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5章寧殺錯,不放過

既然靈火會引發修魔者的暴戾情緒,那麼,如果陸雲真的是修魔者的話,他肯定不會傻傻的登上第七層,去讓自己的情緒失控。

穀青山當然也考慮過這個問題,看了沐萍一眼,反問道:“你之前跟我說,陸雲是個什麼樣性格的人?”

“霸道、強勢!”

沐萍毫不猶豫的回答,那晚陸雲強勢擊殺三位高手的畫麵,深刻印在了她的腦海之中,曆曆在目。

沐萍從來冇有見過這麼霸道的人。

“這種性格的人,很要強,所以他一定會嘗試著登到第七層以上,如果冇有上去,說明心裡有鬼。”

雖然說這次是讓陸雲隨便去挑選一件丹鼎,但是這種強勢性格的人,是絕對不可能真的那麼隨便的。

他一定會儘可能往上爬。

以陸雲擊殺金丹期的實力,登到丹陽塔的第八層第九層,應該問題不大。

如果他有這個實力,卻偏偏不登上第七層,就說明這個陸雲,心裡有鬼,因為這種行為,跟他的性格相悖。

“宗主的意思是,隻要陸雲不登上第七層,就斷定他是修魔者?”沐萍皺了皺眉,問道。

這種檢測方法,其實帶有很強烈的主觀臆想,一切都是基於穀青山對陸雲性格的分析,萬一他分析錯了呢?

萬一陸雲真的就隻是想在下麵幾層,低調的挑選一隻丹鼎呢?

沐萍問出了這個問題。

穀青山沉吟說道:“或許他會為了林青檀,挑選一隻最普通的丹鼎來掩人耳目,但這並不妨礙他登到第七層以上。”

林青檀體內的青帝玄火鼎,比丹陽塔內的任何丹鼎,品質都高,所以為了達到掩人耳目的最好效果,挑選的第二隻鼎,品質越普通越好。

淺顯點說,丹陽塔裡麵的丹鼎,從第七層開始,就已經屬於價值不菲的寶物了,也有可能會讓人產生殺人奪寶的想法。

這樣根本起不到掩人耳目的效果,隻能說被人盯上的概率,比青帝玄火鼎要小很多,但並非不存在。

最穩妥的做法,就是幫林青檀挑選一隻普通的丹鼎,一隻讓彆人根本提不起任何興趣的丹鼎。

如果陸雲是個聰明人的話,就一定會在第七層以下,幫林青檀挑選一隻丹鼎。

那穀青山又為什麼說,這不妨礙陸雲登到第七層呢?

還是基於陸雲的強勢性格。

陸雲可能不會挑選第七層以上的丹鼎,但是他一定會登到上麵去看看,而且穀青山故意不說出最後兩層的物品,給陸雲留了一個懸念。

出於好奇,陸雲肯定會想辦法上去探個究竟。

如果不上去,就是有問題。

說到底,一切都是基於穀青山對陸雲性格的分析。

隻見他一改溫和形象,眼神冰寒道:“如果我真的分析錯了,那就寧殺錯,不放過,絕對不能讓修魔者成長起來!”

雖然說現在的陸雲已經非常恐怖了,但穀青山相信,藉助護山大陣的力量,應該還是能夠把他斬殺於此。

沐萍心神顫了顫。

按照宗主的意思,陸雲的活命機會,其實隻有一個,那就是登上丹陽塔第七層,並且冇有出現失控的情況。

其它任何情況。

比如受靈火影響,出現了暴戾情緒。

比如冇有登上第七層,不管他是出於什麼原因冇有登上去,都隻有死路一條,因為宗主說了,寧殺錯,不放過。

沐萍歎息一聲說道:“就怕林青檀會不樂意。”

“不管她樂不樂意,都不能讓這個修魔者成長起來,否則將會是我們崑崙,是我們蒼生的災難。”

穀青山對林青檀是非常有眼緣的,但在這種大是大非的問題麵前,隻有一種選擇,那就是不惜一切,誅殺修魔者。

沐萍默然。

穀青山冇再說話,來到丹陽塔的第一層,在這裡掃視了一圈,並冇有看見陸雲的身影,說明陸雲已經登到上麵去了。

這越發篤定了穀青山的想法。

丹陽宗的第一層,丹鼎數量最多,不過品質卻是最普通。

而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裡,一名老者一動不動的盤坐著,這位老者是丹陽塔的守塔人,實力比穀青山還要強大。

穀青山來到老者麵前,恭敬問道:“劉老,剛纔進來的那位小兄弟,現在到了第幾層了?”

“第六。”

老者嗓音悠遠,即使麵對宗主穀青山,也冇有睜開眼睛,神情不帶絲毫變化。

“第六層了。”

穀青山低聲重複了一句,隨後轉頭看向沐萍,兩人的表情都有些複雜。

第六層了。

隻要再上去一層,就一定會受到靈火的影響,為什麼卻突然停下來了呢?

難道真的在顧慮,害怕會失控?

穀青山很想親自登上去看看,陸雲究竟在第六層乾什麼,但是又怕讓陸雲起疑心,便決定再等等。

稍後再問劉老,陸雲有冇有登上第七層。

隻要登上了第七層,陸雲的情緒受到靈火影響,散發出暴戾情緒的時候,穀青山是能夠察覺到的。

到了那個時候,穀青山會毫不猶豫的,立刻開啟護山大陣,然後藉助護山大陣的威力,誅殺修魔者。

此時。

丹陽塔第六層。

陸雲的確是在這一層。

這裡的丹鼎數量,比起第一層來說,要少了很多很多,僅僅隻有十來隻的樣子,但是鼎的品質,卻要比第一層的高出不知道多少倍。

這一層的溫度也極高。

陸雲能夠感覺出來,釋放出這種溫度的火焰,絕對不是一般的火焰。

他也似乎猜測到了,穀青山讓他進塔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