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2章神君度量即龍國度量

神君隕落,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陸雲這句話說出來,瞬間讓在場的所有人,臉色劇變,冇錯,是劇變!

那可是龍國守護神,是龍國百姓的信仰和驕傲,如今神君隕落了,所有人都在惋惜,都在哀歎,都在傷心欲絕。

可是這個名叫陸雲的青年,居然敢說,神君隕落,是一件好事……

這個龍國百姓的公敵,死一萬次也不足以洗刷這份罪名啊!

罪大惡極!

楊振岩也是眉頭一皺,眼神中鋒芒閃爍。

內心關於陸雲先前的那些好印象,瞬間蕩然無存。

在龍國,雲天神君就是神聖不可褻瀆的存在,即便隕落了,也是龍國百姓心目中,萬世不會凋零的蒼天神樹。

他已經成為了一種精神寄托。

可是陸雲。

這個被自己口口聲聲稱呼為‘兄弟’的青年,居然敢在這麼敏感的時刻,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說出這般放肆的言論。

楊振岩很惱怒。

也很失望。

惜纔沒有錯,但如果一個人的思想不端正,哪怕再有才,也不可用。

以前看走眼了。

楊振岩心情複雜萬分,這時卻聽陸雲解釋說道:“我說雲天神君隕落,是好事,這句話並冇有惡意,也不是在落井下石。

像雲天神君那般人物,蓋世無雙,威風八麵,出類拔萃,龍首麵具下方的那張麵孔,肯定也是英俊不凡,風流倜儻,貌比潘安……

這般人物居然隕落了,誰都會心疼,誰都會傷心,我也一樣。

而我之所以說這是一件好事,是因為我知道,事情已經無可挽回,我們隻能從另外一個角度去看待問題。

龍國,從來都不是一個人的龍國,而是我們所有人的龍國,或許這次隕落了一個雲天神君,下次就會重新崛起一個戮天神君,或者是日天神君。

雲天神君,不應該是一個人,而應該是千千萬萬個龍國人。”

陸雲這一番話說的,不急不緩,並冇有太大的語氣起伏,但是不知道為何,聽在楊振岩等人的耳中,居然產生一股豪情。

他說的冇錯。

雲天神君不應該是一個人,而應該是千千萬萬個人。

一個雲天神君倒下了,肯定會有無數個雲天神君站起來。

龍國百姓,謙遜、寬容、以和為貴,但骨子裡的那份傲氣,以及胸腔裡的那團火焰,誰也冇有資格澆滅!

西方的弑神者聯盟一點也不可怕,可怕的是,骨子裡的堅韌和傲氣,被對手的氣勢給磨平了。

而龍國,最不缺的就是那份堅韌和傲氣!

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待這個問題的話,陸雲說的確實一點毛病也冇有。

楊振岩等人還在沉默著。

陸雲已經淡然的站起身來,說道:“剛纔那些話,僅代表我個人的觀點,如果你們覺得,我冒犯了雲天神君,那我也無可奈何。

神君度量即龍國度量,我不相信,以雲天神君的度量,會因為這麼幾句話,就怪罪於我,各位,告辭!”

他這趟過來,主要就是為了幫助楊小曼治病,也給了楊振岩麵子,在這裡坐了這麼久。

差不多該回去了。

陸雲起身離開之後,楊家的客廳裡麵,仍舊一片沉默。

他們還在回味著剛纔陸雲的那一番話。

實在是太震撼人心了!

甚至他們有一種恍惚感,好似神君殿下,從來就冇有離開過他們,好似剛纔陸雲說過的話,就是神君殿下想要傳達給龍國百姓的意思。

怎麼會有這種荒謬的錯覺啊?!

所有人都晃動了一下腦袋,剛纔那個坐在陸雲對麵,瘋狂給他使眼色的中年男人問道:“省首,那位姓陸的兄弟,究竟是何方神聖?”

一個二十來歲的青年,坐在他們這群氣場強大的大人物身邊,居然麵不改色,氣勢也絲毫不落下風。

交流的時候,更是鎮定自若,看待問題的角度,連他們都自愧不如。

這般人物,真的隻是江城神醫那麼簡單?

恐怕不儘然!

楊振岩回味片刻,神色複雜難明,說道:“你們知道,我之前為什麼一直在圍繞著書畫圈子,和雲麓大師的話題在聊嗎?”

這一點,眾人還真冇有留意,一直以為楊振岩聊那些話題,是從心而發。

此刻聽他這麼一說才反應過來,原來那個話題,是楊振岩有意引導過去的,隻是他的引導非常自然,不著痕跡,所以讓人察覺不出。

不愧是省首!

楊振岩輕歎一聲說道:“其實,剛纔那位陸雲兄弟,就是雲麓大師。”

“什麼?”

所有人都是悚然一驚。

“省首,他不是江城神醫嗎,怎麼又變成了……”

這人的聲音戛然而止,臉色變得極度的難以置信,其實心中已經明瞭,如果不是優秀到逆天,省首怎麼可能對他這般青睞?

江城神醫和雲麓大師是同一個人,而且還是個二十來歲的青年。

任何人知道這個訊息後,也無法保持鎮定啊!

難怪先前陸雲評價雲麓大師的時候,說雲麓大師的水平也就一般般,那明明就是陸雲在自謙,可是對於聽見這話的眾人來說,就覺得是一種無禮行為。

之前坐在陸雲對麵的男子,此刻隻感覺臉上發燙,尷了個大尬。

楊振岩目光閃了閃,接著說道:“其實更令我感到不可思議的,並非陸雲的兩重身份,而是他的那種心態,超然物外的心態。”-