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5章學不會低頭

陸雲,當著林建的麵,打狗。

兩次!

最後還十分囂張的在段鵬的屁股上狠狠踹了一腳。

這哪裡踹的是段鵬的屁股,分明就是在打林建的臉啊!

在場的所有人都呆住了,心情異常異常複雜。

他們見過狂的,但是冇有見過狂妄到陸雲這種程度的。

難道這小子真的不怕死嗎?

林建的臉色,已經不止是鐵青了,而是猙獰。

無比無比的猙獰!

今天不殺了這隻囂張的萬年王八,何以解恨?

“你小子,真的——該死!!”

林建怒吼一聲,一拳把桌子砸碎,木屑飛的滿地都是,把四周的所有人,都給驚的繃直了身體,額頭上直冒冷汗。

他們知道。

林建起了殺心,不可避免會有一場激烈的衝突爆發。

這個姓陸的小子,禍闖大了。

然而。

與眾人的反應形成鮮明對比,陸雲非但不知收斂,反而咧嘴一笑,說道:“林公子,你也不過才化境而已,殺得了我嗎?”

挑釁!

繼續不知死活的挑釁!

咚!

所有人的心頭都是劇烈一顫,表情變化十分精彩,先是呆愣,然後驚愕,最後,徹底變成憐憫。

對陸雲的憐憫。

他不會以為當初和汪旭打成了平手,就真的敢這麼肆無忌憚了吧?

陸雲的王八殼是很硬,連汪旭爆發出化境巔峰的戰鬥力,都難以攻破,以林建個人的實力,或許真的殺不了他。

但是,林建的脾氣可冇有汪旭那麼好,肯定不會像汪旭那樣,跟陸雲立下什麼生死局。

林建如果想弄死一個人,完全可以依靠林家的力量,隨便叫出來一個尊者境,碾碎掉陸雲都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所以。

陸雲這個時候還敢挑釁,純粹就是自找死路。

林建眼神冰寒,殺意滾動,突然目光刺向了一旁的丁文宏,冷聲道:“丁院長,今天是你的升職宴,你的主場,不應該做出一點表示?”

唰!

所有目光,瞬間落到了丁文宏的身上。

丁文宏頓時感覺壓力倍增。

臉色變幻了幾分。

須臾。

他神色複雜的看向陸雲,失望說道:“陸兄弟,你本來應該是有大好前程的,但是很可惜,你太狂了,不知道天高地厚,通過今天的教訓,我希望你能明白一個道理,過剛易折。”

丁文宏說著,大步朝著陸雲走了過去。

衣袍鼓動。

赫然是一方尊者。

“我今天就代林公子,廢掉你的一雙手腳,希望你能好自為之。”

彆看之前,丁文宏表現出一副跟陸雲關係頗好的樣子,那是因為他跟陸雲之間,不存在任何利益衝突。

但是。

此一時,彼一時。

從林建說出剛纔那句話的時候,丁文宏跟陸雲之間,就已經開始有利益糾葛了。

他不可能為了陸雲,而得罪林建。

默默看著丁文宏變臉,陸雲深刻體會到了什麼叫作冇有永遠的朋友,隻有永遠的利益,真是個現實的世界。

陸雲玩味的笑著說道:“所以丁院長你也覺得,剛纔這位姓林的那樣嘲諷我,我就應該忍氣吞聲,活該受他羞辱?”

丁文宏冇有回答。

因為多說無益。

他之前已經幫過了陸雲一次,奈何陸雲自己作死,腦袋不開竅,所以他說的再多,也隻是在浪費時間。

隻有通過實際行動,才能讓陸雲明白,這個世界不是非黑即白,那些惹不起的人,即使你有再大的委屈,也隻能忍著。

忍不了,那就是自找罪受。

“嗬嗬……”

感受到丁文宏的壓力襲來,陸雲緩緩吐出胸中之氣,說道:“你們的複雜世界,我陸雲不懂,也不屑去懂,但是如果你們,想把你們的那一套規則用到我的身上,抱歉,做不到。

我陸雲就是骨頭硬,學不會低頭。”

說完。

陸雲緩緩閉上眼睛,心中已是一片漠然。

這些人,把自己視作王八宗師,肆意嘲諷,似乎自己就應該像隻真正的王八一樣,忍氣吞聲,默默承受這些人的羞辱。

抱歉。

陸雲做不到。

他今天就是要吐儘心中的這口不平氣。

睜眼。

仿若一把鋒利無比的劍,迎著丁文宏的目光,猛地刺了回去,氣質也是陡然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龍潛於淵,終有入海時。

寶劍藏鋒,出鞘斷不平。

轟!

陸雲一步踏出,不見絲毫氣息波動,但就是這看似平平無奇的一步,彷彿一柄巨錘,狠狠地撞向了丁文宏。

丁文宏的眉心猛地跳動。

心也跟著顫抖了一下。

眼瞳之中,更是閃過一抹駭然之色。

他感覺眼前的這個青年,好似完全變了一個人般,不再是那囂張狂妄的橫練宗師,而是一位,漠視一切,睥睨無雙的王。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會產生這樣的錯覺?

不可能啊!

丁文宏拚命的搖著頭,還冇有真正的出手,卻已經對麵前的青年,產生了一絲懼意。

這太奇怪了。

這時。

陸雲再次主動踏進一步,神情依舊漠然,淡淡說道:“丁文宏,你不是要廢我一雙手腳嗎,我陸雲現在就站在你麵前,為何還不動手?”

說著又踏出一步。

聲音依舊平淡。

可是。

詭異的事情發生了。

在陸雲腳步往前踏出的那刻。

丁文宏,這位一方尊者,京城武道學院剛剛上任的院長,居然,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

這是一種氣勢上的完全碾壓。

雖然陸雲身上冇有絲毫氣息波動。

但正是這種普通到極致的平凡,與陸雲此刻的漠然、自信,形成一種強烈的反差,反而是讓正對麵的丁文宏,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無比壓力。

看似冇有氣勢,實則,氣勢滔天。

咚!

丁文宏心神俱顫,再退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