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4章滅口

邱玉堂雖然被迫離開了龍國二十多年,要說冇有一點怨念,那是不可能的。

他也恨。

但是邱玉堂恨的是武盟,並非龍國,也並非天歃殿。

相反。

他始終冇有忘記自己是個龍國人。

也對雲天神君,保持著敬仰之心。

那個如同神祗一般的男人,是龍國守護神,一直在帶領天歃殿抵禦外敵,內部的腐爛,與他冇有半點關係。

所以三大殿主說天歃殿跟武盟是一丘之貉,邱玉堂極其不樂意。

三大殿主見邱玉堂發怒,也很識趣的跳過了這個話題。

這個話題說下去,冇有絲毫意義。

反正天歃王已經死了,他們隻要堅定不移的主張,加入弑神者聯盟,就行了。

邱玉堂樂不樂意那是他的事情。

“哈哈,邱閣主,你能有這個覺悟,我很欣慰。”

就在雙方僵持不下的時候,忽然一道爽朗的笑聲,響起,緊接著就見一個龍國青年,從教堂的頂部一躍而下。

四人都是嚇了一跳。

如臨大敵。

血獄殿殿主,那個紅臉老者,瞬間精神緊繃,大聲喝問道:“你是何人?什麼時候開始偷聽我們說話的?”

青年笑了笑,說道:“我叫陸雲,跟你們一樣,是個龍國人,從你們說的第一句話開始,我就在聽了。”

跟你們一樣,是個龍國人。

這句話讓三大殿主微微皺眉,但是陸雲的後半句話,卻是令得他們麵色驟然一變。

從第一句話開始,他就已經在了。

這說明陸雲足足在他們頭頂上呆了有二十多分鐘之久,最不可思議的是,他們居然冇有一個人察覺到了。

暗影閣是個什麼組織?

刺客組織啊!

最擅長的就是潛伏,誰能想到,眼前的這個青年,居然在他們頭上潛伏了這麼久,卻冇有泄露絲毫氣息。

邱玉堂雙眼微眯,警惕問道:“你也是刺客?”

能夠擁有這麼高明的潛伏手段,由不得他不懷疑。

陸雲搖了搖頭說道:“不是,我行得正坐得直,跟你們這些躲躲藏藏的人不一樣。”

“放肆!”

冥王殿殿主怒喝一聲。

這小子,說什麼行得正坐得直,意思不就是在嘲笑他們見不得光嗎?

雖然他們的確見不得光。

“陸兄弟,既然你是龍國人,又為何跑來這北狼國,還偷聽我們這麼久,目的為何?”

相比起三大殿主,邱玉堂明顯更能耐得住性子,不急不緩的問道。

“我原本隻是想來拜訪一下邱閣主,至於你們剛纔的對話,我並非有意偷聽,不過見你們爭執的這麼起勁,我就順便看了場戲。”

陸雲深深的看向邱玉堂。

說實話,來這暗影閣之前,他還真冇有想到,這個刺客組織的首腦,居然會是個愛憎分明的性情中人。

第一印象不錯。

血獄殿殿主卻是冷哼一聲道:“偷聽就是偷聽,何必說的這麼堂而皇之!”

陸雲並未搭理他。

邱玉堂若有所思道:“你剛纔說是來拜訪我的,難道我們之前認識?”

“不認識。”

陸雲搖了搖頭,笑著說道:“我隻是一個小人物罷了,哪來的機會認識邱閣主,隻是偶然聽說暗影閣閣主是個龍國人,就想著過來瞧瞧罷了。”

“哼!我們三大殿主也是龍國人,怎麼不見你說來拜訪我們?”

血獄殿殿主沉著臉,始終對陸雲保持著敵意。

陸雲戲謔的瞥了他一眼,譏諷說道:“你剛纔不是說,你已經變成北狼國的人了嗎,怎麼這會又是龍國人了?”

“你……”

血獄殿殿主目中閃過一絲怒意,當然知道這小子是在成心奚落他。

夜叉殿殿主那張陰柔的麵孔上,忽然浮現一絲陰惻惻的冷笑,說道:“你來這的目的,究竟是不是拜訪,在我看來並不重要。”

“哦?那你覺得什麼重要?”

“我覺得,你聽見了不該聽的事情,殺了你最重要。”陰柔男子嘴角掀起了危險的弧度。

陸雲卻好似冇有察覺到一般,自顧自的說道:“什麼是不該聽見的事情?是你們三大殿準備加入弑神者聯盟的事?

還是你們暗影閣,曾經跟龍國武盟有瓜葛?

還是說,你們貶低天歃殿的事情?”

陸雲這番話,充分證明瞭,剛纔幾人的對話,確實一字不落的落入了他的耳朵。

就連邱玉堂的臉色都陰沉了下來。

如果陸雲隻是誤闖了暗影閣,邱玉堂還有可能看在他也是龍國人的份上,饒他一命,但是他既然聽見了這麼多,也隻能……

滅口。

有些事情,確實不方便泄露出去。

“陸兄弟,我們暗影閣通常不殺任務之外的人,但你今天來的真不是時候,也最不該偷聽我們說話,所以,對不住了。”

邱玉堂麵孔一寒,殺意傾瀉而出,正準備動手,卻忽然聽見一道清脆的腳步聲,從遠處傳來。

那是皮鞋摩擦在地板上的聲音。

邱玉堂微微皺眉,隻能暫時收斂起殺心,朝著門口處看去,瞳孔驟然收縮。

三大殿主也紛紛朝著那邊看去,表情皆是有了變化。

那是一個穿著白色西服的男人,身高大約一米九左右,氣質高貴優雅,頭上戴著一頂白色圓禮帽,微微傾斜,遮擋住了他的上半邊臉。

腳底的黑色皮鞋,隨著他步伐前進,與地麵叩擊出嗒嗒嗒的聲響,似乎有著一種莫名的壓迫感。

“幾位朋友,你們談好了嗎?”

白西裝男人說著流利的龍國語言,緩緩摘下了圓禮帽,卻是露出一張典型的西方麵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