一層的穀青山,已經不需要再問劉老了,眼中猛地浮現出殺意道:“果然是修魔者,沐長老,即刻隨我去開啟護山大陣,誅魔!”

“是!”

沐萍神色凝重,自然也是察覺到了這股暴戾的氣息,就跟那天晚上一模一樣。

修魔者,天必誅之!

“稍等……”

就在兩人神色匆匆準備離開丹陽塔的時候,劉老的聲音忽然響起,依舊是那副閉目養神的模樣。

寵辱不驚。

穀青山不解問道:“劉老,不是已經確定了他是修魔者嗎,還需要等什麼?”

劉老緩聲說道:“他已經登上第八層了,先看看他的魔性有多大,再決定要不要誅殺。”

如果陸雲的魔性不大,隻要他肯放棄繼續修煉魔功,其實還是有拯救的餘地的。

而想要知道陸雲的魔性究竟有多大,那就需要先讓他徹底失控,越接近靈火,就越容易讓他失控。

穀青山沉默了片刻。

他其實並不讚成劉老的做法,在他看來,隻要是修魔者,不管魔性如何,一概斬殺,才能保證冇有後患。

但劉老的身份不簡單。

在穀青山成為丹陽宗宗主之前,這位守塔人就已經存在了,也就是說劉老的輩分,比穀青山還要更高。

穀青山沉吟片刻,對一旁的沐萍說道:“你去通知其他幾位長老,做好開啟護山大陣的準備,我在這裡再等片刻。”

這樣既表明瞭他的態度,又不至於對劉老不敬。

“明白!”

沐萍知道此事耽誤不得,迅速離開了丹陽塔,把這件事情告訴給了其他幾位長老,隨時做好誅魔的準備。

丹陽塔第八層。

陸雲雙眼浮現著點點紅色光粒,身上散發出來的暴戾氣息,比在第七層的時候,濃鬱十倍不止。

依舊冇有關注這一層的丹鼎。

因為不感興趣。

真正吸引著陸雲往上麵爬的,是那股火焰,越是接近,心中的渴望就越深。

他有種預感,那火焰對他而言,有大用。

所以陸雲很快就從第八層,爬到了第九層,然後又從第九層,爬到了第十層,暴戾之氣險些讓他失控。

第十層隻有一隻丹鼎,散發著赤紅色的光芒,品質要比第九層的丹鼎,再高百倍。

這已經是丹陽塔裡麵,品質最高的一隻鼎了。

但是陸雲。

目不斜視。

一心隻想著第十一層,那股火焰的氣息,就來自於十一層。

陸雲心中的暴戾和渴望,同時爆發,迅速攀升到了極點。

砰!

當他踏入第十一層丹陽塔的時候,腳步陡然顫動了一下,身體也是止不住顫抖。

透過紅光如柱的雙目,陸雲看見了麵前漂浮著的一團赤色火焰,這裡的溫度極其恐怖,哪怕是金丹期大圓滿,估計都承受不住。

但是陸雲卻詭異的登上來了。

身上早已是一絲不掛。

遍體通紅。

每一寸皮膚,都在朝著外麵滲血,撕裂與灼燒兩種劇痛,瘋狂吞噬著陸雲,但他卻像是感覺不到一般,目光緊緊盯著那團火焰。

他的情緒早已失控,比起痛苦,內心中對這團火焰的渴求,就像沙漠中的一杯清水,極其極其強烈。

“過來!”

陸雲低吼一聲,比起他平時而言,此刻的聲音更加嘶啞,但是依然霸道。

緊接著。

陸雲做出了一個駭人的舉動,隻見他徒手朝著那團靈火抓了過去。

詭異的是。

陸雲居然抓住了。

更詭異的是。

他不僅抓住了,而且還十分霸道將這團靈火,吸入了體內。

轟!

靈火消失的刹那,整個丹陽塔內的熱量,如潮水般狂退。

與此同時。

一股極其恐怖的壓抑氣息,以十一層為中心,如同暴雨前夕的烏雲一般,朝著四周擴散出去,幾乎將整座丹陽宗,徹底籠罩。

丹陽塔第一層那位古井無波的老者,劉老,終於睜開了雙目。

銀髮顫動。

目光駭然。

“魔!巨魔!!滔天巨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